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中国是否放弃独生子女政策?

音频 05:50

中国湖南官员贩卖超生婴儿赚钱丑闻轰动中国网络论坛,该议题也登上今天两份法国报纸《费加罗报》和《解放报》的国际版,其中《解放报》驻北京特派记者菲利普. 格兰日罗就此发回的两篇相关报道占据该报整整两版篇幅。

广告

出卖超生婴儿成地方政府创收财路

题为“绑架成为政府财政收入”的报道说,在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湖南邵阳隆回县,出卖孩子成立当地政府的创收财路。被计生官员认定有超生的家庭,如果不能交出名为“社会抚养费”的罚金,超生婴儿就被强行抱走,以相当于700欧元的价格卖给当地孤儿院,此后又以大约2100欧元的价格转买给外国父母收养。报道引述本周爆出丑闻的中国《财新》杂志所做的调查说,这种非人性的赚钱做法早在2003年起,就已经在湖南各地广泛实行,对其中两个县的调查结果就有至少20名儿童被强卖到国外,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些并不属于超生的儿童。而那些孩子被抱走的农民家庭,他们早已习惯了因交不起各种费用而被强行没收鸡鸭牲畜或房产家具的做法,对计生官员以执法为名强行抱走孩子的做法丝毫没有产生过怀疑。绑架拐卖儿童在中国是非法行为,但计生干部在强行抱走农民的孩子时,往往有警察等执法人员在场。

报道说,在此次《财新》杂志爆出的丑闻之后,对这一涉及中国计生政策的敏感议题,官方一反常态地准许并敦促新华社做调查和报道。其实早在若干年前,包括《香港南方早报》等多家媒体都已经多次有触及相关问题的问题,但并未获得官方关注。《费加罗报》的报道说,中国计生政策执行多年,一些省地为突出政绩不择手段,包括强行堕胎、拆散家庭、施压个人等悲剧事件不断传出,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因揭露地方当局粗暴执行计生政策而被判刑打压,至今仍处于被监视居住的境地。与此前引发民众广泛争议的因打击不力而致使拐卖儿童案件频繁相比,此次爆出的湖南官员贩卖超生婴儿赚钱丑闻,国家官员成了众矢之的罪犯,这种情况下,北京当局一反传统对敏感事件严控报道的做法,高调展开调查其实是不得已的平息民怨之举。

中国是否放弃独生子女政策?

《费加罗报》另一篇分析文章指,在实施30年后,中国计生政策不仅被多方诟病,其产生的实效也受到专家质疑。分析引述清华大学人口学家王峰(音译名)的观点说,所谓的“中国几十年计生政策减少人口增长4亿人”的说法没有丝毫的科学依据,与中国同处亚洲的其他多个国家的情况可以证明这一观点。他以与中国生活水平相当的泰国为例,虽然泰国从未实施过独生子女政策,但泰国目前的出生率与中国严控几十年之后的低出生率不相上下。王峰提出,现代人因经济原因希望多生子女的人数日益减少,如果仍然继续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势必会增加社会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加剧劳动力缺乏的困难程度,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主要依靠廉价劳动力低成本出口,带动经济成长的国家必然产生不利的影响。而这种劳动力不足的趋势在最近一次中国公布的人口普查结果中已经呈现。

但政府是否听取专家的意见 ? 费加罗报的文章继续报道说,虽然人口专家要求放弃独生子女政策的呼声越来越多,但官方的表示仍然是保持现有政策不变,汪峰表示,中国领导人理解现实发生巨变的速度尤其迟缓,担心出现人口暴增使其不敢有所作为。但《费加罗报》的分析则认为与现行计生政策相并存的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行政体系,其中包括50万全职公务员和600万的附属半公务员,而维持这一庞大体系运作的经费,则主要来源于家庭和个人的超生罚款,同时这一财源的一部分也丰富了地方政府,他们当然不愿意看到计生政策的终结。

中国以法治教育为名对西藏喇嘛实施非法监禁

《世界报》另一篇报道发自该报特派北京记者佩德罗莱蒂的报道,关注中国政府近期来对西藏的喇嘛以法治教育为名,实施的更为严格的打压管制,报道列举今年四月 四川阿坝格尔登寺在发生僧侣自焚警民冲突后,3百多僧侣被军警强行带走接受教育,以及在2008年拉萨事件中,600到800人被逮捕强制接受教育,他们其中的大多数人在此之后被遣送回原籍,生活居住都受到管控监视,并被禁止与原寺庙取得联系。

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藏学家巴尔奈教授表示,这种对僧侣强制法治教育的做法实际上是以集中教育为名的非法拘禁。目的在于对寺庙的喇嘛化整为零、分而治之。报道说,所谓的强制教育中心大多安排在废弃的军营、学校等地,虽然在那里不一定对喇嘛实施暴力,但往往通过诋毁达赖喇嘛在其心中精神偶像地位等方式,对他们进行心理折磨,迫使他们最终签署悔过书。报道最后引述专家指出,其实最使喇嘛们感到害怕是被失踪。当一个藏族僧侣被警方抓到教育中心之后杳无音讯,外界永远都无法知道里面所真正发生的事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