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西方世界拯救中国——余杰谈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音频 05:11

10月8日,当中国独立作家、《08宪章》主要起草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余杰正在美国访问。几天后,他参加旧金山中国民运团体举办的“刘晓波与中国的未来”研讨会,应邀做主题发言,而后又接受当地媒体的访问,谈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余杰在发言中,阐述了一个观点,就是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把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西方世界拯救中国也是自我拯救的行动。

广告

余杰说:“半年前,我帮助刘晓波把他的一些文章编成一本文集在台湾出版,书名叫《大国沉沦》,是跟中国官方所宣扬的‘大国崛起’截然相反的结论。这次刘晓波获奖,也表明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民众,看到了中国的所谓‘大国崛起’、‘中国模式’背后的沉沦、败坏,以及有可能对全世界造成的巨大危害。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奖不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一种赏赐,而是他们拯救中国、自我拯救的一个重要行动。”

余杰认为:中国的所谓“大国崛起”,是以剥夺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力,牺牲普通国民的经济利益、破坏国家的自然生态、并且以全民族的道德堕落为代价。同时中国政府凭借强大的国家财力,向全世界输出集权专制的意识形态,不能不使得西方世界倍感中国的威胁。余杰指出:“西方和中国的关系沿着这样一个非常危险的道路发展,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但是现在我们欣慰的看到,以这次刘晓波先生获奖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西方跟中国的关系到了一个转折点。”

中国独立作家余杰九年前与刘晓波认识,两家成为至交。余杰是一位基督徒,他谈到,非基督徒的刘晓波的思想,闪耀着基督精神,而基督精神包含着西方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理念,也就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他认为,这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的重要原因。余杰说:“我们看他被宣判以后的最后陈述,他的题目是《我没有敌人》。他这些年来一直倡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运动,这样一种反抗运动,是跟从甘地,跟从马丁•路德金,也是跟从基督教《圣经》的原则,都是从人类伟大的文明、智慧中来的。这样的思想对于中国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

余杰说:七年前胡锦涛上台的时候,有一个对中共党内的著名讲话,就是不要在中国制造出像曼德拉、哈维尔那样的人物。而现在,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正是中国的曼德拉、中国的哈维尔。余杰说:“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荣耀的事情,也是中国社会转型的重要的标志性的事件。经过六四后21年,中国民间社会终于孕育出一个伟大的具有道义性的人物。在90年代初,刘晓波给他的朋友、作家廖亦武写信谈到,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道义性的人物,没有像曼德拉像哈维尔这样的人物。没想到20年过后,他经过20年的苦难磨练,历史选中他成为一位道义性的象征性人物,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标杆。”

当余杰在旧金山讲述完关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西方拯救中国”等话题后,就返回了中国。近日,他辗转告诉他的海外朋友,十几天来,他和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一样,被北京国保软禁在家,手机电脑都遭破坏。刘晓波仍身陷黑狱,凡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表示祝贺的国人,都遭中国政府迫害,他们正等待西方世界来拯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