访问主要内容
国际纵横

美国制裁伊朗与中东紧张格局的升级

音频 10:34

听众朋友,美国加大对伊朗的制裁,中东紧张格局也随之升级。华盛顿拒绝延长对伊朗石油购买者的制裁豁免,将伊朗革命卫队定为恐怖组织,并开始对阻止伊朗做好军事准备。这些措施正在推动伊朗经济走向崩溃。自去年以来,伊朗石油出口量已经从每天250万桶减少到不足130万桶,可能会进一步下降。美国总统特朗普前不久宣布,因应与伊朗间加剧的紧张局面,继派遣航空母舰「林肯号」和轰炸机前往波斯湾地区后,又在中东地区将增加部署约1500名部队人员,并将绕过国会出售81亿美元的武器给沙特与中东其他盟友。

广告

美军的林肯号航空母舰与B-52轰炸机在中东进行联合演习,其中包括模拟的攻击任务,以因应来自伊朗的威胁。这场在阿拉伯海举行的联合演习涵盖美国空军的B-52轰炸机,以及美国海军的林肯号航母打击群,包括该航母搭载的F/A-18E战斗攻击机和E-2D空中预警机等。美国空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项演习强调美军内部联合部队的整合与互操作性。在演习期间,B-52轰炸机与林肯号航母的舰载机进行了多次的联合训练,以期改善在多个水域中的作战战术,其中包括空对空训练、排成队形飞行、模拟打击任务以捍卫国家资产等。B-52是一种亚音速长程战略轰炸机,自1955年起在美国空军服役至今。该轰炸机能携带重达70,000磅(31,751公斤)的武器,作战范围超过8,800英里(14,162公里)。它的反舰和布雷能力使其成为协助海军进行海上侦察的一种非常有效的工具。

伊朗今则回应说,美国此举威胁国际和平,伊朗有导弹和“祕密武器”能击沉美国战舰。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盖里曾表示表示,伊朗并不谋求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希望保持海峡畅通。 巴盖里说,伊朗对保障霍尔木兹海峡安全负有责任,伊朗不希望关闭海峡。不过他特别强调:“若敌人升级敌意,我们也有能力封锁海峡。” 伊朗曾多次表示,若伊朗石油无法出口,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报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给中东各国带来了经济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伊朗的经济今年将有6%的负增长。伊朗正面临美国经济制裁的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公布的报告中说,估计伊朗的通货膨胀将超过4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估,伊朗经济继去年萎缩3.9%后,今年将萎缩6.0%,连两年萎缩。伊朗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沙特地阿拉伯。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今年4月称,伊朗并不寻求与美国进行军事对抗,同时表示,他认为特朗普也不渴望挑起冲突。扎里夫称,特朗普似乎打算通过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压力达成一项协议,让伊朗放弃核计划及停止对地区盟友提供军事支持。 但扎里夫认为,以色列、沙特和阿联酋的领导人以及特朗普政府中的一些人正试图诱使特朗普卷入另一场中东战争。 扎里夫在纽约的伊朗驻联合国代表团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这些人的做法不是采取边缘政策,而是在为冲突做准备。 扎里夫还强调了战争的风险,这些风险可能来自白宫的误判,也可能是伊朗敌人的某种挑衅。

另外,伊朗外长扎里夫表示,面对美国加大制裁力度,德黑兰正在考虑许多回应措施,其中就包括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扎里夫说,退出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已经成为了"一个选项",而且伊朗当局有着"大量选项"。去年夏天,在华盛顿准备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前,德黑兰方面就曾多次威胁要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伊朗是这份1968年出台条约的缔约国,该条约只承认5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为有核武器国家,并且要求这五国不将核武器转移给非核国家,也不援助后者研制核武器;同时也要求非核国家不制造、不接受核武器。目前,全球只有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南苏丹未签署该条约,朝鲜则是唯一的签署后又退出的国家。

有报道说,伊朗已建立中东地区最大的导弹军火库,主要分布在伊朗境内,其他则归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地代理势力掌控,包括黎巴嫩的真主党。对伊朗而言,导弹储量係目前吓阻敌方与捍卫自身的最重要手段;对于限制其导弹计画的相关提议,伊朗都坚定反对。近年来,伊朗致力于提升其导弹和火箭品质 延伸射程并提高精準度;截至目前为止,伊朗仅在若干场合,自行发起或透过当地代理势力,有限度运用导弹对抗敌方,包括以色列国防军空袭叙利亚后,即以导弹攻击位于戈兰高地的以军部队。半岛电视台网站的一篇文章分析了美国和伊朗各自的问题,指出,在他当选总统之前,特朗普就曾称奥巴马政府谈判的伊核协议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一旦他上任,他就开始破坏它。去年5月,他的政府退出了伊核协议,并向伊朗提出了12项要求。这是不可能的名单之一,旨在挑衅和羞辱。

美国希望伊朗结束其所有核计划和导弹计划,从叙利亚撤军,停止其在伊拉克,阿富汗和海湾地区的“破坏稳定”的政策,并停止支持真主党以及哈马斯和胡塞武装这样的武装集团,作为谈判新核协议的交换条件。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去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明确表达了这一点,他说:“如果你越过我们,我们的盟友或我们的伙伴;如果你伤害我们的公民;如果你继续撒谎,欺骗和欺骗,是的,你确实会付出代价。”

至于伊朗方面,德黑兰没有利用核协议的意外收获和与西方关系的正常化来重建其经济和国家,而是将其在该地区的侵略政策翻了一番。虽然它指责美国,以色列和沙特造成不稳定,但它本身选择以对灾难性后果的鲁莽和漠不关心来推进其狭隘的利益。

在过去的几年里,伊朗一直奉行破坏其邻国稳定的宗派战略,并赋予叙利亚的阿萨德和伊拉克的马利基等权力。它还发动了针对沙特的代理战争,使也门和黎巴嫩等国家陷入瘫痪,并利用像伊斯兰革命卫队这样的准军事集团来破坏阿拉伯世界的反对派。

伊朗利用不稳定进行地区霸权的战略已经适得其反。为了遏制伊朗的中东野心,许多阿拉伯国家现在不仅与美国站在一边,而且还在接近伊朗的大敌  以色列。

就中东地区是否会爆发大规模战争的问题,中评社的一篇社评指出,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矛盾冲突是不可调和的。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伊朗伊斯兰革命者占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扣押美国外交人员,伊朗和美国的关系就已经彻底破裂。虽然伊朗政府和美国政府曾经多次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渠道沟通,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和伊朗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在不断地恶化。评论称,美国对伊朗发动战争的可能性正在增加,这是因为美国已经向地中海和波斯湾地区派出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波斯湾地区已经部署了大量美国军队。美国中央司令部控制中东地区,在阿拉伯国家设立战略据点,其目的就是要彻底颠覆伊朗政权。美国宣布对伊朗实施全面石油禁运,如果伊朗继续出口石油,那么,霍尔木兹海峡将成为美国和伊朗争夺的战略要地。如果美国敢于在霍尔木兹海峡拦截伊朗的油轮,那么,伊朗很可能会被迫作出反击。

就伊朗问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初在瑞士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们准备无条件进行谈判。我们准备与他们坐下来谈”。蓬佩奥同时表示,“美国将继续根本扭转这个伊斯兰共和国、这个革命力量的恶劣活动”。蓬佩奥还呼吁伊朗终止浓缩铀、钚再加工和关闭重水反应堆。他要伊朗彻底公布之前的所有军用核计划,并永久性的、可核查地放弃这些计划。不过,伊朗官员拒绝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提出的美国和伊朗无预设条件对话的提议,称该提议相当于“文字游戏”。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在访问英国时曾表示,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永远存在。但是他仍表示还是寧愿与伊朗领导人鲁哈尼坐下来谈。特朗普在接受《早安英国》电视节目採访时表示,伊朗在他刚上任时表现极为敌对。当时特朗普称伊朗是“世界头号恐怖主义国家”。特朗普指出,唯一的一件事是,不能让伊朗拥有核武器。国际原子能机构最近发布的季度报告说,伊朗政府继续遵守2015年达成的核协定,没有逾越协定中的关键的限制范围。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