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达赖喇嘛:我们追求的是汉藏双赢的局面

音频 04:55

已经宣布从政治上彻底退休的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承认不断有人对他的中间道路提出批评,但他强调藏人要争取的,是双赢的局面,而非藏人胜利汉人失败。达赖喇嘛说中间道路是他在深思熟虑后提出的,经过不同阶段的讨论,得到多数人的支持,中间道路对汉藏人民都非常有利。近些年他接触了一些境内藏人,一些西藏知识分子也通过信函表达他们对中间道路的支持。达赖喇嘛说洛桑森格在当选新一届的流亡政府领导人后,在第一个声明里就表示会坚持走中间道路。

广告

7月10日,达赖喇嘛在首次以宗教领袖而非政治领袖的身份出席汉藏对话活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话》时,有人质疑其中间道路是否是出于对中国政府的恐惧,询问他是否真的认为中间道路是最好的选择,达赖喇嘛回答说:“这些年来,源源不断地有人批评我的中间道路,例如西藏青年会就公开反对,我告诉他们提出独立是他们的权力,但我们面对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当我们面对未来时,要了解世界的变化,我们在未来要争取的,不是我胜他败的局面,应该是个双赢的局面。这种双赢的局面是可行的,是可以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所以我们面对未来时,要宏观地看待未来的发展。”

 

但对于如何解决西藏问题,达赖喇嘛再次表达了他对北京政府的失望,他说:“西藏问题,应该由得到汉人支持的了解西藏真相的汉人来解决,这是唯一的道路。”

 7月10日,达赖喇嘛在首次以宗教领袖而非政治领袖的身份出席汉藏对话活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话》时,有人质疑其中间道路是否是出于对中国政府的恐惧,询问他是否真的认为中间道路是最好的选择,达赖喇嘛回答说:“这些年来,源源不断地有人批评我的中间道路,例如西藏青年会就公开反对,我告诉他们提出独立是他们的权力,但我们面对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当我们面对未来时,要了解世界的变化,我们在未来要争取的,不是我胜他败的局面,应该是个双赢的局面。这种双赢的局面是可行的,是可以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所以我们面对未来时,要宏观地看待未来的发展。”

但对于如何解决西藏问题,达赖喇嘛再次表达了他对北京政府的失望,他说:“西藏问题,应该由得到汉人支持的了解西藏真相的汉人来解决,这是唯一的道路。”

在这次对话中,除中间道路之外,与北京的谈判能否继续是人们关注的另一个焦点。7月9日,候任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在对话时透露“如果有必要,可以继续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进行谈判,甚至可以派现在的达赖喇嘛特使进行谈判。”

达赖喇嘛在第二天没有否认这种可能性,他说:“在未来的施政当中,如果需要借用我的名称,也就是达赖喇嘛这个名称,那要看具体情况。但是,我的退休和交出政治责任,是很清楚很彻底的。”

在谈到中国时,达赖喇嘛强调自己非常喜欢“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共和国”三个字,但要实现“共和”,唯一道路是人民内心当中要有和谐。如果人民心怀恐惧,永远不会是共和国。他列举了08年西藏事件、09年新疆事件和今年的蒙古事件,强调镇压解决不了问题。达赖喇嘛支持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的口号,但指出和谐来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来自人的内心和谐和社会机制的透明度,光靠警察无法达成真正的和谐。

在被问及国内宗教界人士集体唱红歌一事时,达赖喇嘛强调要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一问题,他说:“对于事件和事件中的人,要一分为二地看,对于造孽的人,我们不能去恨他,我们要用慈悲心和爱心来对他,但对于他所造的孽,我们不能赞颂,我们要批评和改正它。”

达赖喇嘛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实现民主和自由应该采取渐进模式,他说:“我也提到,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马上民主化,是否会有现实问题,我心存疑虑。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应该是渐进的,慢慢地发展变化,就像我个人年纪大了,要退休了,中国共产党年纪也大了,慢慢退休也会是最好的选择。”

在这次对话中,除中间道路之外,与北京的谈判能否继续是人们关注的另一个焦点。7月9日,候任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洛桑森格在对话时透露“如果有必要,可以继续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进行谈判,甚至可以派现在的达赖喇嘛特使进行谈判。”

 

达赖喇嘛在第二天没有否认这种可能性,他说:“在未来的施政当中,如果需要借用我的名称,也就是达赖喇嘛这个名称,那要看具体情况。但是,我的退休和交出政治责任,是很清楚很彻底的。”

 

在谈到中国时,达赖喇嘛强调自己非常喜欢“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的“共和国”三个字,但要实现“共和”,唯一道路是人民内心当中要有和谐。如果人民心怀恐惧,永远不会是共和国。他列举了08年西藏事件、09年新疆事件和今年的蒙古事件,强调镇压解决不了问题。达赖喇嘛支持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的口号,但指出和谐来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来自人的内心和谐和社会机制的透明度,光靠警察无法达成真正的和谐。

 

在被问及国内宗教界人士集体唱红歌一事时,达赖喇嘛强调要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一问题,他说:“对于事件和事件中的人,要一分为二地看,对于造孽的人,我们不能去恨他,我们要用慈悲心和爱心来对他,但对于他所造的孽,我们不能赞颂,我们要批评和改正它。”

 

达赖喇嘛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实现民主和自由应该采取渐进模式,他说:“我也提到,中国这么大的国家马上民主化,是否会有现实问题,我心存疑虑。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应该是渐进的,慢慢地发展变化,就像我个人年纪大了,要退休了,中国共产党年纪也大了,慢慢退休也会是最好的选择。”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