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京话题

古人谋略揭示中国官场千年不变的反贪奥秘

音频 05:50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多年以来,就在人们对中国官方主导的反腐败运动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而落马贪官的数量与贪腐金额却有增无减感到难以理解,并不断试图寻找其深层次原因的时候,一篇记载中国古人探讨如何通过有意纵容各级官员贪污腐败,来换取其对统治者的忠诚,进而有利于巩固政权的历史文献,或许为我们破解上述难题提供了答案。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

广告

中选网上,学者吴敏推荐的一篇作者佚名的文章说,为了方便广大读者阅读,现特将该历史典籍中原来的文言文翻译成如下的白话文。

宇文泰是北周的开国奠基人,当他还在担任北魏的丞相并模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时,遇到了与诸葛亮齐名的一代名士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两人 密谈了三天三夜,留下了这样一篇极具现实意义与可操作性的不朽答问之作。宇文泰首先问道:“国何以立”?苏绰答:“具官”;宇文泰又问:“如何具官”?苏 绰答道:“用贪官,反贪官”;宇文泰不解,问:“为什么要用贪官”?苏绰回答:“你想要别人为你卖命的话,你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 那就给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力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又问:“那么,贪官受贿,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呢”?苏绰答道:“他能受贿,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就必须维护你的权力, 这样一来,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听到这里,宇文泰恍然大悟,问:“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苏绰回答:“这就是问题的奥妙所在了,只有反贪官 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对此,宇文泰大惑不解地表示:“爱卿快说说其中的奥秘”。苏绰答道:“这里有两大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员呢?对于 官员,不必怕他贪,怕的就是他不听你的话。因此,以反贪官为名,削除那些不听你话的官员,保留听你话的官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 到人们对你的拥戴”。

其二,官吏只要贪赃枉法了,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胆敢背叛你,你就正好以此为理由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地听你的话了”。由此可见,“反贪官” 正是你驾驭各级官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的话,你就失去了这个法宝。相反,如果人人都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也没有借口除掉他;硬去除掉的 话,还会引来民间的不满。因此,对于贪官,你一是要用,二是要反,使官僚队伍成为清一色拥护你的人。宇文泰又问:“如果因为用了贪官,而召致民怨沸腾怎么 办呢”?苏绰回答:“那就祭起反贪大旗,并加大宣传力度,以便证明你心系黎民百姓。让民众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只是那些贪官,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千 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才是贪官们的总后台”。

佚名的文章又说,总之,“你必须让民众认为,你是好的,社会上出现这么多的问题,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宇文泰问:“那些民 怨太大的官吏,拿他们怎么办呢”?苏绰回答说:“杀掉!不仅为民除害,还可以把他们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罪责,而得 到搜刮民财之实惠了”。综上所述,苏绰最后总结说,“用纵容贪腐来培植死党,除贪官以消除异已,杀贪官收买人心,并用没收贪官的钱财来充实国库,这将是任 何政权的长治久安之计”。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个与上述古人的治国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现代版“反腐”新理论,人们不是常说:“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吗?不过,有分析人士却认 为,腐败是有其作用的,因此,不是“反腐败会亡党”,而是“不腐败才会亡党”。中选网上学者方绍伟的文章说,那么,为什么“不腐败才会亡党”?为什么党要 容忍腐败呢?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因为党还有比廉洁更为重要的东西,因为还有别的东西比腐败更能威胁到党的生存。

问题也可以这么问:上层难道不知道下层的腐败吗?正确的回答是,上层比任何人都清楚下层的腐败,但问题出在哪里呢?我的观察发现,问题就出在目前对地方官员 的“行为约束模式”上。很显然,在这种“约束模式”里,廉洁并不是最首要的“考察”目标,忠诚才是第一位的目标。究其原因,腐败固然会失去民心,但失民心 却未必会马上失天下,而各级官员的不忠诚却会直接威胁到政权的稳定,因此,与官员的忠诚度相比,失掉民心只是对政权的间接威胁而己。换句话说,官员忠诚比 民众忠诚更为重要,失官心者才会失天下。所谓“失官心” 就是官员完全倒向民众的一边,或者官心完全无力控制民心(包括对自由化心慈手软等等)。

与此同时,考虑到政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安抚民心,因此,把经济搞上去,把就业搞上去,把福利搞上去,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把对腐败的不满搞下来。由此可见,官员的忠诚度才是维系政权之根本,腐败不过是换取这种忠诚的必要手段罢了,而政绩则是掩盖腐败的最好遮羞布。(北京周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