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观察

“乌坎经验”不应被过高估计

音频 05:20

本月初,一度发生群体抗争事件的乌坎村,在风波平息后举行村委会公开选举,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乌坎村民选举的分析评论。

广告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张华的评论称: “广东乌坎村村民真正一人一票选出自己的村委会,全程公开,还有大批外国传媒前来采访,更有独立义工在场监察,可说是迄今外界所知中国最公正的一场选举,至少比俄罗斯的公正透明,更比香港小圈子选举强于百倍。不过,很多人质疑,‘乌坎经验’与中共治国理念南辕北辙,最后能走多远呢?中共的一大特点就是‘控制’,对任何人、事,组织都要完全掌握。过去二十多年的村民自治只是徒具虚名,名义上,中共已从农村基层政权退出,不再直接委任村干部,由村民自行选出的村委会管理村务。但实际上,全国近六十万个村委会,绝大部份由镇政府或中共村支部操控。这就是乌坎村村民选出真代表后,外界对他们能否履行职责、满足村民要求,心存疑虑。事实上,北京当局及官方传媒一直没对‘乌坎选举’作出评论,以致外界对‘乌坎经验’命运不敢过份乐观。直至三月五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北京出席两会、接受外国传媒采访时,才首次就‘乌坎事件’表态。”

台湾《旺报》的 社论称:“针对乌坎选举,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说了两点,一,这不是创新,而是落实法律;二,广东方面会总结经验,用来推动村级组织的建设。这两点说得很实在,如果广东当局说到也做到,反而有着某种‘创新’的意义。”“部分媒体把乌坎村的民主选举称为大陆第一次,其实是错误的。这次乌坎村选举中出现的差额选举、秘密投票间、竞选演说等等被外界称道的作为,其实在大陆村民自治过程中早已不断出现。只不过近年来,或由于地方官员的干扰阻挠、或由于农村集体经济崩坏,村民缺少关心村务的动力、甚或由于恶势力把持、贿选等情况,村民自治出现停滞倒退。现在,一方面是乌坎村民透过实践法定的民主权利来维权,一方面是广东当局宣示落实法律的诚意,我们当然希望能带动大陆新一波的、真正村民当家作主的村民自治热潮,甚至进而推动下一步的政治改革,若能如此,乌坎选举就有了新时代的新意义。”“我们深盼乌坎村民和广东当局都能体察到乌坎民主实践对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重要意义,能够汲取过去的经验教训,让真正的村民自治、村务公开在乌坎生根、发展,从而辐射到全大陆,带动民主政治的健全成长。”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甚么救世主,乌坎村民从抗争到重选,不靠神仙皇帝,不靠官僚施舍,不靠命运安排,全靠自己救自己。如果不是数千村民勇敢地站出来,如果不是有组织地、长时间地展开大规模抗争活动,一个小小的乌坎村怎么可能成功迫使广东省当局让步?乌坎村民又怎么可能收回被贪官盗卖的土地?评价乌坎民主选举,一方面应该肯定其意义不同凡响,但另一方面也要清醒地看到,中国民主如漫漫长夜,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事实上,乌坎毕竟只是一个小小村落,其民主经验只是特例,示范作用有限,所以不应被过高估计。就在乌坎选举同一天,全国政协发言人赵启正强调,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在现有制度的框架内进行,不会参照西方和台湾模式。由此可见,乌坎民主胜利会否成为吹响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号角,目前言之尚早。但不管怎么样,乌坎民主胜利,总算是漫漫长夜里的一点火光,火不灭,心不死,只要继续争取,中国人迟早会见到光明。”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