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陕西宣传官员撰文呼吁严管网络舆论领袖扶植“五毛”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

近日,出身于新华社系统的宣传官僚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任贤良在《求是》旗下的政论杂志《红旗文稿》撰文《统筹两个舆论场 凝聚社会正能量》,要规制新媒体,占领舆论新阵地。

广告

一月份的“南周”新年献词事件,正值例行的年度全国宣传部长会议期间,消息显示,此次会上,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做了强硬的表态。目前,会议决议逐级传达,知情者说,目前“最近各级宣传部都在表态,不表态过不了关。”

上述文中,任贤良杀气腾腾地声称,一些势力“操纵”网络舆论,编造政治“谣言”,恶意抹黑党和政府形象,瓦解党的执政根基,并将“南周”新年献词事件,定性为“公然挑战党的新闻管理制度”。

任贤良呼吁网络审查官员严管社交媒体上的知名爆料人、微博大V,“该警告的警告,该禁言的禁言,该关闭的关闭”,并“转化、扶植和培育”一大批理解、认同、赞成党和政府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领袖”,通过他们来影响网民、引导舆论。

任贤良此文,应该代表了一个阶段来,宣传系统对网络管制和舆论引导的强硬路线,其中许多建议,或将很快成为网络管制升级的依据。

任贤良首先对互联网为基础的新兴媒体舆论做了敌我定性,认为其传播基调和诉求表达与传统的官方媒体“长期分离对立”,不仅直接挑战党管媒体的原则底线,导致社会阶层分裂对峙、政府公信力严重受损、党的执政基础腐蚀削弱。

任贤良尤其对微博兴起后的舆论风暴颇为忧心,他说,2010年微博兴起,开启了“全民皆记者”的“微时代”,鸡毛蒜皮的事都可能被“围观”放大成极具轰动效应的重大舆论事件。

任贤良对微博时代的舆论状况做了极为负面的描述。

他说,一些人员利用网络创设“个人媒体”,言论行为“无拘无束”、“无法无天”,其影响力不亚于一份报刊、一家通讯社。如个别人打着反腐旗帜,没记者证却打着“记者”的旗号,通过在境外注册网站,然后“出口转内销”,用爆料手段,“要挟、绑架”地方党委政府。

个别网民利用网络发泄私愤、造谣传谣、误导公众;一些所谓“网络精英”借助敏感事件,恶意“攻击:现行制度,指责抹黑党和政府,甚至“煽动”公众“颠覆”党的领导和国家政权;一些传统媒体从业人员白天种公家田,晚上种私人地,通过隐姓埋名、化名注册,把不能在自家媒体上公开发表的稿子,转而发到网上。

任贤良认为网络等新兴媒体的崛起,特别是博客、微博等自媒体的出现,事实上瓦解了中国政府“不准私人办媒体、禁止异地监督”等规定。

他呼吁对其进行严格管制,“真抓实管”。他说,“党管媒体、党管舆论,如同党管军队、党管枪杆子,是坚持党的领导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只能加强、不能放松”。

任贤良要求,对那些强势媒体、知名网站和名人博主、微博大V,在管理上也必须敢于碰硬,该警告的警告,该禁言的禁言,该关闭的关闭。将包括网络在内的新兴媒体,像现实社会一样依法管理起来,才能“为我所用、不受其害”。

除了一味的管制和堵截外,任贤良也提出了某些对网络媒体发展的思路。

例如,把具有新闻采编资质的新闻网站,与传统媒体同等对待,为其新闻采编人员颁发记者证,实施正规化、制度化管理,纳入“党的”新闻管理体制之内。对有重要影响的商业网站,则严格实施管理,切实规范其新闻刊载行为,有效管控其从业人员。

任贤良还为官方雇佣网评员,即所谓“五毛”的政策进行了辩解。

他说,网上“意见领袖”代表了相当数量拥趸的心声,公众关注度高,对网民情绪和网络舆论影响很大。他建议宣传官僚“管理部门”要采取多种手段,转化、扶植和培育一大批理解、认同、赞成党和政府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领袖”,通过他们来影响网民、引导舆论。

同时,他建议官方要倡导党员干部上网、开微博,替“党和政府说话”,培养“我们”自己网上的“说话领袖”,占领新媒体这一新的舆论阵地。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