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苏州一家酒店因国保警察“维稳”叫停NGO会议被判违约

苏州一家酒店因国保警察“维稳”叫停NGO会议被判违约 中文网络照片DR
苏州一家酒店因国保警察“维稳”叫停NGO会议被判违约 中文网络照片DR

昨天(3月25日),NGO南京天下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天下公”)收到江苏省苏州姑苏区法院一审判决书。据该判决,去年4月底,“天下公”在苏州莫泰酒店筹办一次以艾滋反歧视及倡导性别平等“公益律师交流会”,被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等政治警察部门,以会议有“严重问题”,五一期间“维稳”等理由叫停。

广告

法院判决,被告苏州莫泰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莫泰”)赔偿违约金21750元,并返还定金5000元。如该判决可能是迄今为止,因警方“维稳”导致酒店违约的官司中,中国公益机构获得的第一份胜诉判决。

“天下公”是一家在工商登记注册的反歧视非盈利机构,以艾滋反歧视及倡导性别平等为宗旨,“苏州莫泰”系经济型连锁酒店“莫泰168”旗下酒店,其控股方为如家集团。

2012年4月16日,为筹备4月29日至5月1日期间的“公益律师交流会”,“天下公”预订了莫泰168的苏州平齐路店25间客房及会议室一间,使用三天,双方签订合同,并按合同约定支付了5000元人民币定金。

“天下公”介绍,该会内容为是乙肝、残障、性别平等及精神病法律议题,参会者多为在该议题上有所建树的中国公益律师,天下公方面自认没有任何违法问题。

会议即将召开的两天前,“苏州莫泰”单方中止合同,要求取消“天下公”预定的25间客房及会议室,当时“苏州莫泰”给出的中止合同的理由是,“政府临时征用客房开会”,当时,“天下公”的会务人员已经入住,所有会务工作已经通知齐全。

在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中,这类的论坛、会议甚至只是非正式的聚会因官方“维稳”压力取消非常普遍,执行者一般都是警方的便衣国保(国内政治保卫)警员,也往往不会给出任何正式书面文书。

2012年11月中旬,“天下公”以合同违约将“苏州莫泰”被诉至法庭,会议被叫停背后的神秘之手隐现。

“苏州莫泰”在递交给法庭的答辩状中解释说,在2012年4月25日左右,酒店接到警方的紧急通知称,在该酒店预订开会的“天下公”将召集的会议有“严重问题”,要求立即停止对“天下公”的接待。

之后,苏州皮市街派出所、苏州市公安局平江分局治安大队、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各级领导连续到该酒店检查,一再强调该期间酒店会议室禁止提供给“天下公”,并拟在该期间“征调”该酒店全部会议室。

据“天下公”工作人员称,在此期间该酒店并没有被政府征用开会。

在法院出具的调查笔录中,苏州皮市街派出所副所长潘晓向法院工作人员承认了这一事实。

潘晓称,到上级相关部门的口头通知,五一期间“维稳”工作需要,对辖区内酒店宾馆要求不允许接待从事会议的集会活动,为此,我们口头要求莫泰公司停止接待活动。潘晓还解释,此次举措并无无书面的材料,都是“自上到下”口头传达。
据此,被告“苏州莫泰”认为,其违反合同行为属“不可抗力”,不应承担责任。在法院判决中,苏州姑苏区法院认酒店方以警方维稳命令为由试图免责,不符合“免责的法定条件及双方约定的条件”,不属于“不可抗力”。

对此,媒体人范文欣认为,“维稳有时的确比地震还无常、惨烈,酒店视为不可抗力,貌似也是真诚地违法。”律师庄成林建议,酒店可向当地公安叫停会议的行政命令,向当地警方主张国家赔偿。

但也有律师认为,以维稳的名义干涉企业经营绝对是不合法的,但这个不合法的后果应当由政府承担。

他认为,“法院判定企业违约,实际上是将政府的过错由企业承担。虽然理论上企业可以向政府要求国家赔偿,但现实中几乎不具有可操作性,这对企业来讲也是不公平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