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胡佳:孤立才是中国艾滋病患者处境的真相

音频 09:40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的前夕,联合国艾滋病组织、世卫组织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公布了一份有关艾滋病的调查报告,报告在介绍了最近十多年来全球在治疗艾滋病病毒上所取得的进展的同时,也强调危机大幅度减少了预防以及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报告特别强调去年全球艾滋病感染人数为两百七十万,同1997年高峰年相比较下跌了百分之二十一。但是,在非洲以及亚洲的许多国家新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依然在不断的增加。

广告

自1985年中国发现首例艾滋病病人以来,中国艾滋病感染人数逐年上升。据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消息,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为43.4万,而世卫组织的专家则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是此一数字的一倍。而且,一年来,中国又有四万八千多人感染上艾滋病病毒,而且百分之八十二的病例属于性关系感染,而在1985年和2005年期间,性关系感染的比例仅为百分之11.6。如果说,过去在中国感染艾滋病的病人大多是由于血液感染而无辜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话,今天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则是在无知或者是懈怠的情况下被感染。也就是说,政府以及民间组织应该加强有关艾滋病知识的普及教育工作,当然,这些普及教育工作同维护艾滋病患者的正当权益是分不开的。艾滋病患者在全世界各国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尤其是在不发达国家,中国的艾滋病患者受到社会的普遍歧视是不争的事实,艾滋病患者在就业市场受到公开的歧视,有不少艾滋感染者出于胆怯、羞耻而向家人隐瞒患病事实,艾滋患者的子女往往被学校拒之门外,要改变此一现象并非一日之功,政府部门应该首当其冲。

据中国著名艾滋病活动家胡佳在推特上透露,今天有十余名在北京的艾滋病感染者计划在财政部门口展示红领巾,但是,他们被堵在距离财 政部五十米之外的一个门诊部旁。现场早已布控好了公安标志的警车五辆,便衣车辆五六辆。警察和便衣约二三十名。感染者害怕警察,而警察个体实际也害怕感染者。而政府官员们则躲在办公室。

另据武汉维权人士刘海燕在推特上透露,有民间艾滋病互助小组,主动要求跟政府合作举办艾滋病日活动,可政府不愿意。他们不想跟艾滋病人掺合在一起。

长期关注河南艾滋病感染患者的维权僧人妙觉透露说,今天是第二十个世界国际艾滋病日,河南输血卖血不幸感染的艾滋病在北京受到不同程度“和谐”和“绑架”。大多数的病人已经离开北京。她还评论说,河南的“血浆经济”风暴发生在李克强和李长春在任的时候,他 俩应该对这场“血浆经济”风暴导致的卖血和输血感染的艾滋病大面积传播负责。这两个人犯下部分种族灭绝罪的嫌疑人不但不辞职谢罪,没有丝毫丝政治道德,还勾结公权力残害艾滋病感染者。这个国家即将从流氓国家升级到垃圾大国和艾滋病大国。

曾金燕:中国的艾滋病日应该首先是血液安全问责日
的确,一说到中国的艾滋病,人们就会联想到河南艾滋病毒血浆感染事件,那些在卖血或者输血的过程上不幸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河南农民十多年来的上访活动是否有所收获。我们为此采访了河南艾滋病输血感染者李喜阁,据她介绍,目前政府已经公开提出要对河南的艾滋病患者进行赔偿,赔偿的具体数额究竟是十万元还是更多目前还在谈判,另外,政府也提出要对孤儿以及感染儿童发放每个月六百元的生活费,目前这些政策正在落实之中。她向本台表示,这同过去禁止讨论血浆事件相比较当然是一大进步,不过,当局仍然拒绝追究血液感染的责任,法院拒绝对受害者的诉状立案。

胡佳的夫人曾金燕今天在推特上写道:世界艾滋病日,最早发现中国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的王淑萍医生被逼远走海外,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80多了也不得不离开中国,后来是“爱知行动项目”(爱知行前身)创办人万延海全家流亡海外,爱知行前执行所长、 爱源发起人胡佳先是入狱,如今不得完全自由。艾滋病血液传播问责依旧是空白,世界艾滋病日,中国应当首先是血液安全问责日。

据胡佳本人透露,一周以来,他不断陪同艾滋病友到处奔波,已被国保定性为要“上措施”的依据,目前他的行动已经受到限制,无法继续陪同、保护这些既是弱势病友又是儿童父母的艾滋病 群体,他感到十分遗憾。他说,艾滋病日,孤立才是中国感染者处境的国家真相。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