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夏明:从广州机场被扣论中国民主化

音频 05:27

12月17日,台湾举行2012年总统大选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国民党、民进党和亲民党三党总统候选人二度同台交锋。这一天上午,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参观完中正纪念堂后离开台北,搭乘中华航空公司航班前往印度新德里,他的目的地是刚刚实行政教分离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不料,当他在广州白云机场转机时,被中国警察扣留了两小时,最后警察在没收其登机牌后,把他押上飞机,乘务人员面对这位特殊的客人不知所措,因没有登机牌,只好让他坐了头等舱。一日跨越台湾、中国大陆和印度,三地不同的人文景观使夏明看到了民主与专制的强烈对比。

广告

夏明教授上一次回中国是在2008年5、6月间,那时四川大地震刚刚发生,他随美国最大的电影频道HBO派出的摄制组前往家乡四川,准备拍摄一部地震科教片,但震后暴露出的中国社会矛盾改变了他们的初衷,最后制作了中国社会问题纪录片《四川的眼泪》获得了奥斯卡奖提名。就在那次拍摄中,他们被中国警察四处驱赶,最后仓促离境。

2012年新年期间,回到纽约的夏明忆及在广州发生的那一幕,感到十足的荒诞。“我进关时,警察把我的护照信息输入电脑,立刻就惊慌地站立起来,要我等他向上汇报,接着就来了两个警官把我带走,之后也说要向上汇报。我警告他们我是美国公民,要他们做事有分寸。”

当时夏明转机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两小时的扣留使波音777客机在引擎发动的情况下苦等他半个小时,但警察对航空公司的损失毫不在意。夏明曾询问警察为何扣留他,警察的回答是“你自己清楚”。但夏明对番经历此难以理解:“我在广州换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入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警察还是扣留了我。有意思的是,我进入台湾根本就不需要签证,进入印度,持的是印度政府给我的十年签证,但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公民,在中国却被扣留。”

夏明在到达新德里两天后,才等到他被扣的行李,但洗漱用具、剃须刀和睡衣睡裤等已不翼而飞。从新德里回纽约时,他不得不将机票改为经阿联酋的杜拜机场转机,在那里他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在广州被扣的经历使夏明深感非民主化的国家给人带来的恐惧和威胁,连人的基本生活也遭破坏,他相信中国甚至比其他专制体制更野蛮,因为它不惜成本地监控黑名单上成千上万的人,所造成负面影响和对经济的伤害将使中国专制政体最终面临灭顶之灾。

夏明认为,在1990年代苏东波共产党垮台后,世界60%的国家实行了民主政体,世界民主联盟形成了国际上最大的磁场,正是这个磁场导致了2011年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与此同时,中国却极力挣扎想置身于国际民主磁场之外,以高昂的代价逆其道而行之,它用大外宣给自己脸上贴金,增加军费对外恐吓,用巨额的维稳费用对内镇压,还不惜成本地拉住朝鲜这样的独裁政权。

2012年1月,夏明一改用英文著书立说的做法,在香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中文政治学专著《政治维纳斯》,论述民主和自由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以及中国人该如何拥抱民主这个政治维纳斯。他强调用中文写作才能有效地干预中国未来的政治走向,他说:“中国现在面临着历史选择的关口,中国有三种未来,一是沿着目前的执政方向滑向法西斯主义,与全世界的主流价值发生冲突,二是薄熙来和新左派力主把中国推回毛时代,并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仇视西方,第三是中国走向自由民主。”

而在现阶段,由于受到共产党政府的强压和新左派的攻击,中国民主化前景面临巨大的危机,夏明选择此刻走出书斋,为中国的民主发声。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