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舆论看中国

法国记者采访青海藏区自焚者家属

音频 07:02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12月3日联合下发了《关于依法办理藏区自焚案件的意见》,意见指出近期在藏区发生的自焚案件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连,有预谋有组织策划的重大恶性案件,声称将对策划、煽动他人实施自焚的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对在公共场所自焚行为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那么,藏人自焚究竟是受他人煽动教唆还是出于他们本人的意愿?

广告

虽然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了发生自焚事件的藏区,法国《新观察家》周刊驻京记者高洁近日得以潜入青海藏区,采访了11月15日在同仁县扎毛乡果戈(音译)村的村庙堂中点火自焚身亡的23岁的当增卓玛的父母,使外界对这些将自己作为火炬点燃的藏人们多了一些了解。

《新观察家》周刊这篇报道文章的标题是西藏:肃静,有人正在死去。文章的副标题是: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就有九十多位藏人自焚,其中十一人在青海,他们必须以生命来捍卫自己的语言,文化和宗教。

记者讲述了前往青海藏区采访的经过,当增卓玛所居住的果戈村离同仁县城相距40公里,但是,记者必须等到天黑以后,才得以悄悄地潜入村庄,采访到当增卓玛的父母。照片上穿着红色皮夹克,佩戴着珍珠项链,头发整齐得盘在头上的当增卓玛看上去象一位赶时髦的年轻人,与那些衣着破旧,走一步磕一个头的佛教徒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然而,11月15日,趁着她的父母去邻村的时机,她在村里的庙堂中用从摩托车里偷来的汽油点燃了自己,是她的一位朋友在事后发现了她已经烧焦的尸体。

当增卓玛是一个富裕的牧民的女儿,父亲曾经是村长,悲痛使当增卓玛的母亲说不出话来。她的父亲用沙哑的嗓子这样介绍说,当增卓玛曾经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她在学校里学习过中文,也十分喜欢同父母一起出门旅游。父亲记得她在自焚前几天,一篇又一篇的倾听顿格伦dunglen歌曲的录音带。《新观察家》周刊记者介绍说,這些歌曲一般都很緩慢,忧伤,令人入迷,歌手一般都是一些年轻的藏人,歌曲的主题大多是远离精神领袖的藏民的痛苦以及为雪国而牺牲的烈士们的光荣。多名演唱顿格伦歌曲的歌手因被指控煽动分裂主义而遭到当局的逮捕。高洁提问道:当增卓玛是否真是因为受到歌曲中英雄主义的激励才自焚身亡?她在自焚前有没有同其他九十多名藏人一样高喊这样的口号?达赖喇嘛万岁!西藏人民自由!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为了防止自焚事件再度发生,当局采取步步设岗,层层封锁的高压措施,尽管如此,当增卓玛自焚的消息在当天就传遍了全世界,从她家灵堂中堆满如山的礼物中可以看出,来她家祭奠的人数不胜数。这些礼物除了许多包的茶叶以及达赖喇嘛的照片之外,还罕见地出现了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的头像。记者评论说,看来藏人已经将宗教信仰与民族前途联系在一起。

同仁县的一名地方政府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 扎西冒着极大的风险接受了法国记者的采访。他说,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藏人的参政意识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要捍卫藏族的语言。任何对藏语教育不利的措施就会引发几千名中学生的示威抗议,这些学生们面对满街的荷枪实弹的士兵丝毫也不会畏惧。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几乎巴不得与当局发生正面的冲突。不过,扎西本人也不得不每两天轮流做十二个小时的监视工作,工作的内容就是坐在一辆汽车内监视外界发生的一切。扎西向记者讲述了一个目前在藏区盛传的故事。讲的是一个青海省的一名高官到访一个发生自焚事件的乡村,这名高官问村民:“我应该做什么才能够阻止类似的可怕事件再度发生?”村民们一致回答说:“给我们真正的自由和自治”。这名高官为难地回答说:“这 …….就是北京也不可能给你们这些。除了这些,我还能为你们做什么?”村民们失望地表示:“谢谢,别的我们什么都不需要”。

对自己民族的前途以及文化的危机感在藏族的精英阶层也同样能够感觉到,高洁评论说,北京多年来一直声称要保护少数民族文化,但是,最近几年来,政府的政策似乎正在走向加速将藏人汉化的方向。在青海省的省府西宁,记者走访了一些在大学、出版社以及媒体工作的藏民,西宁的中小学中根本没有双语学校,一名母亲绝望地表示:她的大女儿已经全盘汉化,为了避免小女儿走上同一条道路,她将女儿寄养到有双语学校的乡下,但是,青海省最近刚出台新政策,双语学校毕业的高中生中只有21%的学生可以入高校深造,而汉语学校的毕业生的入学率却为95% 。她说,北京这不是明摆着要扼杀藏人的文化吗?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民族。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