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无国界记者:最大的网民监狱-中国

音频 05:44

“无国界记者”组织周三(1月30日)发布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从芬兰到厄立特里亚,从荷兰到朝鲜,从挪威到土库曼,“无国界记者”对全球179个国家的新闻自由指数逐一进行了评估。随着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等抗议运动, “无国界记者”世界新闻自由榜的排名曾出现较大变化。两年后的今天,同一排行榜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列序。 

广告

最新榜单显现:大多数国家的排名变化不再与政治情势密切相关,更多地反映出各国政府对媒体自由表现出的中、长期的态度和意图。去年位列榜首的三个欧洲国家(芬兰、荷兰和挪威),今年继续保持优势,仍然为全球最尊重媒体自由的国家。而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三个国家则分别是:土库曼、朝鲜和厄立特里亚。

这份排行榜的排列依据,以“多元化、媒体自由、环境和自我审查的概念、法律框架、透明度以及信息的基础设施”等六项标准为准则,对各国在媒体自由方面的表现进行从0到100分的评判。0分表明:媒体自由方面的“情况理想”。

根据这一方法,在“无国界记者”公布的榜单中,欧洲综合排名最高,获17,5分,美洲获30分,非洲得分34,3,亚太地区的分数为42,2分,俄国和前苏联得分45,3,但中东和北非地区,尽管历经阿拉伯之春的社会政治变革,却仍以48,5分的结果排在最后。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有大量记者殉职,还有许多网民死于信息生产和传播过程中。根据“无国界记者”的有年度记录以来的统计,对记者而言,2012年是最为致命的一年。

亚洲国家在媒体自由方面的表现令人堪忧。只有三个亚洲国家位列“无国界记者”2013新闻自由榜的前25位,却有15个国家位处排名最低的45位。除缅甸外,整个亚洲的新闻自由都在沉沦。日本由于在福岛核电站核污染事故中缺乏透明度,媒体和公众获取信息的权利没有受到尊重而排名大跌,位列第53位,与过去相比,下降了31位。

中国仍在榜尾之列,在179国的排名中,位列第173。“无国界记者”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在相关领域仍然“没有出现任何改善迹象”,仍有大批记者和网民遭到关押,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民监狱”。许多藏族僧侣仅仅因为向国外发送当地的人权灾难信息而被抓捕和定罪。越南与中国一样,对网上的新闻和信息(包括博客和网民的公共参与),采取越来越严厉的镇压,追踪网络“敏感”内容,并予与立即删除。宣传部门继续对商业新闻媒体和外国媒体机构实行定期审查。

朝鲜在本次排名中被列为第178位,金正恩自2011年12月起、接替其父金正日的位置,掌控执政大权后,没有对这一世袭专制体制在新闻和信息自由领域的绝对控制有任何改善;继续拒绝给予公民获取信息的自由。

与一党独裁的许多亚洲国家有所不同的是,缅甸在2012年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在新闻自由度全球排行榜中的位置上升了18位,位列第151。军事独裁统治的监狱中,不再有任何记者或网络异见人士的身影。尽管改革刚刚起步,但缅甸当局已采取措施,推进媒体改革,在实现真正的信息自由的道路上迈出了宝贵的步伐。

在2012年的榜单中,标志性事件“阿拉伯之春”曾导致许多国家排名因政局变迁和报道抗议运动的记者付出沉重代价而大幅变动。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2012年,如: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发生政权更迭,叙利亚和巴林等国的起义和由此产生的镇压仍在进行中;另一些国家的政府(如:摩洛哥,阿尔及利亚,阿曼,约旦和沙特阿拉伯)则需通过承诺和妥协来化解和回应民间对政治或经济及社会变革的诉求。记者和关注、报道抗议运动的网民们期盼抗议运动催生的新政府给予民众更多的媒体自由。

“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克里斯托弗-德鲁尔(Christophe Deloire)指出,尽管“无国界记者”编制的新闻自由榜并不以政治制度为直接标准,但结果显示:与藐视人权的国家相比,民主国家为新闻和信息的自由生产和传播提供了更好的保护。”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