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解放军报》六四伤口撒盐 再批“敌对势力离间党军关系”

音频 05:53

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晚会继续笼罩在悲情气氛中时,大陆军方喉舌、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选择于“六四”当天在头版发表文章《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继续表态支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时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观念,甚至提高到“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高度。

广告

每逢“六四”周年,都是“天安门母亲”等受难者家属的心碎之日,也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每年一度的哀悼日。和往年一样,中国大陆各地在严防死守、草木皆兵的气氛中度过了“六四”23周年,纸媒基本被控制到滴水不漏地步,而此前被视为言论自由度最大的微博,也见识到前所未有的屏蔽、禁言、删帖和封号力度,不仅相关敏感词被大量删除,连蜡烛图标都被禁止使用,以致表面上看一派祥和,几乎没有任何敏感内容,发言者只能以极为委婉的方式,间接表达缅怀之情。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晚会继续笼罩在悲情气氛中时,大陆军方喉舌、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选择于“六四”当天在头版发表文章《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继续表态支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时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观念,甚至提高到“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高度。

《解放军报》文章秉持“党指挥枪”的传统论调,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和治军的根本原则、制度和永远不变的军魂,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但是,和此前同类宣传相比,六四当天的这篇文章调门更有所升高,以攻击性的语气称“随着党的十八大临近,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愈加尖锐复杂,国内外敌对势力蠢蠢欲动,乘机进行破坏和捣乱,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并把我军作为重点目标,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同时重申“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想观念,深扎听党指挥的思想根子”。

值得关注之处在于,虽然近期《解放军报》发表多篇调门强硬的文章,但六四当天这一关于“敌对势力妄图离间党和军队关系”的论断,此前并不多见。这一强硬表态显示出,此前备受官方攻击的“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国家化”的诉求,似乎已经不仅仅是“错误思想观念”的认识问题,而上升到“勾结境外势力”、“离间党军关系”的敌我矛盾高度。换言之,这一问题已经超出了通过辩论、说服、教育来解决的程度,必要时可以诉诸于专政手段来解决。

对于民间舆论而言,这一强硬表态也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在自由派媒体和学者群体中,持“军队国家化”观点的人士并不在少数,虽然目前这一话题尚未在网络上遭到完全封杀,但在军方调门提高之际,言论空间有进一步缩小的可能。

在1989年以暴力手段镇压学生运动之后,军队内部一直潜伏着反省思潮,认为军队向学生开枪已经成为难以除去的历史污点,而六四悲剧的制度根源,在于军队的党派化,使得本应抵御外敌的军队被用来解决内部政治纷争。而“平反六四”与“军队国家化”形成表里关系,呼吁前者必然导致后者。正因此,中共正统意识形态对“军队国家化”思潮在军内的走势始终保持警惕。

长期以来,中共军方内部的分歧与争论始终不为人所知,因此面对反对“军队国家化”宣传,并没有清晰明确的“假想敌”。2012年2月,有传言指副总参谋长章沁生因相关言论被停职,但并无可靠消息证实。相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等军方高层频频强调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而被认为是军队中具有新思维的新生代人物刘亚洲中将,也于今年4月在正统刊物《求是》上发表文章,表态称“无条件听党指挥是我军最重要政治纪律”。

自2011年以来,军方宣传部门反对“军队国家化”的调门有逐渐升高趋势,2012年3月,军队内部在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3月19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各项建设首位》,提出“每逢党和国家面临大事,国内外敌对势力总会借机兴风作浪,社会上噪音杂音也会明显增多”。5月15日,刘焕民少将刊文称“国际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一刻也没有松懈”、“‘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的鼓噪声不绝于耳,必须深刻认清这些错误言论背后的阴谋”。

“六四”当天的《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是中国军方和武警部队近日开展的“赞颂科学发展成就、忠实履行历史使命”宣传报道活动的产物。作为惯例,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这样重大政治活动之前,军方将进行为期数月的政治宣传教育活动。五年前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军队和武警同样发动了“赞颂新成就、履行新使命、迎接十七大”的宣传教育活动。5月31日,总政治部在北京召开了相关主题工作部署会,后续步骤将于6月上旬陆续展开,以此作为军队迎接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动员。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