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洛桑尼玛谈藏传佛教与文成公主

音频 11:22
Cung Potala tại thủ phủ Lasha-Tây Tạng.
Cung Potala tại thủ phủ Lasha-Tây Tạng. 路透社REUTERS/Claro Cortes

被归属于大乘佛教的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并称佛教三大地理体系。近代大乘佛教中很多宗派也都受到藏传佛教喇嘛上师的影响。格鲁派则是当前藏传佛教中影响最大的派系分支,大家时常听到的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也都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活佛。哪格鲁派有何特点?当前藏人如何看待文成公主入藏这段历史?就此,我们一起听听藏人学者洛桑尼玛的解释。

广告

洛桑尼玛:“以佛教戒律为重的一个宗派叫格鲁派。它的意思是在显宗方面所需要的。显宗就是佛法讲的所有的经典,在达到很完善的情况下、掌握知识很透彻的情况下才有资格去修行密法。这样就能修行的很稳固,就能达到预想的成果。不然就会走错路。这是格鲁派的修行方式。因此,现在整个藏传佛教体系里,格鲁派是近代宗教改革家宗喀巴大师创立的一个派别。他所提倡的这个派别在律宗上,就是戒律上特别森严。在学术上讲究特别严格。从而使这个派别逐渐的壮大,成了现今藏传佛教最大的一个派别。”

 记者:为何汉人把格鲁派称之黄教,又把其他派称之白教、红教,这样的区别有道理吗?
洛桑尼玛:“这是完全错误的一个概念。比如,藏传佛教各派别,还有藏传佛教各教派。教派就成了两个不同的宗教。所以说,藏传佛教是一个教有不同派别。有人叫喇嘛教。喇嘛教是什么?喇嘛在藏语中讲的是灵魂的师傅、灵魂的上师,最普通的讲法是老师…,这是对自己开智上师的一种称谓。所以,把藏传佛教称之为喇嘛教是错误的。还有黄教,因为穿黄色的袈裟、黄色的僧帽,就称之为黄教,那是完全错误的概念。还有说黑教,也就是苯教、西藏原始宗教,著黑色深装称之黑教;还有红教,藏族僧侣就穿红色袈裟,白教就是穿白色,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概念。”

记者:那藏传佛教不同派系是否确实穿着不同的服装呢?
洛桑尼玛:“比如像瑜伽士。比如像密宗方面侧重于即生成佛、以密法为重的瑜伽士。他们的服装,比如噶举派,即有印度密宗大师他们的服饰风范,也有藏人的特色。格鲁派的身装即有纪念汉传佛教禅宗高僧的意味,也有藏人特殊的高原服装的内涵。他们的僧袍或穿着方式都有佛教的象征意义。因此,这完全是通过佛法象征物为吉祥象征物来设计的服装。”

记者:这种色彩上的象征或者服饰的象征是否也意味了修行者的层次高低呢?
洛桑尼玛:“对!比如瑜伽士进行了三年的长期修行,他穿着的服饰就不一样。这有个等级。比如像格鲁派,考取葛西学位的人所穿的袈裟坎肩里头镶黄色,表现出僧人智慧的不同、智慧的高低。佛教里面没有讲僧人有阶级之分,但讲究学问的高低。如同汉传佛教中的主持、管理僧人起居的僧官有不同的服饰。这在藏传佛教中也有。”

记者:哪不同派系所修的佛是否一样呢?
洛桑尼玛:“佛都是一样的。只要是佛教,不管是藏传还是汉传或南传,还有上座部佛教即小乘佛教,佛都一样。都修共同的佛,都以释迦牟尼为主要的佛法开创者,但修行方式有所不同。小乘佛教修行阿罗汉的境界,就是以解脱自我的痛苦为重。与大乘佛教特点的区别是:大乘佛教不仅要自己解脱,还要去拯救其他众生。所以,发的愿就不一样…。大乘佛教是为了所有众生而修行,而小乘佛法则是为了摆脱自己的痛苦和苦难,但它没有达到菩萨的境界,去拯救别的生灵。所以,修行方式上,具体的法行和法门层出不穷,特别深奥、复杂。”

记者:您觉得藏人现在如何看待文成公主入藏这段历史呢?
洛桑尼玛:“文成公主入藏这段历史。自文成公主在唐朝进入吐蕃以来,当时的吐蕃王朝,藏人在政治上处于表现吐蕃国实力。比如,唐朝与吐蕃进行了一对一的战争,双方打成平手。吐蕃也借此显示了它的战争力量。它想与唐朝这样一个强国建立姻亲关系,使当时的国际上有强强联姻的效应。所以,当时这样的联姻我们不能说没有政治目的。是有政治目的,但不是共产党现在所宣传的那样,唐朝以后汉藏就合为一家人了。还没有到那个高度。藏族人到现在为止都认为,文成公主是一位像菩萨一样的度母。她是白度母的化身。为什么这么认为?原因是她带来了佛法的一些重要经典,还有一些重要的佛法象征物等,使藏人开始对佛法有了一定的认识。不过,这不仅在文成公主时期,在她之前赤尊公主(尼泊尔)也带来了重要的佛法传承物。当时对佛法的了解还没有大众化。原因是吐蕃贵族当中,藏人的原始宗教苯教实力雄厚。只是国王,比如松赞干布对所有的外来文明都感兴趣。而且,他也亲自研究。所以说,由于他的威望,贵族也不敢太多干涉他的学习与修行。所以说,当时佛法在西藏也只限于皇室家族范围,还有一些开明的重臣范围内。因此,虽然当时建造了西藏历史上第一座佛堂,比如大昭寺和小昭寺。但还是佛堂的概念,因为没有僧人,所以还不是寺庙。西藏的第一个寺庙不是在松赞干布时期。松赞干布他对佛法感兴趣,自己也修行,但是佛教当时还没有广泛到民众之中。所以,当时的老百姓认为,松赞干布和他的祖父都是天神之子,因此,他的家眷、亲眷和妃子也一定很尊贵。这是肯定的。后来,在佛法不断昌盛以后,大家也就肯定了文成公主,尤其是文成公主带来的佛像,到现在为止还是藏族人民最尊贵的至宝。鉴于吐蕃人后来对佛教的认识,认为佛法是特别深奥的哲学,是一种让灵魂极善极美的哲学。在此基础上,大家也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感恩心态。就认为她是神,而不是一位普通的人。尤其因为文成公主也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徒。所以,大部分藏人认为,松赞干布在他后期成就了观音菩萨的道。他也就完全成了观音菩萨的化身。就是说,他与观音菩萨一样,没有分别了。这不仅只是藏族这么说,因为在西域的龟兹、于阗这些古老的佛教国家,在它们国土上佛法还没有灭亡时期,就流传着一个故事。这个预言说,在南部雪域之地,会有一个观音菩萨的国王诞生。到那时,佛法就会有一个避难之地,让佛法不断发扬的场所。当时有这样的历史记载。因此,藏人把它神圣化。一个是因为他们在宗教上的成就,二是因为藏人对松赞干布和他的妃子为佛法所付出的贡献的感情。所以,藏人没有认为文成公主是为了汉藏和亲这一政治目的到西藏而成为藏人的伟大人物。不是这样的。藏族人认为,她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菩萨般人物。她诞生到人世间,帮助松赞干布弘扬佛法。还有赤尊公主一起弘扬佛法。藏人认为她是菩萨的化身,白度母的化身;赤尊公主则是绿度母化身。”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