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法国学者:币值低估不利于中国经济长远发展

音频 10:36

国际舆论近日关于人民币升值问题的呼声重新高涨。中国政府强调不会因为未来压力而让步的同时,中国国内也出现了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呼吁。对于中国经济来说,调整人民币汇率是否仅仅是外来压力下需要做出的有弊而无利的选择?中国政府是否有回旋的余地?欧洲在围绕人民币汇率问题的争议中持怎样的立场?我们为此电话采访了法国国际经济形势展望与信息研究中心资深经济研究员弗朗索瓦兹-勒穆瓦内。

广告

:面对美、欧国家的呼吁,中国政府一方面坚持表示不会因为压力而后退,另一方面强调是否调整汇率政策将根据中国经济增长情况而定,中国政府必须保证就业市场不受太大影响。但是,近期,中国国内也出现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呼吁。调整人民币汇率对于中国经济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利与弊何在?

:我想,中国政府(其实)一直反复强调,中国的政策是在未来一段时间上调人民币汇率。大家应当还记得,2005年夏至2008年夏期间,也就是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前,中国政府曾允许其货币相对美元浮动。这三年间,人民币兑美元的比价上升了近百分之二十。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中断了这项政策。但是,我觉得允许人民币升值对于中国来说,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人民币价值低估意味着中国出口企业在国外市场上以极低的价格出售。这当然可以提高销售量,大家都看到了中国低价产品如何抢占世界市场。但是,低价销售不利于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出口企业应当在国际市场上争取好价格,并改善其产品的质量。

从长远看,看一个国家的发展,要看他是否能在国际市场上买出价格越来越高的产品,看其产品是否因为有创意、有技术增值而质量上乘。所以,我认为,从中期角度看,中国有必要允许其货币升值,以便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买出好价钱。当然,由于经济危机对市场需求的影响,中国政府现在更希望维持人民币价值低估,支持那些以出口业为主的企业。但这只是一种短期措施,不能持久。我觉得中国政府很清楚这一点,只是他希望选择合适的时机,避免汇率浮动影响中国经济的稳定,也就是要等中国经济增长比较稳定的时候,等国际市场确实走出危机的时候。

:对于中国人来说,人民币升值具体意味着什么?

:那要看对于哪些中国人。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使用一块人民币可以在外国市场上购买更多的东西,意味着可以更容易获得外国产品,中国消费者可以以更低价格购买从欧洲、从美洲,或其他地区进口的产品。这有利于推动中国人消费外国企业针对中国消费需求的产品。

问:从目前形势来看,中国经济是否有能力承受人民币升值带来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在是否升值人民币问题上有多大的回旋余地?

:我们可以参照2005年至2008年间人民币汇率相对于美元上调的情况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三年间,人民币升值是逐步进行的,对中国工业并没有造成巨大的影响。当然,一些出口企业可能曾出现困难。但是,从整体看,并没有对中国经济形成重大冲击。倘若可以让人民币分阶段逐步升值,这些出口企业可以有时间改善其产品质量,逐步适应价值不再低估的货币。所以,我觉得关键是要循序渐进,避免人民币升值引发投机行动。中国政府担心小幅上调人民币,会吸引更多投机资金涌入中国,从而推动再次升值。所以,中国希望在确信没有太多促成不稳定的因素的时候,再调整汇率。

中国经济目前增长势头强劲。中国成功走出了经济危机,工业增长很快,出口形势也明显好转。我觉得中国政府现在可以考虑 不是骤然升值,而是循序渐进地允许人民币向上浮动。

:美国政府最终决定推迟就是否将中国列为“操纵汇率国家”做出表决。这显然是因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近日访美而做出的政治决定。中国被列入“操纵汇率”国家黑名单的可能性是否依然存在?奥巴马政府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有多大的回旋余地?

:我想,奥巴马政府要将中国列为“操纵汇率”国家的威胁,主要是针对国内舆论,是受国内政策的驱使。因为美国经济不景气,失业严重,政府因此需要向国民显示正在采取措施,扭转形势。但是,我想,美国政府很清楚,一方面,只升值人民币不足以改变美国的经济形势,不能使美国走出经济危机,也不能减少美国的财政赤字。另一方面,以粗暴方式向中国施加压力,只会适得其反,反而延缓人民币升值决策。越是施加压力,中国政府就越不可能做出决定。

:人民币汇率紧盯美元的政策使得欧洲面对双重困境:一是美元疲软,二是人民币随美元继续贬值。但是,在围绕人民币升值问题的争议中,欧洲国家似乎并不积极。为什么?如何看人民币价值低估对欧洲经济的影响?

:的确,欧洲国家的处境比较微妙。中国如果为避免人民币升值而干预外汇市场,就必须支持美元坚挺;而美元坚挺对欧洲有利,因为这样美元就相对高涨。所以,倘若中国的政策可以支持美元汇率,那对欧洲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如果想达成一种汇率稳定的局面,最好是人民币不再单一紧盯美元,而是选择包括欧元、日元在内的一揽子货币。所以,欧洲人在这个问题上,希望人民币能够像2005-2008年那样循序浮动,但也希望中国汇率与包括欧元在内一揽子外币挂钩,汇率浮动不只追随美元,也应该能反映欧元的浮动。

我想补充的是,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欧洲与美国处境不同。欧洲国家赤字问题整体来说没有那么严重,尽管欧洲对华贸易也明显逆差,但是,最近10年,欧洲人大体维持了他们在中国的市场,欧洲出口企业在中国有相当的竞争力,所以,对华贸易不平衡形势远不像美国那样严重。欧洲抨击中国汇率政策的时候因此也远不像美国那样激烈。

:您刚才提到中国调整单一紧盯美元策略、转向包括欧元在内的一揽子货币。有些专家认为,对于中国来说,一揽子货币注重亚洲货币比欧元更有意义。您怎么看?

:对。尤其是日元。中日两国彼此是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在一揽子货币中引入日元当然是一种可能性。这牵扯不同货币的比重问题,但这只能由中国政府决定。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的货币与一揽子外币挂钩时,都遵照本国对外贸易的地理构架选择外币,不同货币的构成比例将反映不同国家或地区在本国对外贸易中所占的比例,而且也会根据形势变化而调整。

:金融危机高峰时期,中国曾高调质疑美元作为单一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如今,中国政府显然正越来越多地推动人民币走向国际化。近期,一些金融业权威人士甚至暗示,人民币在未来二十年就可以实现国际化。您怎么看这种前景?

:我觉得这不是不可能的。但要取决于中国如何进行金融改革。人民币要想完全成为可兑换货币,就必须确实允许资金完全自由地流动,允许资金自由进出中国。现在还不是这样。因此必须改革。同时,也必须完善外汇市场,使企业或其他需要进入外汇市场者有可能面对市场浮动,自我保护;还有完善市场、建立期货市场、等等,就是说,在人民币真正成为可兑换货币、并进而成为储备货币以前,需要进行很多国内改革,包括中国金融体制自身的改革。

法国国际经济形势展望与信息研究中心1978年由法国前总理、经济学家雷蒙-巴尔创立。主要研究国际经济形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