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陈光诚的“大美临沂”:一个城市的双重面孔

音频 07:07

作为中国大地上的一个样本,临沂完美地诠释了整个国家的双重面貌。在熙来攘往的盛世表面下,这个体制仍然维持着对一小部分异见人士的严密压制,甚至是严酷惩罚。这种野蛮统治,是和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同样真实的事实,但普通大众对此却所知甚少。

广告

最近,山东省临沂市成为舆论瞩目的焦点。

但是,这种瞩目的焦点却因人而异。在大部分人眼中,这个城市展现的是光鲜的外表,是日新月异、令人“震撼”的发展面貌,是全国村官纷纷驾豪车赴会的盛况。但在小部分关心国事的微博用户眼中,这个城市因为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被非法软禁而蒙羞,是所谓“盛世”的一个巨大污点。

10月22日至23日,第十一届全国“村长论坛”在临沂市沈泉庄村召开。13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村官齐聚临沂,躬逢其盛,参与了这场被称为中国村长“奥林匹克”的盛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发来贺信。中国扶贫基金会、农业部、山东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和临沂市领导出席会议。

和大陆的类似庆典一样,“村长论坛”醉翁之意不仅在“论”,还有“沈泉庄十大创业功臣”、“2011十大杰出村官”、“2011功勋村官大奖”等颁奖盛典,以及“谁不说俺家乡好”文艺演出等盛世华章,更有央视《新闻联播》著名主持人全程主持。在一段“感动中国”式的煽情颁奖词中,村官们被讴歌为“咱的肩膀是村官的肩膀,咱的脊梁就是党的脊梁”。“村长”们已经在公开私下的言谈中,下意识地已经以“官”自居了。

但是,和论坛宣扬的“新村官、新创造、新奉献”口号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山东当地媒体注意到,全国各地奔赴临沂的村官中,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了开车参会,其中又不乏价值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豪车。据山东青岛的“半岛网”报道,在某个入驻酒店的停车场上,仅车牌号为“888”的就有三辆,其中两辆奥迪来自浙江,一辆劳斯莱斯来自江苏。此外,还有车牌号为“777”的奥迪、 “7777”的宝马7系、“999”的奔驰和“6666”的奔驰。据报道,江苏昆山的一个村主任,为了“不丢面子”,开来了价值1200多万的房车。

如果说这就是基层治理者的气魄,那么与此相对称的,便是媒体喉舌的姿态和操守。

几乎和“村长论坛”同时进入公众视野的,还有“文化强省看山东  第七届中国网络媒体山东行”采访活动。在游历了济南、泰安、临沂、潍坊、青岛等城市之后,采访活动于10月23日“圆满落幕”。据称,来自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五大商业门户网站以及一大批地方新闻网站等60余家网络媒体及20余家山东主流传统媒体的120余名编辑记者,10月19日走访临沂,在规划展览馆的封闭空间内,参观了“文之脉、水之胜、商之兴、城之美”的“大美临沂”。

当然,记者们对临沂的印象不仅仅来自于规划展览,同时也来自于书籍印刷车间、网吧监控和沂河湖心岛上占地8000多平方米的舞台。在介绍当地成名于2009年的“文化管理体制改革”时,40800台安装了“绿坝-花季护航”的电脑,4万多个“禁止登陆反动、淫秽、迷信等不良网站”的警示牌,LCD大屏幕实时监控网吧,对娱乐场所、印刷复制企业、出版物发行单位进行全方位全时段监控,也构成了“临沂模式”的特征。

这种集体采风并不是出于媒体的主动,而是由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省政府新闻办公室、省网络文化办公室共同主办邀请各路媒体参加。而主办方所津津乐道的,是“截至23日,各媒体发表转载的消息总数为9600篇、发布微博4600条、转发数万条,整个媒体行期间各媒体发稿和转载总量近4万篇。密集的宣传报道,丰富的表现形式,极大地提升了全国网友对山东文化强省建设的关注度。”

有网友呼吁,既然已经到了山东,为什么索性不去一个叫东师古村的地方看一看?但是在这120名编辑记者中似乎没有产生任何回音,相反,“临沂的变化让人震撼!”这便是《齐鲁晚报》的大字标题。

变化固然让人震撼,但有时候,不变的东西同样让人震撼  如果它不是越变越坏的话。

近一个月来,越来越多的网民知道了一位名叫陈光诚的盲人,生活在距离豪车云集的“村长论坛”仅仅60多公里外的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在一场“探视陈光诚”的运动中,已经有几十位网友试图进入村庄和陈光诚见面,但无一例外地被暴力遣返。东师古村,成了一个让透明与真相尸骨无存的地方。

陈光诚的遭遇并不是从最近开始的。从2006年他被带走并刑事拘留开始,就有法律学者和维权律师呼吁应当“在人权和法治的原则上得以妥善解决”。然而,四年的牢狱之灾后,陈光诚最终回到了位于东师古村的家中,等待他的是监控摄像头、手机屏蔽器和强光灯,以及不知持续到何年何月的软禁生活。

这种软禁生活仿佛一个鱼饵,陈光诚夫妇挂在铁钩上无助地挣扎,而周围的凶猛鱼类逡巡其间,期待由此得到外界投放的源源不断的饲料,偶尔周围的小鱼试图突围进去,却最终变成了大鱼的额外口福。而之所以一定要把陈光诚夫妇挂在钩上,是因为外面岸上有人关注  “被国外反华势力重金收买”。最终,僵硬的意识形态和狡黠的“维稳”生意经相结合,造就了“大美临沂”下的“冻死骨”奇观。

作为中国大地上的一个样本,临沂完美地诠释了整个国家的双重面貌。在熙来攘往的盛世表面下,这个体制仍然维持着对一小部分异见人士的严密压制,甚至是严酷惩罚。这种野蛮统治,是和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同样真实的事实,但普通大众对此却所知甚少,甚至下意识地排斥真相,唯恐扰乱了幸福生活的美梦。

这是盛世繁花下面隐藏的一小块病疽,对多数人来说无关痛痒微不足道,但是面对不公保持冷漠的病症正在日渐扩散,最终像癌细胞一样深入骨髓。最近发生在佛山的“两车碾压幼儿、十八路人漠视”的悲剧,正是这种冷漠所结出的恶之花。面对自上而下 “停止冷漠”的呼吁,有人反问道,你怎么能够要求我一方面对发生在山东临沂的暴行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另一方面又要在佛山见义勇为?

这种双重面孔,是中国的,是临沂的,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