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曹思源六四25周年忆胡耀邦

音频 12:12
Devant la pière tombale de HU Yaobang
Devant la pière tombale de HU Yaobang Dr

25年前的1989年4月15日,于1987年被迫辞职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因病去世。胡耀邦因执政期间开放、开明,并且放宽舆论和思想管制,至今仍然受到许多大陆民众的怀念。在本次节目中,本台请中国改革派学者曹思源教授回忆他与胡耀邦之间的交往。曹思源教授当时在中国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工作。

广告

中国官方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忌讳提到胡耀邦的名字。继去年4月中国国内媒体罕见地高调刊登回顾和纪念胡耀邦的文章之后,今年进一步出现松动迹象。中国国内搜狐网站不仅推出专题,提及胡耀邦当年为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平反,共创改革开放新局。此外, 中国国内近日刊出的另一篇网文透露,胡耀邦的政治成长,曾得到已故中共元老叶剑英的扶持。胡耀邦首次遭遇政治劫难就是老帅叶剑英出手相助。以上种种,再次引出可能会获得平反的推测。

 

RFI : 今年是胡耀邦去世二十五周年,请问您当年是否和胡耀邦有过交往?
曹思源教授:“我们对胡耀邦都很敬仰。我当时在推动【企业破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部【企业破产法】。当时,我提出问题,呼吁立法。我就给胡耀邦写信。一般,党的总书记-党的领袖信件材料特别的多,一般也不看。而胡耀邦不但看了我的信,而且把我的信批转给了两位主管领导:一位是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丕显,另一位是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乔石。胡耀邦转给这两位领导的批示,对推动【企业破产法】很有好处。因为,当时人大已经讨论了一次【企业破产法】,有很多人反对,已经准备搁置了。我当时提出,有不同意见是可以再讨论的。不怕有不同意见,只怕不讨论。我给胡耀邦写信的目的,也是想要推动下一次人大开会时,继续讨论【企业破产法】。在没人理睬我的时候,胡耀邦理睬了,而且批转给了两位领导。人大也改口了,不再是不讨论了。陈丕显给胡耀邦回信说,会安排在下一次人大会议时,继续讨论【企业破产法】。应该说,是胡耀邦让【企业破产法】起死回生的。这对我的工作是一种极大的支持。这也是我唯一一次和胡耀邦打交道。”

RFI : 请问这是哪一年发生的事情呢?
曹思源教授:“这是在1986年7月。1986年1月国务院在通过了【企业破产法】草案后,报送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当年6月讨论了一次,当时有51人发言,其中41人反对。反对者不了解【企业破产法】的作用。由于反对者人数众多,人大常委会已准备搁置。三、五年里不讨论,不就等于是枪毙了。我的意思是要继续讨论,把问题研究透。结果,我在7月份给胡耀邦写信后,获得了批示。全国人大在8月份第二次讨论【企业破产法】时,就只剩27人反对了,而赞成的人则由原先的10人增加到27人。27对27,旗鼓相当。这么大的进展,就是因为胡耀邦起了作用。”

RFI : 请问当时您在中国哪个单位工作呢?
曹思源教授:“当时我在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工作。我是一名普通干部,不是领导。我主张制定【企业破产法】。我认为,这是可以推动市场经济竞争的重要法律。后来,我受命起草这部法律,并担任这部法律起草工作小组组长。”

RFI : 请问您的【破产法】之后又取得了怎样的进展呢?
曹思源教授:“86年8月第二次讨论有进展。然后,86年11月底至12月第三次讨论时,又取得决定性进展。五十多人发言,但有些人不发言。但到表决时,每个人都得有个态度,结果110人参加投票,有101票赞成,9票弃权,【破产法】就这么通过了。日期是1986年12月2日。那时胡耀邦和赵紫阳都在台上。通过以后要由国务院来实施。但【破产法】通过时有一个保留条件:实施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企业法】通过三个月以后才能实施。时间推下来就是1988年11月1日。到那时,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胡耀邦在一次民主生活会上被撤掉职务,民主生活会决定胡耀邦辞职。后来,就反自由化了。幸亏各方努力,【破产法】在1986年就通过了,如果到了88年以后就麻烦了。胡耀邦不在位了,反自由化了。反对者可以问,学生已经上街,难道还想让工人也上街?那就把路给堵上了。幸亏各方努力,【破产法】通过后,还是按原定程序在1988年11月1日开始实施了。

RFI : 哪就是说您推动的【破产法】并没有因为领导层的更变被否定?
曹思源教授:“对!反对者很想推翻,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批评【破产法】为资本主义法律。但是,【破产法】已经通过。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内热爱真理、热爱人民的人居多数。胡耀邦就是党内伟大的人道主义者。胡耀邦不论是讲话,还是处理问题都充分考虑人民的意见。他曾说,人民不欢迎我了,我们就要下台。他以人民意愿为重。我在此过程当中,通过推动改革开放,来获得改革开放的好处。当然曲折是难免的。搞【破产法】期间,压力很大。我当时已做好了回老家的准备。我是江西人,考研究生到了北京。既然在国务院,就要做出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如果打击我,我就回老家江西,当老百姓。”

感谢曹思源教授接受采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