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韩寒质疑 为何每次盛会之后总有一场大火

路透社

15号下午,韩寒正好在上海胶州路火灾现场旁边200米处的静安工人体育馆办事,亲眼目击了这场大火从最初冒烟直到最后火焰将整座大楼吞噬的全过程。韩寒说,大家当时都觉得这可能只是几户居民家着火,谁都没有想到最终会烧毁整栋大楼。韩寒在其最新博客文章中写道,虽然来了众多消防车,但这些消防车面对高楼却一筹莫展。尽管屋顶和脚手架上都有不少人在求救,消防队员也曾救下来几个人,但屋顶上等待救援的人群最终是否获救,相关新闻也都没有任何交待。

广告

虽然一开始电视媒体都还在纷纷播报这场火灾的惨烈程度,但随着火势的不断蔓延,政府高层也开始有所动作,几乎与此同时,所有新闻报道也就一概随之转变成了那种宣传部门所擅长的和谐体。其实,从两点多到五点多,我一直都在火场的周围,对于这样一场近十年来上海最大的火灾,有着很多感触。首先,消防和公安以及救护车来的都不算晚,当然,肯定也不算早,因为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的十分多钟,我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包括消防和公安在内,来的人倒是足够多,就连刑侦的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但他们肯定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的,只是在维持秩序而已。

消防员也都在不停地往火场里赶,但是大家面对这样的高楼起火基本上无能为力,而多部消防云梯到位和直升飞机施救都是一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救援装备很不给力。2点14分,我看到浓烟,3点54分,警用直升机开始冒险企图使用索降对屋顶上的人群进行救援,但此时浓烟已经太大,整栋楼都在燃烧,索降宣告失败。所谓的火势被控制,其实也就是等它自行燃烧完毕,燃烧完一处就算是控制住了一处,除此以外几乎无能为力。

我只是在想,身处这样一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这仅仅是一栋高度根本排不上号的28层的建筑,但水枪也就只能达到六七层楼高, 除了一架云梯可以喷到20层楼以上,其余的云梯最多也就只能达到十几层,直升飞机救援无果,除了巡视也没有办法。相信这次上海已经展示了他所有的针对高楼的消防硬件,我只能说,这些太少了。另外,这是一栋好端端的大楼,外表并不显得破旧,我不明白它围着一圈在翻修些什么,而那一圈的脚手架和防护网都是可燃物。

你若是给我一个打火机,让我把一栋28层的居民楼点燃,其实是很有难度的,但面对着这栋楼,只要点燃下面的防护网,自然就是这个效果,但估计最后的答案还是该楼正在装修的节能环保外立面。居民楼不比高档写字楼,内部的消防系统很多都不健全,是不是应该先整修完善一下里面,要比刷外墙更加实在呢。一般的高楼火灾顶多也就只会烧个一两间或者一两层,很少看见有整栋楼都被烧穿的,虽然我不是专业消防人士,但围绕一圈的脚手架和周围材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它将整栋楼围满了一圈,导致几乎每个房间都被点燃烧穿,一直烧到了晚上消防员才能进楼搜救。

韩寒又说,在这里,歌功颂德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在晚间新闻里,大家肯定可以看到什么“火势得到控制,救援英勇及时,家属情绪稳定,领导亲自慰问,居民喜极而泣……”之类的动人场面。最后,韩寒发现,每一次的盛会之前都会放一场烟花,但每次的盛会之后,都会有一场大火。比如说,北京奥运之后的央视新楼大火,上海世博之后的这场居民楼大火,而后者的损失显然更为惨痛。

针对有人说,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救灾,沉痛悼念死难者,不要忙着去追究什么责任来添乱和说风凉话等等,这不合时宜。对此,韩寒强调说,你如果不追问的话,这很快就会变成一场不可抗力的天灾,然后官方再顺势和谐媒体,最后甚至有可能变成他们自己的一场庆功会。在我们这里大大小小的灾难面前,这早已成为一个不变的定律了。你不能因为永远得不到答案而迁怒于那些提出问题的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