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舆论看中国

中国的三大难戒之瘾

音频 05:27

法国《世界外交论衡》九月刊头版刊登了该报副主编、亚洲事务专家马蒂娜•布拉Martine Bulard的文章,对中国政府上个月谴责美国举债成瘾的评论做出了独特的分析。布拉认为如果说美国确实举债上瘾的话,中国自身又何尝不是一个瘾君子呢?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上瘾难戒,中国出售人民币国债逐渐上瘾,中国的利益集团同全世界所有跨国公司一样都是酗钱成瘾。

广告

文章首先评论说,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大强国近期来纷纷向中国求救,要求中国购买国债,期待中国经济龙头能够推动全球经济的增长,这是中国领导人之前做梦都没有预料到的。中国政府因此也毫不犹豫地对美国政府指指点点,要求美国治疗他的举债成瘾的习惯。

事实上,作者认为中国的立场在亚洲并不孤立,亚洲地区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西方机构强加给亚洲的苛刻条件都记忆犹新,新加坡外交官近日就向欧洲媒体嘲讽地表示,当年欧洲给亚洲提出的种种金融规定其实欧洲自身都没有遵守。作者评论说,东南亚国家虽然因主权争议等种种原因而对中国心存戒心,但是,在危机临头时,拥有巨大经济实力的中国依然是一座强有力的靠山。

布拉笔锋一转指出,中国口口声声谴责美国美国举债成瘾,其实中国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瘾君子呢?首先是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上瘾,美国国债为中国的外汇储备提供了风险不大的投资机会,也使中国得以继续对外出口。中国拥有的巨额美国国债既是资产又是包袱,中国因担心美国国债价格暴跌而不得不继续购买。

其次,中国为了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试图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香港证卷市场人民币国债的交易额越来越高,中国因此正大量吸收来自境外的投资,而中国政府对这些外来资金的控制力十分有限,作者认为,一旦中国政府对发行人民币国债的游戏上瘾,其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

最后,中国在明知以出口为主的经济模式不可能持之以久的背景下,试图以推动国内市场发展来弥补,中国政府近期来推出提高居民工资收入以及推广公民养老保险等一系列措施来推动内需,但是,作者认为,很难肯定中国政府能够在与时间赛跑的比赛中胜出,因为,中国与西方国家所面临的问题说到底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跨国公司、利益财团追求利润成瘾而置民生于不顾的问题。

目前有许多西方国家的经济学家都口口声声的谴责中国操作人民币汇率,批评中国的
出口浪潮冲击他国经济,强调只要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只要中国扩大进口西方产品,那就可以刺激已经陷入萧条的西方国家的经济增长。事实上,谁都明白,就拿法国而言,法国对外贸易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巨额的贸易逆差,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法国的汽车生产商在国外利用廉价劳动力制造了大量产品之后,又进口到法国市场高价销售。所以,作者认为,在所有类型的瘾君子之中,最急需治疗的应该是酗钱成瘾的瘾君子。

中国将如何消减购买巨额美国国债所带来的风险?这是本月四日法国中国问题网站经济栏目文章的标题,署名让•保罗 亚星的作者详细介绍了中国官方媒体如何解释中国官方的矛盾立场:中国政府为什么在谴责美国没有充分保障美国国债的信用的同时又继续购买美国国债。

之后,作者介绍说,为了减低巨额美国国债所带来的风险,中国官方媒体首先提出要改革中国的工业发展系统模式,从出口工业模式转向满足内需的工业发展模式,

其次是改变投资方向,从境外投资转向境内投资,最后,中国提议设立一个国际性的保障美国国债可到期自由卖卖的保险网,而作者认为,这是美联储所难以接受的,作者就此评论说,这就意味着即将在今年十一月在尼斯召开的二十强峰会的讨论将会十分艰难。因为中国境内的保守势力坚决反对人民币成为可自由兑换的货币,而此前已被提出的将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一揽子货币的建议也遭到中国政府内部保守派的反对,保守派担心此举会导致人民币的快速升值,会对中国的经济与社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