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宪政属资”紧箍咒下的中国“政改”

音频 07:13

如同十年前胡温给中国民间带来高企的政改期望值一样,习近平班底会将中国引向何方?也受到各方关注。半年多过去了,中国执政党内部呼吁“政治改革”的呼声仍在,但“宪政属资”的紧箍咒也念的极响,今天8月5日,两家中国官方媒体刊登了两篇不同文章,即显示出中国“政改”话语被“宪政属资”的紧箍咒紧紧缠绑的现状。

广告

首先看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今天发表的署名李良栋的文章,题目是:“执政党应该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该文指出,中共18大后,政治体制改革与其他各项改革一样将会再被提上日程进行全面部署和具体规划,政改能否顺利成功取决于中共能否善于领导。

文章论述当下中国进行政改的紧迫性说:中国正处于改革的攻坚区和深水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有极强的现实紧迫性」,无论是实现经济转型还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无论是建构和谐社会还是推进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都对政治体制改革发出了强烈的呼唤」。与此同时,文章也指出:必须看到现阶段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艰难性。尤其市场经济发展以来,社会阶层不断分化,矛盾尖锐,弱势群体期盼改革,既得利益群体阻碍改革,加上经济成长速度下滑,社会情绪浮躁,给政治体制改革带来不少困难和风险。

因此 文章作者认为,中共要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要加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合理制定「路线图」和「时间表」,形成切实可行的思路,才能保证政治体制改革顺利推进。文章提出政体改革可以分3个阶段的设想。第一阶段是从现在起用3年左右时间,解决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矛盾,例如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权力制约和监督体系等。 第二阶段是再用约3年时间,使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选举、组织、运行、操作程序各方面实现真正民主化。并将政治协商真正贯穿于决策的全过程。第三阶段是从2020年起到本世纪中叶,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理论体系和制度体系。

文章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自上而下」启动的,政改能否顺利成功,取决于中共能否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应处理好几个问题。包括坚持中共领导和允许基层「摸着石头过河」;反对盲目照搬西方政治模式,但对于合理做法可批判吸取。在扩大公民政治参与过程中,注意维护社会稳定。

以上是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今天发表的署名李良栋文章:“执政党应该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该文积极呼吁执政党领导而且善于领导“政改”,但用语小心翼翼,未提“宪政”两字,因为“宪政”属“资”还是属“社”,在当下的中国理论界已是敏感话题。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任以来,大陆学界掀起一波「宪政热」,呼吁尊宪、维宪。但另一派学者则主张「宪政属资论」。中共机关杂志「求是」旗下的半月刊「红旗文稿」
曾经刊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晓青文章认为:宪政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不属于中国共产党推行的「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这一观点引发中国民间舆论的激烈反弹。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今天,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再发表一篇「宪政属资论」文章,甚至说「宪政」本质上是美国舆论战的武器。该文的标题即是:“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文章作者为马钟成,身份是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和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该文作者显然自认为是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并理直气壮地认为:宪政只属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无法兼容。由于“资本主义宪政”论一时难以被中共全党及全民接受,于是各类“社会主义宪政”理论纷纷出现。“当年的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就是以宪政理论为武器,废除苏联宪法中的社会主义因素,取消了苏共的执政地位,并最终瓦解了苏联。强大的苏联曾经一度在 军事上压倒美国,然而从80年代开始,却在“民主社会主义”与“宪政”这两大信息心理战武器的攻击下土崩瓦解。”
该文作者强调:从美国实施资讯舆论心理战的角度来看,这种作法是为了渗透、颠覆社会主义国家。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为了有效服务于美国资本的全球化,美国情报机构以民间组织名义开始大规模对外输出特定意识形态,即实现美国自由主义经济学和法学全球化,特别是推动全球宪政进程。中国的宪政思潮,也是在美国情报机构扶植的各种基金会的资助下产生并发展壮大的。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从1987 年开始、由福特基金会资助的全球性比较宪政研究,其主要意图就是推动全球范围的宪政化进程。
同一天发表在中共党校刊物和中共机关报上的以上两篇文章,无疑是中国“政改”话语被“宪政属资”紧箍咒死死缠绑的鲜活写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