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艺文生活

叩拜与颠覆 : 两岸在阿维尼翁的不同的玩法

音频 11:59

从艺术形态上讲,台湾来的林文中舞团,稻草人现代舞团和动见体剧团都借用了国际通行的抽象肢体语言,同时每个表演团体都有相当的可塑性,表现力和技术含量。可惜的是,在叩拜当地文化的同时,由于没有经过策展,这些艺术团体倾向于仅仅被阿维尼翁主流的,流行的游戏规则吸收,却没有能整合所有实力和潜力,最充分地营造自己的故事,脱颖而出。中国大陆团队最出彩的表现在于它的叛逆,他们不仅参与改变阿维尼翁的游戏规则,而且通过孟京辉的戏剧策展向全世界展示他从中国政府那里拿到经济资源,从他的圈子里整合演艺资源,建立起一个具有独立眼光,独立思维,敢于质疑中国现有的政治游戏规则的文化平台。

广告

阿维尼翁,在台湾叫亚维农,其实指的是一个地方,这就是法国南部小城 Avignon. 这里历史悠久的戏剧节闻名于世,每年七月,法国,甚至欧洲的剧商和剧场到这里来看戏,买戏,准备他们下一年,甚至再下一年的演出计划。

自从著名戏剧家吴兴国在阿维尼翁辉煌过之后,台湾成了这里的常客,每一年,相当于文化部的台湾文建会都会出资,出力帮助艺术家们,剧团舞团们到这里来开发演出市场。

当然,政府的财政扶持并不单纯为了给文艺界创造更多的机会,它也为自己铺设一条非正式外交的红地毯。台湾与世界数得上的强势国家,没有一家有外交关系。然而台北仍然设有外交部,因此,台湾的外交官如何通过国家扶持的演出团队,在公开瞩目的场合亮相,说什么样的话,与什么级别的知名人士打交道,这些看起来很细小很具体的事情都可以转换成外交业绩,因为在台湾荒芜的外交业看来,哪怕是只具有象征意义的动作,都要肯定,要比没有好。而在岛内的选举硝烟中,外交是个可以拿来斗得你死我活的利器。在未来可能出现的与大陆的政治谈判中,不完整的,脆弱的外交架构或许仍然可以是被台湾人运用的筹码之一。

吕庆龙与巴黎台湾文化中心主任陈志诚在阿维尼翁游行途中
吕庆龙与巴黎台湾文化中心主任陈志诚在阿维尼翁游行途中

只是台湾外交部不常有经费给演出团体,他们也不熟悉艺术业务。而负责给文艺家经费,替文艺家提供方便的文建会属下的巴黎台湾文化中心必须服从好几个硬指标,一是外交部的指标,要配合好外交。二是,文建会的指标,要推动文化产业,国外剧场买的台湾剧目越多,成绩越大。无论是外交部的指标还是文建会的指标,都爱好与国际接轨。也就是说,台湾人到阿维尼翁来,一定要被当地接受。而被当地接受,就要先玩当地的游戏规则。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阿维尼翁上千场戏,每一出都要贴海报,国外的艺人们顶着烈日,穿着戏服在街上敲锣打鼓不辞辛苦的宣传。台湾的演艺团队了解了别人是怎么做的之后,吸收消化游戏规则,尽善尽美地入乡随俗,和大家一样,在寸金寸土的墙面见缝插针贴海报,在阿维尼翁全城演出剧花。

可是,融入到阿维尼翁的本土文化里,投身到阿维尼翁的游戏规则里,台湾艺术家们叩拜了欧洲的文化原住民之后,能够留给自己的天地就非常有限了,有一点底气不足的茫然的感觉。不知道怎么表现,自己的优势怎么发挥,怎么出彩,很被动,就像演员等着导演来选一样,按着导演的要求做了,可是心里还是没有底。

林文中舞团在阿维尼翁街头宣传
林文中舞团在阿维尼翁街头宣传

从艺术形态上讲,林文中舞团,稻草人现代舞团和动见体剧团都借用了国际通行的抽象肢体语言,和国际很接轨了,每个表演团体都有相当的可塑性,表现力和技术含量,与十鼓击乐团在一起,他们不是分散在不同的剧场演出,而是在同一个下午,同一个晚上,在同一家剧院,而且是极具语境背景的 Au théâtre de la Condition des soies, 旧时代的造丝坊里一个接一个的演出。

可惜的是,在叩拜当地文化的同时,由于没有经过策展,这些艺术团体倾向于仅仅被阿维尼翁主流的,流行的游戏规则吸收,却没有能整合所有实力和潜力,最充分地营造自己的故事,脱颖而出。

从个体来说,林文中编排的舞蹈不错,语言是对现代经典的重温,但有理性,有童趣,有感情,有艺术家这一阶段生命体验的情趣在里面。林文中人也不错,温和,细腻,敏锐。

他这台具有罗丹的华丽,Bauhaus 的严谨的搭积木的舞蹈 Small Puzzles,必须要有两个条件才能出彩。要么放在象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的 The Barcelona Pavilion 这样的建筑和场景里单独演,要么放在一个策展思路里,在 Au théâtre de la Condition des soies 这个原本并不是最适合林文中的舞蹈的剧院里找到一个独到的用法。如果不是这样,原本很精华的抽象符号就会失去很多的支持,反而显得单薄和苍白。

宏观地讲,台湾的四个节目的串联缺乏一个清晰的思路,缺乏凝聚力,缺乏总体的力度,缺乏心灵的震撼。

这个问题不是出在哪一个艺术团体里,而是出在缺乏台湾策展,缺乏台湾本土的价值指向,缺乏艺术语言的创造性的规划。你没有这些,相当于在造型艺术的展览里,布展完全没有想法。它最直接的后果是,在艺术上,台湾的演出团体表现不出一种共同的精神,在阿维尼翁仅仅停留在向欧洲人的文化致敬上。

可是,由于经济萧条,已经出现衰落迹象的阿维尼翁戏剧节对新来的叩拜者又能有多少亲睐呢 ?

中国大陆的生猛强势

如果说,台湾的演出团队在对游戏规则的尊重和对阿维尼翁本土文化的叩拜中有被现场一千多场演出淹没的危险,第一次来到阿维尼翁的大陆团队,你绝对不会看不到。

首先是视觉上的。他们就像舞台布景一样,用灯笼和对联把阿维尼翁人流相当集中的地段里的建筑 Maison Manon 装点起来。一看就知道有一支强大的中国团队在这里。他们没有按常理出牌,也就是说,没有尊崇当地的游戏规则,而用自己的办法塑造出一个铺天盖地的海报完全比不过的强烈的视觉效果。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表面。中国大陆团队的表现最出彩的在于它的叛逆,他们不仅要参与改变阿维尼翁的游戏规则,而且通过对几个戏剧的策展来表现他们把自己放在独立于花了大笔经费来资助他们的中国政府的位置上。

中国大陆正处于经济腾飞的时期,就像法国在二战后经历过的 Trente Glorieuses 这样令人神往的阶段。无论是国家财政还是私领域的房地产,掌握权力和由权力换成资本的人,都有符合他们利益的理由请文化界的人花掉他们掌握的一笔庞大的文化预算。

中国国家话剧院的导演孟京辉就是一位可以让预算分配人觉得能让他们非常体面的文化人。他不仅拿到超过百万人民币的预算从北京带来六个演出团队,同时也请得动善于把舆论板块换算成广告价值的十几家中国传媒。更重要的是,在孟京辉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的团队阿维尼翁艺术节是一个法国和欧洲人买戏的展演平台前,法国人早就知道,孟京辉本人就是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他可以拍板请他喜欢的法国表演团体去中国演出,对法国人来说,他掌握了法国剧团和舞团去开发中国演出市场的金钥匙。

这首先就让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参与改变阿维尼翁游戏规则,让他领导的团队在当地可以独享一幢楼面用舞台布景的办法在海报战中脱颖而出。

这还不是最绝的,最绝的是孟京辉的策展,他向全世界展示他在从中国政府那里拿到经济资源,从他的圈子里整合演艺资源,建立起一个具有独立眼光,独立思维,敢于质疑中国现有的政治游戏规则的文化平台。这次带来的他本人执导的新鸳鸯蝴蝶式的爱情戏并不是可以代表他个人的最高艺术水准的一出戏,他把自己的戏巧妙地用作象是群展里的一件不可缺少的作品,接在一位正在走向成熟的,但有不承担责任的正当理由的,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导演生猛的改良版的 « 哈姆雷特机器 » 的触目惊心的后面。如果你再把音乐诗剧 « 如果,世界瞎了 » 里的 Hi 歌,和丰江舟用当代艺术包装的独立的精神结合起来的话,你很快就会明白,这六出戏是孟京辉舞台版的中国市井图的六个场景,它告诉你,策展人和他身边的戏剧家们在分享着别人用权力转换来的金钱的同时,也在和权威斗智斗勇。

突然想起,那天是孟京辉本人对我说,他的戏可以不看,但千万要看王翀的戏,要听邵泽辉的音乐剧。可是我看了他的 « 三个橘子的爱 »,看完了所有他带来的六部戏。其他五部戏不是孟京辉导演的,但和他本人导的戏在一起,这六部戏间有一定的关联,在整体上是一件完整的作品,是一幅政治关怀和小情调相互穿插的现实中国大陆市井民生图,同时又是展示如何面对西方和中国两边的各自的游戏规则,权制和权力较量的作品。相对去了卡塞尔就怕不能一鸣就吓死人的计谋型的艺术家来说,我觉得孟京辉更魔高一丈。

但孟京辉更愿意说,作品不是他选的,原来有一个二十几部戏的名单,最后剩下的还有两部法方看不懂的作品也被删掉了,就剩下这么六部。

七月十号,中国政府官员将在阿维尼翁举行招待会,据说要与全体创作人员合影留念,庆祝形象工程的成功塑造。

后记

中国大陆的演出团体第一次到阿维尼翁,就让所有的人刮目相看,不仅因为中国的团队有相应的,对等的平台可以邀请法国的剧团参加北京青年戏剧节,更是由于身为北京青年戏剧节艺术总监的中国导演孟京辉完全不是一枝独秀式的前来演他个人导演的戏,而是策略性地带来了六台经过他深思熟虑策展,具有政治人文突破的演出。孟京辉的艺术不仅是在台上,同时也是在台下和幕后。他那超级公关的角色,使自由的思想,实验的艺术同时得到北京政府的资助,国际平台的厚待。他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社会多元文化的崛起和力量。

相对于大陆的演出,在非正式外交的层面上,今年台湾的团队依然掷地有声,但在艺术上,林文中舞团等表演团体的个体的出色表现在没有策展处理的情况下得不到进一步的升华,潜力没有得到充分挖掘。如果台北政府未来有能力专门开辟策展预算,尝试策展人体制,为演出团体提供更多的资源,同时也加强对等邀请法国的演出团体去台湾类似的戏剧节演出的能力,而不仅仅满足于在法国入乡随俗,融入阿维尼翁的价值观,那么更有才气,更有底气,更有实力的艺文表现将为台湾非正式外交的努力提供更加游刃有余的平台,也才有可能为台湾艺文在欧洲演出市场的进一步深入打下令人眼见为实的扎实的基础。


欢迎点击收听最新一期的艺文生活节目。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