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艺文生活

台北试探张惠妹来巴黎开演唱会的可能

音频 14:50

张惠妹作为一位台湾歌手在政治和经济地位急速增长的大陆具有让很多艺人望尘莫及的演唱会市场。和王菲等人一样,她渐渐地成为华语地区流行音乐的象征。她在大陆的成功标志着她不仅代表台湾本土的流行音乐价值观,也代表了大陆的流行音乐的价值观。当中国大陆逐渐成为全球不可忽视的政治和经济力量的时候,一位在大陆同样受到疯狂追捧的台湾音乐人到欧洲演唱,必然会引起当地舆论的注意,就像当年梅兰芳到美国演唱一样。请听张惠妹专访。 

广告

四月底的一天,台湾新北市 « 联合报 » 大楼里,发行人王效兰天马行空地唠叨着中国一个世纪以来她看得上眼的有风度,有气质的贵妇,淑女,如数家珍。艺人里面,Lanvin 的掌门人念念不忘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唱红后来在百老汇都成为经典的 « 玫瑰玫瑰,我爱你 » 的姚莉,因为姚莉身上有着别人学都学不来的味道,八十多岁的时候,还那么气宇非凡。说完姚莉之后,发行人突然问 « 你知道 A-Mei 吗,我们的A-Mei ! »,语气里有几分爱怜,几分夸耀,听起来就像是她羽翼下的 Protégée 。 王效兰腕上的翡翠碎钻手镯,办公桌上的玳瑁盒和旗袍领上挂着的一串串的珠子造成的声响和光芒,随着那厚重和富有表情的眼影一眨一眨,让几天前原住民主委孙大川同样提到的阿美族歌手张惠妹的名字,在发行人的描述里,瞬间多了一层高级和神秘。« 她很适合穿Lanvin 的衣服 »,王效兰一锤定音。

张惠妹,台湾政府力推的流行文化符号

短短几天时间里,台湾政界和商界的领袖不约而同地,几乎都从各自的角度 « 顺便 » 提到让他们骄傲的张惠妹。

华山文化园区的主人王荣文刚说到马英九夫人周美青时不时会到华山参加活动,接下来就说明天张惠妹也要来参加一个公益活动。

半个月后,台湾行政院新闻局流行音乐专案办公室的 Ed 问,有没有兴趣专访张惠妹。Ed 把张惠妹安排在五个乐队里第一个接受专访。张惠妹是谁 ? 流行音乐专案办公室的 Mark 在替我的话筒试音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确认,这是我们的天皇巨星,一脸的自豪。

在巴黎,驻法国台北代表处的新闻局官员刘代光也不止一次地试探过,« A-Mei 来法国演唱能不能行,法国人会不会喜欢 ?»

很明显,音乐界的张惠妹,和电视界的 « 康熙来了» 一样,是台湾流行文化的象征,在当地具有很高的人气,换句话说,具有强大的号召力,鼓动力,影响力。有了张惠妹的出现和加入,政界和商界就好象得到了跟上时代节拍的保证一样,跟青春和民意心心相印。

在台湾政府的方面,他们正在找一个能够把当地的流行音乐带到西方的人,不是象大陆的几个民歌手那样,到纽约肯尼迪艺术中心或维也纳金色大厅去秀一下,让国内的人见识见识歌手在海外殿堂里的到此一唱的财力和气派,而是要到国外发掘音乐演唱会和音乐产品市场。

作为假设,巴黎的刘代光想到了张惠妹,台北的流行音乐专案办公室也想到了张惠妹。请张惠妹到法国试试台湾音乐在欧洲的市场成为各种可能中相对更有吸引力的一种。

从外交的角度,巴黎的官员一直在寻求如何为台湾的歌手在欧洲也创造市场,对他们来说,有音乐市场,就有台湾能见度。在台北,台湾流行音乐推广办公室所属的新闻局出版处和文建会主委盛治仁一样,强调台湾音乐在大陆的产业价值的同时,也愿意试探一下欧洲市场的突破口在哪里。

过去,台湾政府也促成过几个乐队来巴黎演出,比方说,苏打绿。但是这些演出往往因为华人粉丝的追捧而热闹,正象盛治仁所担心的那样,欧洲观众的比例不高。因此,演唱会在欧洲主流社会的反应不如台北期待的那样热浪滚滚,后继市场持续低温。这里面的问题是,台北在选择补助乐队来欧洲演出时,往往按照哪个乐队在台湾得了什么奖作为标准。换句话说,以台湾地方的音乐价值观作为标准向欧洲市场推介音乐产品,而没有研究欧洲音乐市场喜欢什么,什么样的艺人,乐队,音乐样式对胃口。

因此,按照这个逻辑,张惠妹在法国,在欧洲有没有市场会遭到业界质疑:一个在台湾红得发紫的歌手,到巴黎不一定对那里当地人的胃口。

在大陆的成功,在音乐上和演绎上的可塑性,有熟愠法国文化的王效兰的肯定,张惠妹在欧洲市场具有其他华人歌手望尘莫及的潜力

然而,这种 « 不一定 »,到张惠妹那里并不等于 « 不可能 »。张惠妹有她与众不同的潜力。

面对市场的考验,促成张惠妹到巴黎,甚至到欧洲几个城市开办演唱会的政府愿望不是没有根据的。

但当我们看到,迈克尔 杰克逊和玛当娜在上个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就能红遍华语地区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明白,哪里是世界上政治和经济的强势地区,哪里的文化就会成为在国外有市场的产业,被其他地区崇拜和吸收。

张惠妹作为一位台湾歌手在政治和经济地位急速增长的大陆具有让很多艺人望尘莫及的演唱会市场。和王菲等人一样,她渐渐地成为华语地区流行音乐的象征。她在大陆的成功标志着她不仅代表台湾本地的流行音乐价值观,也代表了大陆的流行音乐的价值观。当中国大陆逐渐成为全球不可忽视的政治和经济力量的时候,一位在大陆同样受到疯狂追捧的台湾音乐人到欧洲演唱,必然会引起当地舆论的注意,就像当年梅兰芳到美国演唱一样。

在音乐上,张惠妹也确实有独到的地方。她的歌声里面没有那种追求不食人间烟火的标新立异,但是,在一种入乡随俗的模式里,一种人们喜闻乐听的样式里,她可以找到办法,让你不再习以为常。这是一种音乐上的解构,重组和试验,让你在台湾本土音乐的调调上,得到一份意外的快感。当然这种试验,有的轻松一些,有的勉强一点,但张惠妹天赋的歌喉总能到最后造成一种舒服的平衡。

张惠妹和其他成功的女歌手不一样的是,她不仅在音乐上时刻出人意料地娱乐你,她还很善于演绎。在没有剧情的时刻,她可以用如泣如诉的抽象弄得你埋在心里多少年的伤感象被考古出来一样优雅地出土。在有剧情的瞬间,她可以把比才的卡门酿成台湾味的风骚,撩起你压不住的冲击力。我把张惠妹的卡门这一段拿给巴黎著名的音乐厅 Divan du Monde 的产权人 Fabrice Laffon 看了以后,Fabrice 说,张惠妹在他那里连演三场都没问题,一定爆满。

我想,到法国演出,张惠妹比别的歌手更有优势的地方也许是王效兰的肯定。王效兰是谁 ?这位忙着把毕加索引进到台湾展览的台湾报业的巨头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罗马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座上客,过去很多人对一位住在台湾的中国人接手 的 Lanvin 表示怀疑,后来连巴黎市长德拉诺埃去争办奥运会,也要穿 Lanvin 的西服,以尽显巴黎的优雅。在巴黎,只要她出现在张惠妹的音乐会里,那些热爱时尚的法国年轻人,巴黎的文化界,商界甚至政界的名流们一定会很有兴致地去看看王效兰赞不绝口的 A-Mei 非凡到什么境界。这也许就是张惠妹走向欧洲市场的第一步。

和张惠妹谈话是件非常愉快的事,她说话就像唱歌,甚至比唱得还好听,在直爽热情的同时,你可以感受到她的忧郁。她的出人意料又是那么的自然,使你不得不为天后名下的脆弱担心。她承认她的音乐工作是一种感情的工作,是用感情堆起来的。

张惠妹说,非常愿意来巴黎演出,她甚至想好了舞台的氛围。她说,用不着多大的排场,只要一架钢琴或一把吉他,一缕柔和的光,在宁静安详的气氛中,她会把一台音乐会唱出巴黎的味道来。

她说她音乐会第一排左边的这个位置永远是留给发行人的。只要王效兰人在她演唱会的城市,就一定会在这个位置出现。请听张惠妹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