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司法/人权

浦志强:期望刘萍案能为许志永等人的审判开个好头

刘萍案开审时江西新余地方法院门外拉设的警戒线,2013年12月3日。
刘萍案开审时江西新余地方法院门外拉设的警戒线,2013年12月3日。 网络DR

被认为是新公民运动首案的刘萍案第一天庭审下午三点半结束,庭审期间律师与审判长就公开审判问题出现争执,审判长对浦志强律师提出警告,浦志强律师表示作为律师很难认可法庭的合法性。另外,警方派出两百多名武警高度戒备,警戒线被划到离法庭上千米,五名前往新余声援的人士遭到警方拘押。

广告

浦志强律师向本台介绍了庭审的前后经过。

浦志强:昨天在庭前通报会上,我们要求法庭将发放旁听证的标准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期望即使法庭不能够真正的公开审判,至少不要将旁听证完全由官方控制。但是,法庭在这方面没有给我们回答。今天在庭审的时候,今天上午虽然也有一些冲突,但是基本上完成了公诉人,各方以及我们律师对三位被告人的发问。今天中午的时候,我们又提到公开审判的问题,因为上午,法庭将警戒线画得很远,离法庭上千米左右,特警,警察的人数也出奇得多,有两三百名。其次,中午的时候我们听说门口有来声援的人士被抓了五人。我们在开庭的时候就有一些交涉,我们因此要求法庭就公开审判问题作出答复,法庭为此两度休庭,但却没有做出任何答复。审判长在交涉的过程中禁止我们几位律师说话,并且对我提出警告。但他却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我们冲突的焦点在于法庭的旁听者,法庭允许每位被告有两名家属出庭旁听,也就是说除了六位被告家属之外,其他在座的三十多人都是10月28日开审时的人。
在刘萍的女儿和弟弟的旁边坐着一个姓万的先生被刘萍认出来了,他是新余钢铁公司负责维稳的警察。刘萍质问道,为什么这位姓万的人会在法庭旁听。我们因此要求法庭给我们一个答复,哪怕审判长回答说,这是超出他的管辖权力,所有的旁听证都是由官方安排的。但是,法官只是反复强调说这是一个真正的公开审判。于是,我们律师就对此提出质疑,要求解决公开审判的问题。

法广:法庭对你们怎么回答呢?

浦志强:法庭要求我们在庭下解决问题,而我们认为,如果我们不再法庭上解决问题的上,这一问题就不可能得到解决。庭下我们向谁去要求解决呢?而是否公开审判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要看明天这个问题是否能够获得解决。

法广:您对今天的庭审总的来说有什么评论?

浦志强:首先今天的审判既不是一个公开的审判,也不是一个独立的审判。被告人与审判人以及我们律师在内所有的人都明白,刘萍,李思华以及魏忠平他们三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庭实际上是地方当局乃至中央政府控制的法庭,我觉得,作为辩护律师我们很难认可法庭的合法性,今天的情行最合适地表现了中国今天的法律状况。虽然孟建柱曾经担任过江西省的省委书记,但是这个省作为中部比较落后的省份,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不好。当地十分重视刘萍的案子

我希望他能够为即将在北京展开的对许志永,丁嘉熙这些人的审判开一个好头,期望法庭能够体现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文件决议精神,要求公开审判,独立审判等等,但是,这些我们都没有看到,这非常令人遗憾。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