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欧亚论坛

民国百年间的两岸非正式政治对话

音频 25:01

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强调 : 台湾的民主可以被大陆借鉴。这句口号性的话,一旦放在胡锦涛说的一国两制和马英九说的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的非正式对话的框架中,台海两岸,在统一的假设里,由中华民国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导的辩论就很具体很清楚地彰显出来。这也就是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这九二共识留下的对话空间。但口号与两岸政治现实的距离有多遥远 ?吕庆龙先生在不止一个场合表示,如果有机会,他想参与台湾与大陆的谈判。

广告

民国百年在巴黎

2011年元旦上午十点十分,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先生的主持下,法国各界台湾侨领和台湾政府各部委来的官员一起,目视着台湾的青天白日旗在 « 国旗歌 » 的歌声中冉冉升起。之后,现场的一百多人又和喇叭里传出的雄壮的合唱一起,齐声哼起了« 中华民国国歌 »。

紧接着,台湾侨领中的几位知名人士从吕庆龙先生手中接过他们的总统马英九和副总统萧万长通过外交邮袋寄来的新年贺卡,每一个人在接过贺卡的瞬间都留影纪念。

在这个庆典的时刻,每一个动作,每一种形式都被严格赋予了内涵。

元首给侨领的贺卡是对他们的社会地位的承认和对他们所享受的政治待遇的一种表示。

在纪念中华民国成立 100 周年的框架下举行的升旗,唱国旗歌和国歌的仪式,则是和驻法国台北代表处这个签发入境签证,出境护照的地点相呼应的,和台湾的货币,军队及有限的外交具有同等地位的一种领土主权的标志。

吕庆龙对跟这个标志有关的每一个细节都特别在意。当中央社记者罗苑韶要拍影音专访时,吕庆龙坚持要和罗小姐换个位置,确认自己是处在青天白日旗和中华民国100年的图像的背景中。

中华民国,既是有争议的主权实体,又是大陆留给台湾的政治文物

然而,台湾人所说的中华民国到底是一个什么地位 ?这要看对谁而言,谁来回答这个问题。

对使用台湾货币和护照,拥有自己的警察,受到台湾的行政管理和法律制约,要通过选举总统来制定公共决策,男生人人必须服兵役的台湾人来说,他们不可能说他们所处的政权体系中华民国不是一个国家。

北京坚持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北京却又要面对台湾在1949 年以后形成的历史和现实: 中国大陆的货币,军队,警察,行政,外交和法律确实和台湾人没有直接发生关系,尽管台海关系正在升温。目前北京正通过对台经济协定,对台主要政治党派领导人的公关,试图在维持军事压力的同时,通过政治谈判逐步实现与台湾的政权统一。

法国和其他与北京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一样,不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但给予台湾非正式外交的平台和空间。在世界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小国家承认中华民国,但也有影响不可低估的梵蒂冈。

然而,中华民国体制下的台湾人又确实把自己放在了与大陆不可分割的位置上,虽然大陆自己从1949年起就不再用中华民国的称呼。

在中华民国这个体制里,因为曾经准备将来有一天要反攻大陆的需要,行政上,1949年以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台湾作为一个省的地位非常突出。在岛内,台湾省的称呼至今仍然存在。李登辉,连战和宋楚瑜过去都当过省主席,宋楚瑜后来还被称作台湾省省长。

和大陆一样,台湾在处理与大陆关系的时候,不是通过外交部,而是通过和大陆的国台办相当的陆委会来处理。

今年元旦这一天,在驻法国台北代表处播放的 « 国旗歌 »,其实就是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大陆的前总理周恩来在黄埔军校的同事,政治部主任戴季陶写的词,北京颇为推崇的音乐家黄自谱的曲。戴季陶和黄自都是中国大陆人。 而 « 中华民国国歌 »,实际上是被北京视为英雄的廖仲恺协同戴季陶,胡汉民,邵元冲写的黄埔军校的校歌 « 三民主义歌 »,歌词也成了1924年孙中山在黄埔军校成立时发言训话的内容。和这首歌的曲作者程懋筠一样,所有的词作者都是中国大陆人。换句话说,被台湾当作中华民国主权象征之一的国歌,国旗歌的出处完全来自中国大陆。

力挺中华民国,马英九维护国民党的政治资本

中华民国是在中国大陆于1912年1月1日成立的。既然1949年以后的变迁并没有让中华民国在台湾改变称呼,这也就说明,中华民国代表的主权在中国大陆一脉相承的历史渊源在台湾始终得到承认和尊重。

主权的象征 « 中华民国国歌 » 的来历是历史事实, « 中华民国国歌 » 在2011年元旦于岛内,于台湾在世界各地的外交和非正式外交机构中的传唱表现出对历史的传承。而治史的人都清楚,在现实语境中突出或排斥某一段历史,或把某段历史放到新的思维框架里重新解释,都是有现实意义的。

过去,中国大陆民意没有看到这一点。2000年,北京政府和陈水扁关系紧张。那时,红极一时的台湾原住民歌手张惠妹唱响 « 中华民国国歌 »。多数大陆人都没有去了解这国歌与大陆的关系,把她封杀了好久,却没有看到一个那么年轻的,出身本土得跟大陆毫无关系的台湾原住民歌手阴差阳错地在陈水扁和吕秀莲面前唱广州黄埔军校校歌,对北京来说其实是送上门来的,具有求之不得的深远政治象征意义的事件。

台湾岛内的政治界对与大陆的距离非常敏感。民进党主席,被北京认定为台独人士的蔡英文女士在元旦致辞中说,国民党认为 « 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台湾 »,而民进党却相信 « 没有台湾就没有中华民国 » 。她说对马英九政府展开的声势浩大的建国百年的活动的态度是,不必冷嘲热讽。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非常清楚。中华民国的缔造者孙中山也是国民党的创始人之一。只要台湾维持中华民国这个称呼,台湾的主权和政权与国民党在历史上的联系就分不开了。这对很快又要投入到2012年大选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来说仍然是非常珍贵的独家政治资本,台湾政坛的后起之秀民进党很难分享。

因此,马英九和国民党对铭刻在中华民国政治史上的人物和文物祭祀一般地尊崇,虔诚地维护。面对与绿营民进党的去中国化和去蒋化,马英九则不停地争锋相对。

去年十二月底,民进党籍的前台南县长把当地的中正堂改名为具有本土色彩的南瀛堂,可是一年多之前,被陈水扁改名的台湾民主纪念馆又恢复了中正纪念堂的本名。去年12月2号,台湾中研院召开两蒋日记研讨会,蒋家后代谁都没去,但作为总统的马英九却去了。今年一月二号,蒋介石和宋美龄曾居住过的士林官邸正馆一楼对公众开发的第一天,马英九就前往参观。

中华民国建国百年活动中的一个象征性的历史人物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被称为国父的孙中山先生。然而孙中山先生在台湾生活和停留的时间远不能和蒋介石相比。孙中山这位蒋介石的亲戚和领导,对台湾来说,是历史上一位比蒋介石更具大陆色彩的政治家。民进党人士找到各种机会降低对孙中山的崇拜的规格,去年3月1日宣誓就职时,台东民进党籍县议员林参天拒绝向孙中山遗像三鞠躬。但国民党副秘书长张荣恭则表示,孙中山先生是两岸人民的共同导师。

其实,围绕着中华民国历史,身份和孙中山,蒋介石等民国政治人物在台湾受到什么样的尊崇,最根本的问题是选择和北京的距离问题。

马英九和国民党尊崇中华民国的历史,身份和孙中山,蒋介石等民国政治人物的同时,也在和北京的距离问题上做出了符合北京心意的选择。

而台湾与北京的距离之所以成为政治的敏感点,关键在于台湾与大陆的统一或台湾的独立的问题。这个判断可以在胡锦涛早在2006年在北京出席“孙中山诞辰140周年纪念大会”时的一次讲话中找到出处,他说:“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这一点已牢牢地印在我国的历史意识之中,正是这种意识才使我们能作为一个国家而被保存下来。”我们也都知道,共产党主席胡锦涛送给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是一摞专门请专家考证的,以线装本制成,高度超过一米的宋家在大陆的族谱。寻求统一的胡锦涛的这一动作的寓意在于提醒台湾政治家不要忘记大陆的根。

民主中华还是一国两制,两岸新年致辞中的非正式政治对话

虽然台北与北京的正式的政治对话在表面上连时间表都没有确定,但是非正式的政治对话却在两岸领导人各自的发言中展开。马英九和胡锦涛明确地通过公共平台让世界知道他们想让对方接受什么,目前有什么样的共识做基础。

在今年的元旦,当胡锦涛重申 «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 的对台湾政策时,对岸马英九的态度在不独,不统,不武的基础上提出了他对一国两制的回应。马英九在致辞中说得很清楚,测量与拉近两岸距离的重要指标是大陆的人权发展,因为这是台湾珍视的核心价值。

看来台北对对岸假设中的大陆维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台湾维持民主政治的一国两制并不满意,马英九说, «我们希望有一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我们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因为这些价值在台湾都已经实现,不是西方人的专利,台湾经验应可作为中国大陆未来发展的借镜。»,那语气,就跟当年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的 « 我有一个梦想 » 似的。

2011年版的台湾筹码在马英九的元旦祝辞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马英九说,«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中华民国的存在,不仅保障台澎金马的安全与尊严,同时也证明中华民族在自由、民主的环境里,可以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

谁主导谁,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的实质内容

马英九所说的炎黄子孙和中华民族,其实就是包括台湾和大陆人在内的中国人的代名词。他说的华人世界包括台湾和大陆在内的整个中国,这也是一个代名词。

台湾和北京都承认一个中国,但台北坚持中国指的是中华民国。那马英九所说的中华民国是包括大陆呢,还是局限于台湾部分呢 ?

马英九过去说过, « 中华民国的有效统治区域是台澎金马,但根据宪法固有疆域还包括中国大陆,这就是宪法一中»。意思很清楚,要由中华民国政府领导这台海都承认的唯一的中国,全中国。这和过去蒋介石的反攻大陆的主张是一脉相承的。宋楚瑜2005年在中国大陆访问的时候,在摄影记者的镜头前写下 «三民主义,统一华夏» 的书法, 就是一个佐证。

而北京坚持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坚持要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领导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中国。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这个说法本身就极具两岸统一进程骨子里的政治性,极具权力之争的谈判色彩。两岸统一进程谈判框架下的一中之争,即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争,说穿了是什么, 是中华民国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争,是争台北和北京两个政治实体假设合并以后谁主导谁,谁领导谁的问题,具体地说,是假设中的统一以后所有与主权,人事,经济,政治有关的重大决策和决定最后要由谁来拍板的问题。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的出台,为台北和北京在未来可能出现的正式的政治对话前各自加上筹码,留下了充分的空间。

这个表述,也是台湾国民党最近几年在公共舆论平台经过周折后才得到北京的最后确认的。一直到08年3月之前,北京都不愿意明说共产党政府到底接不接受,这使国民党的大陆政策在台湾一度陷入窘境。北京后来意识到,民进党政治领袖更愿意看到台湾与大陆拉开距离,因为陈水扁和蔡英文不断地否认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的存在。一直要等到当年3月26日,马英九赢得总统选举四天之后,胡锦涛才利用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热线电话的机会,明确表示北京接受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这也算是台湾方面在一个阶段性回合中争取到的成果。

目前在北京不使用武力,台北不推行独立的共识下,正是通过公共平台,在双方承认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这个可以容纳谈判筹码的框架里,马英九发表中华民族的民主化,胡锦涛发表一国两制这些政治见解的。这也就是一种事实上的非正式政治对话。

台湾非正式外交在巴黎强调马英九的民主观

在两岸关系的层面,驻法国台北代表吕庆龙充分延续和发挥他过去在台湾外交部做发言人时的风格,在国际媒体中一次又一次地强调民主在台湾有多好,诠释马英九的大陆政策。

他说很幸运有两位与他配合默契的能干的同事 : 新闻局的高级官员刘代光先生巴黎台湾文化中心的陈志诚教授不断组织文化活动,吸引媒体,为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行使发言权的机会

随着两岸关系的逐渐升温,吕庆龙本人几乎不再直接地在人权问题上批评北京,而是跟国际主流媒体说北京在这方面如果有细微的进步都被会被他注意到。

同时,他与被北京排斥的大陆民运和法轮功在法国的压力团体频繁接触,甚至与以色列犹太人的压力团体交际,希望通过对方的视角和经验,用他们自己的语言和表达,到媒体上去对比台湾和大陆的人权状况,进一步强化和放大台湾民主优越性的舆论。

但无论是在国际主流媒体面前还是在压力团体面前,吕庆龙要强调的是,台湾的民主可以被大陆借鉴。这句口号性的话,一旦放在胡锦涛说的一国两制和马英九说的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的非正式对话的框架中,台海两岸,在统一的假设里,由中华民国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导的辩论就很具体很清楚地彰显出来了。这也就是 « 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 这九二共识留下的对话空间。

吕庆龙希望参与台湾与大陆的谈判

吕庆龙,这位总是显得精力充沛的资深外交官在不止一个场合表示,如果有机会,他会很愿意参加台湾与大陆的谈判,他有兴趣。虽然他本人在这方面没有更进一步的表态,估计他所擅长的将包括争取台湾的国际参与方面的谈判。

在巴黎,他不可能从事与大陆的谈判工作。不少台湾学生抱怨连在法国名牌大学里组织联谊活动都不总是很顺利,想要请驻法国台北代表出席就更困难。吕庆龙说,很多时候问题出在中国使馆不乐意。但在他现在这个职位给予的业务授权范围里,并没有包括与北京派到巴黎的大使孔泉的沟通。

在台湾的对岸,原北京驻日本大使王毅在2008年接任了国台办主任的位置。而吕庆龙目前还没有陆委会或海基会这样的平台,他任职的是台湾外交部。

这是一位在紧急和困难的情况下知道如何机智应变的老练的外交官。去年四月,6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台商在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于巴黎近郊开的酒店里对当地 Levallois 市长,亲近萨科奇总统的 Patrick Balkany  的姗姗来迟满肚子牢骚,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就在现场开始烦躁起来,一触即发的时刻,吕庆龙非常机智地,非常诚恳地说,Patrick Balkany  发觉自己没有带领带,为了表达对台湾人的尊重,特意在半路折回去拿领带。他的及时反应,让现场的台湾人觉得面子保住了,也就避免了一场不可预见却又可能很难收拾的乱局。其实事后谁也不会真的去在意 Patrick Balkany  到底是不是忘了带领带才迟到的。

吕庆龙对公共外交中该透露什么信息,该保留什么信息的控制使人感觉到他对台湾本土的核心利益的警觉。在刚刚出任法国国防部长的 Alain Juppé 以波尔多市市长的身份与他同桌午宴之后,他可以滔滔不绝地告诉你他怎么向对方介绍台湾的葡萄酒市场的,但对有没有和 Alain Juppé 谈到国防话题和对台军售的问题却不置一词,滴水不漏。

谨慎的同时,他又出人意料的细心。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把几乎他见过的每一个法国记者的电话号码都输到自己的手机上。那天吕庆龙陪原住民歌手舒米恩到法国外省演出,代表处的同事们遇到新闻话题要处理,要沟通,正后悔没把记者们的联系本从办公室带出来,他倒拿出手机,利索地提供记者的联系资讯。

吕庆龙给人的印象是注重公共外交和国际公关的实际成效。和马英九一样,这位曾受过西方学院体系严格训练的人,并不拘泥于蔡英文那种先有定义共识才能讨论问题的,最适合研究所但并一定能跟得上政治的所谓的方法论和教条。在非正式外交和国际公关的实践中,表达上的清晰或模棱两可或民粹,都是吕庆龙根据目的和需要可以灵活选择的工具。

他认为,不排除台海两岸未来统一的可能性。但在最近的一次专访中,他说,统一,分裂和维持现状都是台湾与大陆关系的选项。吕庆龙这位家族几代都在岛内生活成长的人士,不透露作为台湾公民的他在与大陆关系的上的选择。作为驻法国台北代表,他选择公共外交的方式来宣扬马英九推崇的台湾在华人世界里先进的民主。

吕庆龙访谈 : 台湾的民主可以被大陆借鉴 ( 2011年1月1日 )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