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人与社会

《墓碑》法文版问世 作者杨继绳或遭监控

音频 12:39
杨继绳的《墓碑》法文版“Stèles ”2012年9月13日出版
杨继绳的《墓碑》法文版“Stèles ”2012年9月13日出版 照片杨继绳授权

杨继绳的历史巨著《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的法文版(Steles)今年9月13日由法国塞伊(SEUIL)出版社推出。出版社介绍:这是一位中国知识分子在十多年的实地调查和数千页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之上,对中共政权在1958-1961年造成的大饥荒所作的最全面的历史记录。法新社:《墓碑》是对毛统治下的中国大饥荒的一个令人恐怖的调查,3600万中国人在共产制度引发的人类史上最大饥荒中饿死。杨继绳先生向法广表示:这不仅是中国的一场灾难,也是人类的一场灾难。这样的教训不仅中国人需要总结,全人类都需要总结,为以后永远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

广告

《墓碑》中文版2008年由香港天地出版社出版后在中国大陆一直遭禁。《墓碑》日文版和德文版已经出版,英文版即将问世。杨继绳原是中国新华社高级记者,退休后担任《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目前杨继绳先生似乎受到监控和压力,在接受本台专访时,他的电话一度被切断,杨先生后来承认他受到压力已是“常态”。下面是专访:

法广:《墓碑》法文版今年9月13日在法国问世,您有什么话想说吗?

杨继绳:对我的书翻译成法文版,能够跟法国的读者见面,我非常高兴。希望法国读者对我的书提出批评,能够理解我书中的内容。

法广:书中讲到60年代中共极权制下的大饥荒饿死3600百万人,几乎相当于法国总人口的一半,很让法国读者震惊,您希望法国读者从书中看到什么信息?

杨继绳:看到当时中国的极权制度之下,几千万人在3、4年内就消失了,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在气象比较正常的年景下,就消失了。这么一个重大的事件,希望法国读者了解这个事件是怎么发生的,这个事件当时的状况怎么样,书中做了比较详细的介绍。

法广: 谈谈《墓碑》英文版的情况?

杨继绳:英文版在北美由纽约一个出版社10月份出版,在英联邦国家由英国企鹅出版社在11月份出版。

武汉将《墓碑》当作黄色书籍收缴

法广:2008年墓碑中文版在香港出版,现在这本书在中国还是禁书吗?

杨继绳:当然在国内是不能出版的。在香港出版后,现在已印了9版,虽然海关严密检查,禁止带入内地,但80%的书都是进入了内地的。海关查到就没收了,但没收后,人家过去(香港)再买一本。海关阻挡不了读者对这本书的需求。内地有些地方,比如武汉市教育局下通知,要求当作黄色书籍收缴,但老百姓不管这一套。除了大量正版书籍之外,国内盗版书到处都是,像新疆、云南等地的偏僻小城市:新疆的克拉玛依,石河子,甘肃的白银市,湖北的黄石,还有昆明,都有盗版书卖。有人估计盗版书可能不下10万册。我也买了上百本盗版书送朋友。有朋友要,没办法。

杨继绳的电话突然被切断

法广 : 您现在还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担任副社长吗?

杨继绳:对。

法广: 您最近受到什么控制和压力?

杨继绳:这本书2008年出版以后到没有什么压力。除了国内不让传播以外,这个书没有什么压力。我做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独立研究,力图在著作中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有自己的看法见解,这个见解不一定和主流一致,也没有打压的理由,所以我不……

此时杨继绳电话突然被切断…呼叫不应。重新接通电话后,为完成这次采访,我们商定避谈敏感话题。

实事求是 追求真理

法广:刚才您讲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您表达的意见和主流不一样,您还想继续这个话题吗?

杨继绳:我也不是有意的不一样。我也不是左派,也谈不上是右派,我就是实事求是派吧。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独立思考,独立表达自己的看法。我当然是要这么做。追求真理是我终生持之不已的一个追求。

法广:《墓碑》法文版出来后,法新社也发了稿子,法国媒体也介绍了这本书,强调您的墓碑有几层意思,是给谁立碑?

杨继绳:为什么书名叫“墓碑”呢?有4层意思:第一层意思,为1959年春天我死去的父亲立一个墓碑,因为他是饿死的。第二,为3600万中国饿死的农民立一个墓碑。第三,为造成饥荒的制度和政策立一个墓碑,埋葬这个不合理的制度和政策。第四,因为写这本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果险遭不测,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所以第四个意思就是我什么也不怕,豁出来了吧。

不做臣民 做公民

法广:您网易博客上写着:要“人”不要“民”,请解释这句话?

杨继绳:在中国,“人民”这个词儿是用的频率最高。几乎每天每个月,所有的报纸、杂志、书刊、电视、广播,都不断地出现用“人民”这个词儿。还有人民日报、人民文学、人民邮电、人民医院...等等。“人民”是个集合词。这一集合,生命的个体就消失了。“人民”是个抽象词,这一抽象,把生命、个体、人权都抽没有了。所以我说,哪里“人民”叫得最响,哪里人权状况就最差。“民”字在中国古代是一个不好的词儿。是奴隶,这样一个受迫害的词儿。所以我要“人”不要“民”。人是一个独立自然人,是个公民。而人民是臣民。中国要进步,要发展,就要去掉臣民,把“臣民”变成“公民”。所以我说,要“人”不要“民”,要公民不要臣民。

法广:十八大是中共权力交接的一次会议,您对中共新领导人有什么希望吗?

杨继绳:当然我希望他们推进中国进步,推进中国政治进步,经济现代化,社会公平。现在中国社会矛盾很多,希望十八大产生的新领导班子上台以后,能够更好的解决当前面临的各种尖锐的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公平,保证经济发展。当然,要解决当前的社会矛盾,最重要的还是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把当前的“权力市场经济”体制,变成“民主制度下的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

希望中国新领导层放宽言论自由

法广:对于言论自由,您有什么期待吗?

杨继绳:宪法第35条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我希望第35条能够变成现实,对报刊和网络更放宽一些。毕竟是有言论自由以后,很多东西可以见阳光。特别是腐败问题,如果真正有言论自由,是可以制约腐败的很重要方面。有了言论自由,公民就有更多参与政治的条件,对民主化是一个促进。当然我希望言论放得更开一些,限制更少一些。

法广: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倒台后,您认为中国还有走回文革极权的可能性吗?

杨继绳:这个可能性是有,我觉得很小。因为中国人再不愿意走回头路了。即使各个别人有些想法,估计也实施不了,薄熙来就是一个例子吧。我觉得可能性很小,但是文化革命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毛泽东的一句话:“资产阶级就在党内。”要整党内走资派。老百姓的理解是,“坏事坏人就在党内”,“腐败就在党内”,“中国的问题就在党内”。如果有人举起反对党内腐败的旗子,这个还是很有号召力的。但反腐败不能用文革那种办法,通过阶级斗争的方式把大批干部打倒。是要在法律的阳光下搞反腐败。从根本上说,解决腐败问题主要是建立一整套制衡权力的制度,即民主制度。

中国矛盾多前景难测

法广:胡温政权交接后,您对中共未来政权走向有什么预测?

杨继绳:这个很难预测。因为中国现在国际国内矛盾很多… ….不好预测。但我只是有个良好的期待,希望中国走的更好,社会更公平,经济更发达,老百姓生活过的日子更好一些。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还有很多各种因素在起作用,也跟新的领导班子的智慧、魄力、才能有关系,也跟他们将来面对的形势有关。我们不仅希望他们应该做什么,还要看他们能够做什么。

估计10年后《墓碑》在中国解禁

法广:您有没有期盼着《墓碑》这本书能够在中国解禁?

杨继绳:当然我的书是写中国的事情,当然我的读者应该主要是在中国了。虽然大量的盗版还能看到,我希望我的书能够正式在国内出版。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估计近几年不可能,我估计10年以后在中国可能会出版的。

我希望让中国老百姓都能看这个书,再也不要重复过去的灾难。

--------------

《人与社会》结语:

目前在狱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08年读完杨继绳的《墓碑》后写道:“这块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的“墓碑” 由80万个汉字建成,每个字都在血泪中浸泡过,以翔实而丰富的资料和亲临历史现场的调查,记述了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并重点记录了最为惨烈的12个省的人祸,可谓再现了史无前例之人祸的全景图。 再次感谢杨继绳先生,当中国的土地上还不允许为几千万冤魂建造墓碑之时,你用史家的良知和忠实记录历史,你用心为将来的墓碑奠基。”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