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网络经纬

陈永洲事件掀起“滥用公权”问题的讨论

音频 07:09

本次节目关注中国记者陈永洲被拘捕事件以及中共前领导人彭德怀诞辰115周年在网络上引发的一些评论。陈永洲是广东《新快报》记者,他曾连续发表多篇批评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报道,10月18号在广州被以涉嫌损害企业商誉的罪名被长沙市公安局带走。随后,《新快报》23日罕见地在头版全版以斗大的标题呐喊“请放人”,要求湖南长沙当局释放该报被捕的记者陈永洲。陈永洲被湖南长沙公安跨境逮捕一事,在国内外的媒体上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广告

新京报 10月24日发表题为“损害商业信誉罪”抓记者滥用警权的社论,指出,长沙警方仅仅根据《新快报》刊发的报道,就跨省刑拘记者,明显违反了刑法的谦抑性原则,也是滥用刑事司法权的体现。该事件也罕有地受到中央机关的关注,新华网的中国网事更间接支持新快报,但掌管中共意识形态和言论的中宣部,却下达指示,要求各媒体暂停跟进事件。

在陈永洲被捕一周后,10月26号,事件却出现了戏剧性的进展,中国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播出了陈永洲在看守所里与民警的谈话,他坦承为了金钱,甘愿受中间人指使,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

中国中央电视台用近十分钟的时间来报道陈永洲事件,明显为中联重科进行辩护,这种做法令人想到不久前央视以嫖娼罪报道被捕的网络大V薛蛮子的事件。这里且不说陈永洲的证词究竟有多少真实成分,而央视如此兴师动众报道这个事件,播出未经审判的涉案人的录像,这里面似乎存在着太多的玄机和问题。

对此,在新浪微博上,著名学者傅国涌在他的微博上说;公权力没有约束,要让一个记者在囚禁中自唾其面太容易了,央视不过私器,为他们所用而已。重要的不是记者是否干净,而是公权是否可以如此肆意!

新浪网友Crabaggio指出:记者自唾其面?这种招法不是独担罪名而是戴罪立功。记者干不干净不重要吗?那可是直接关系着能不能在和公权的对抗里站上道德制高点。

摄影记者@贺延光对此案也提出了四个问题,1.警方抓陈为何使用当事企业汽车?2.电视从早到晚播报未经审判的涉案人与游街示众有何两样?3.他人指使陈竟向香港和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做贼心不虚,求解此逻辑?4.怎么听不到律师的声音?

@贾村原说: 记者被跨省而抓,不见央视做什么说什么,证实、报道记者有事,央视却跑得贼快,为什么是他们报道?就是有事,陈记者还是嫌疑人并不是罪犯,为什么要给人家 剃光头且在镜头前曝光示众,这符合保护嫌疑人权益的相关法律规定吗?央视的立场也太明星了吧? 央视这是跳到前台要当法官了。@神鹰郑伟宏指出: 想起文革时期被迫戴高帽游行的国民,在进入文明社会的今天,将一个国民在央视广而告之,这比文革走得更远。

据报道,在央视节目播出后,原本支持并呼吁尽快释放陈永洲的广州《新快报》态度发生大转弯,就陈永洲事件发表道歉声明。

人民网缅怀彭德怀

10月24日是彭德怀诞辰115周年纪念,中国官方媒体人民网特意发出一条纪念性的微博,简短的几句话勾勒出彭德怀的一生,内容是:他出身农民,不甘乞讨年幼便卖苦力;他反对剥削,带头粜米吃大户;他在艰难条 件下指挥大军英勇作战,屡建奇功;他担负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的重任,功勋卓著;他晚年蒙冤却忍辱负重、壮心不已。彭德怀的一生,以其巨大的人格魅力,激励、 警醒当时和今后的无数人。缅怀!

这个帖子在微博上引发近一千五百条评论,超过五千次转发,彭德怀个人的经历实际上也是中国历史的一面镜子,但人民网的这篇微博似乎没有点出彭德怀个人悲剧的要害,

法律学者徐昕指出: 他为什么会“蒙冤”?是谁一手造成他“蒙冤”?他“蒙冤”的时候,“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干什么去了?

网友二中老帅1评指出:我只知道他蒙受过冤,也冤过人。谁对谁错,那是以前的事。我只想知道,现在,乃至今后,我们怎样不会冤枉别人,也不会被别人冤枉。而刺虫鱼分析认为: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被自己的主子杀了而已,他一点都不冤。那些在内战中死去的人才冤,那些跟他一起去朝鲜没有回来的人更冤,那些没死的回大陆的都不知道去哪里述说他们的冤屈。一位网民指出,在党内整人的和被整的都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可党外的小老百姓跟着遭殃那就太冤枉!难道就不能还权于民,让大家在宪政的框架里有序地和平共处?

彭德怀于1974年被迫害致死,享年76岁。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