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张健谈2012年的“六四穿黑衫行动”

音频 11:27

今年六月四日是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二十三周年,由于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让今年的“六四”更加敏感,就在“六四”二十三周年之际,本台采访了居住在巴黎,曾经参加过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张建先生。他介绍了今年纪念活动的主要内容和方式。

广告

张健: 对于中国的未来,我们都会有很美好的向往,对于我们这些已经为六四流亡了二十几年的学生来说,还有在国内外二十几年都在纪念六四的朋友们来说,我们还会继续纪念,今年我们所推动的是一个网络2.0的纪念方式,就是通过我们的互联网,群发系统和在AC台湾版的语音平台,还有国内的AS新浪UC等大型的语音平台,我们和国内外的朋友同时透过互联网来一起纪念“六四”死难的同学,所不同的是我们这一次有一个所谓的“六四穿黑衫行动”,在国内叫“五月三十五日穿黑衫的行动”。这次活动有我们民阵在美国,欧洲,日本和泰国等地的朋友,在国内我们确定的就有二十多个省市和地区的朋友们,包括台湾和其他地区的一些朋友都决定在这一天穿上黑色的衣服走到当地的政府和其他的地方,黑色的衣服上不需要写上什么样的字 ,但不管你是上班,还是散步,还是在家里,电脑前,只要那一天穿上黑色的衣服来纪念“六四”,表达他们的心情,我觉得这种纪念的方式危险的程度应该是可以预估的,现在很多人都在推动这个事情。

国内的人可以穿一件黑衫,也没有限制在一个特别的地方,也不需要有什么特别的方式,喊什么特别的口号。我们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在那一天穿上黑衫去参加就可以了,实际上这个创意来自埃及茉莉花革命的时候的一个活动。当他们在Facebook上的一个伙伴被打死的时候,他们就约定在同一个时间大家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在尼罗河上的一个场地上面对东方站立,当时许多人还有畏惧的感觉。但是最后有几千人穿着黑衣,面对东方站立,大家彼此相望,没有说什么,但大家都知道在那一刻在干什么。他们战胜了恐惧,也纪念和表达了他们的感情。我们现在国内外的朋友们都在推动这个事情,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不少消息,对中国未来的政局也有不少期待,我想我们期望中国发生改变的时候,就必须给这个社会一定的压力和强有力的表示,就是说中国必须要改变,“六四”必须 要证明,只有正视历史才能面对未来,这个国家才能向前走。

法广:在巴黎,环境比较自由,有些什么纪念六四的活动吗?

张健:6月3日的时候,我们在巴黎20区有一个纪念活动,巴黎20区Ganbetta那个地方有个公园,巴黎20区的区政府23年前在那里立了一个纪念牌,纪念六四。每年都有朋友去那里献花,今年我们也要去那里献花。另外,像往年一样,在巴黎的人权广场也要在6月3日下午举行六四纪念活动。现在在巴黎有一个新的华人网络电台,我会在6月3日下午1点到2点期间,在这个网络电台上和包括国内朋友在内的华人朋友们纪念六四。在网络上,我们都有网名,在那一刻,你会看到我们成千上万的人穿着黑衫马甲,上面写着 “六四黑衫某某某”,或者“六四黑衫军某某某”。

法广:请介绍一下你们的语音平台怎么使用?

张健:我们的语音平台主要是ASPIC和新浪,用的最多的是台湾版的UCAC语音软件。本来这些是游戏的语音软件,让玩游戏的人在私下里交流,我们利用这些语音软件突破封锁的功能,让大家形成集群,有的一个房间有二三百人,有的有三四百人。像柴玲,王丹,封从德等人都在这样的平台上进行演讲,最多一个语音平台超过三千人。只需要下载AC语音软件,然后到我的房间“25317069”,就可以找到我。当然我们有时也会受到封锁,但是他封锁一个,我们可以建立100个,所以自由总会为自己找到一个出口。×

法广:你们的语音平台已经运转了一段时间了吧?

张健:已经运转7年了,我们已经使用中国的一些简单的语音平台和在中国的朋友们最直观的交流,讨论和谈各种话题。我们可以一起唱歌,放“天安门的兄弟”,唱“历史的伤口”等等。也可以用视频放六四的节目,但估计只能放一两个小时,他们就会有人来关闭。今天互联网已经很进步了,除非他关闭所有的电脑,这他做不到。我们还 可以开很多的“房间”,无数个。因为许多人没有机会了解六四,我们可以通过语音软件放大批的语音节目,包括我们每天早上都放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节目,还有其他电台的节目,许多朋友透过这个语音平台畅通地了解许多信息。六四那天,我们会安排一些朋友唱歌,朗诵自己的诗歌,表达自己的感情。这种直观性使我们海内外的距离是零距离。就是我和电脑之间的距离,产生很大的力量。

法广:最近中国发生了不少让人热议的事件,你们的平台是不是很受欢迎?

张健:是的,对于薄熙来事件和六四问题的讨论,有时最高峰参加的达到600多人,有几十个 “房间”。同样在网络上也有左派的“房间”,有些是挺薄熙来,拥护毛泽东的,但他们在六四这个问题上,看法和我们是一致的。都认为不应该屠杀学生,不应该镇压人民的运动。在纪念六四的时候,一些“毛左派”也会和我们一起纪念,唱一些歌曲,尽管我们并不喜欢他们的歌曲。

网上的打压还是很严重的,有些年轻学生在发“5月35日穿黑衫”时被国保警察叫去“喝茶”,但他们还是觉得有意义。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愿意参加到纪念六四的活动中,这是我最感欣慰的。
 

请点击收听本次采访的全部内容。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