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寻找戏言18而被失踪的星河舰队

音频 06:18

中共十八大谢幕,习近平成为中国新领袖,在官员们弹冠相庆的时刻,十八大也诞生了或许是第一个因言获罪的受害者。他的笔名叫星河舰队,真名翟小兵,北大文学系先秦文学专业毕业,曾为媒体人。这位颇具想象力的推友突然被失踪,媒体人北风遂发起“关于呼吁北京警方切勿小题大作立即释放网友星河舰队的连署”。呼吁一经发出,海内外踊跃响应。

广告

据推特网友刘艳萍介绍:星河舰队失踪多日后,11月16日,她获知星河在11月7日上午被公安局从北京密云家里带走并刑事拘留。所谓理由据说是他发出的一条推文“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原来,这条11月5日下午2时10分推出的类似新电影广告的信息说:“死神来了,即将上映。大会堂突然倒塌,正在开会的2000多人只有7人幸免,事后却又有一人离奇死亡。是上帝的游戏,还是死神的怒火,神秘数字18怎样开启地狱之门?11月8日全球院线震撼登场!”。其中18虽与十八大吻合、2000多人虽与出席十八大的代表数字暗合、七人虽然暗示七常委,但顶多也只是一条颇有灵感的黑色幽默。用中国近来流行的话说,就是恶搞式的开玩笑而已,看后或能让你会意,或者莞尔一笑,或者不以为然。只是虚构,是想象,哪能看得出散布恐慌吓走人的意思,更与散布虚假恐怖信息扯不上边。

签名书发起者据此认定,这样的指控是荒谬的。希望警方切勿小题大作,以莫须有的方式对普通公众的言论自由加以限制和迫害。

签名信发出后,响应者众多,比较知名的有何清涟、艾未未、胡佳、野渡、王力雄,蔡咏梅、王荔蕻。署名者中还有一位叫王译的。在署名后留言说:“放人,废除文字狱”。大家可能还记得,这位王译就是河南维权人士程建萍女士,2010年10月17日,时值反日浪潮澎湃,一时愤怒,转发了一个呼吁“愤青”砸世博园中日本馆的帖子。更在转发时在帖子前加了一句“愤青们冲啊!快去砸”。这位年轻女子为此被新乡市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判处劳教一年。据说出来后,到现在都受到监视,不能够与无锡的男友结婚。

再来看看其他署名者的部分留言。王力雄写道:“如果这也算恐怖信息,我会因为『黄祸』被抓一千次”。胡佳说:“杯弓蛇影,草木皆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这样给星河定罪,则十八大的党国维稳笑话又开始第二季”。一个名叫赵晓辉的民工写道:“你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竟然恐怖幽默,你不仅无趣,而且是无能,我害怕你什么?”王鹏会写道:“如此防民之口,必然决堤崩溃”! 有一个叫Z.GAO的写到:“如果你们判无罪的人有罪,那么,明天站在被告席上的就是你们”!

其实,国外舆论也注意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中共十八大是第一个在微博时代召开的党代会。在新闻不自由,网络受控的情况下,微博、推文、甚至微信都是中国人可以用寥寥几语,简洁快速抒发自己意见的工具。此类文字短小,表达好了显得机智、活泼,幽默、寓讽刺与奉劝于一体。法国世界报就注意到十八大开幕之日有一个叫雯小花写的短信:“美国大选,最后一刻才知道奥巴马获胜,罗姆尼还表示祝贺! 中国大选,一年前就知道输赢,输的全家都被关牢里了”! 该报还引述了其它几篇短文。比如刘建伟转发的微博说:“他们常说,中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世界22%的人口。自以为很NB。其实…最最NB的是以全球22%的人口,养活了全球50%的公务员。。。更NB的是:两千来人,代表了十三亿人的一切”! 还有一个叫钱文忠的,短文写的漫不经心,似在忠告:“大会期间,本应在家认真收听收听,但有工作,只能坐上开往北京的高铁。安检查验比平时严多了。按说开大会是大喜事、大好事、更应让大家身心舒服、喜气洋洋。可如此安检,是否有点过?安检员劳累,脸色、语气、态度难免不好,这样岂不容易让大家由喜转怒、由幸福转不满”?

被压制、控制、或者不为公共场合所熟悉的中国当代人的喜怒哀乐,现在正被这些短短的文字揭发出来。这些言语,其实当局若有点胸襟,有点宽容,看后顶多一笑,不以为然。或有心者看后,引起思虑,改进工作更好。看过西方电视广播中无所不在的政治讽刺小品的人,那种辛辣和尖锐,政客听后自然内心不悦,还得表现大度,从没听说有一个说小品的被抓了进去。

媒体人北风在签署声明中也表达了这种意思,他呼吁北京当局“特别是不要在‘十八大’刚开完的时候毁灭公众对新执政层的期待”。可见呼吁者是在忠告,期望当局不再在星河舰队一类的事上重蹈覆辙,让被失踪者重获自由。广开言路,让民众看到光明。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