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人与社会

金钟:六四问题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音频 13:44

1989年的6月4日,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引起举世震惊。25年以来,六四一直是北京的禁忌话题,但民间要求平反六四的声音从未间断。很多人问,六四问题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本次法广《六四特别专题》节目请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广告

六四问题还要拖多久?

法广:89六四这个问题拖了25年,很多人都在问,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您怎么看?

金钟:现在大家提的一个口号,尤其是香港人提的“平反六四”,这个“平反”的口号,还是一个体制内的口号,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由共产党来处理,好像就跟文革一些被打成反革命的那些人平反一样的做法。这种愿望当然也无可非议,但是我想这个跟文革的冤假错案不一样,最根本的问题是文革那些错误,他们找了替罪羊,他们找了江青,林彪,四人帮,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就是说“我们党还是正确的,所以现在由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来给你们平反,给你们恢复荣誉。”

但是六四根本就没有一个替罪羊的问题。89年对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的镇压,就是共产党干的,就是邓小平干的。而邓小平的地位一直没有改变,还是年那么“伟大的这么一个党”的领导人,他们把他推成“第二代领导人”的形象。所以“平反”这个要求口号,我认为,根本就有一点儿“文不对题”。那么答案是什么?明显逻辑推论是,只有等共产党垮台了,或者共产党民主化了,那个时候,才可能给六四恢复名誉,给六四一个真正讨回公道的机会。所以说,这个问题最后就要转化成另外一个问题。

中国大概还要等20年

法广:什么问题?

金钟:
就是说,共产党什么时候能够像苏联共产党那样实现民主化。然后共产党可以垮台,也可以变成一个一般的政党,跟其他政党具有同等地位。要实现这样一个变化,“六四”那才是真正平反,真正恢复“六四”作为一次伟大的民主运动的历史地位。那么共产党还需要多少时间?我现在引用北京一个老资格政论家姚监复最近的说法,他认为中国的黑暗还有20年。就是说,习近平这10年和习近平的接班人的10年之后,大概才能看到光明。

我觉得,姚监复老先生这个看法有一定的道理。就是说,要等习近平这个时代过去,过去之后,恐怕他的接班人都还没有这样大的魄力,让共产党民主化,在中国实现新闻自由,实现多党制,恐怕还做不到。因此我看这样下去,恐怕也得需要20年。

法广:为什么需要20年?为什么习近平或习近平的下一代,就不能做这个事情?

金钟:这是很多人的看法: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还不到两年,他口口声声都是引用毛泽东的路线、语录。他的做法很多都非常保守:对于网络、对于维权运动、对于公民社会的镇压。另外,又是扩军备战,在国际上耀武扬威等等。他的很多谈吐,比方去年的那个“9号文件”,那个“7不准”,那样7条都是涉及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观念,他全部不接受,那中国的民主改革还有什么希望?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启动的话,中国的一党专制就会继续下去。这两年大家对习近平的很多评论都是这样一个看法。

红卫兵执政时代

法广:习近平这一代我们看不到政治改革启动的迹象,那么他的下一代领导人,为什么也说他们不行?

金钟:下一代领导人,比方说,现在有孙政才这些省一级领导人,有几个被认为可能是下一任的接班人。看来这些人都非常软弱,浮浅,一点魄力和政治能力都没有显示出来。而且在中国,整个气候可以看得出来,习近平这一代根本就是红卫兵的代表,是红卫兵意识形态作风治国的复活,所以现在是红卫兵执政的时代。那么习近平之后的那一代,可以说是文革后期,那一代也依然受到文革很大的影响。

金钟:文革之后那一代成长起来,才会有一些本质的差别。那个时候实行了改革开放,向西方开放,包括文化教育。我们对习近平的评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基于他的文化教育背景太弱了,太差了。他小学毕业就参加文革,文革10年又耽误了,那是一个人生最重要的中学教育的年代,他空白了,然后就进大学, 他可能学到什么?学不到什么。文化素养,教育背景,对一个人的思想行为有潜在的非常重要的影响。 习近平就是这样损害了。文革完了之后,他就去做官了,被安排成为接班人,在中共官僚队伍中间一步步爬上去。这样的人能够认同今天的普世价值,这个现代化的整个思维,乃至国家,那根本不能给予希望。那么,习近平这后面的一代,就是60年代的人,也部分受到文革很大的伤害,这批人我看也没有希望。文革的影响实际上就是毛时代的影响,虽然都过去了,现在经济方面对外开放,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完全背离了毛的路线,但在政治上完全没有背离!所以说,他们在文革之后,对文革,对毛的流毒这些错误罪行,完全没有进行清理和清算。就那么稀里糊涂就过来了,好像只要把经济搞好了,大家有几个钱,生活改善了,共产党统治就可以巩固了。他们是守着这样的一条路线。但是,像六四这些问题,纯粹是政治问题,是政治改革的范畴。政治上这样保守,我们怎么指望他可能正确对待处理六四这个问题?虽然他们手上并没有六四的鲜血,并没有参与镇压六四民主运动,但是他们继承的政治遗产还是专制主义的,还是一党制的。

香港人的六四情结

法广:89年六四天安门惨案发生以后,香港人营救了很多被通缉的学生和其他逃亡人士,后来香港也每年都在纪念六四,香港人这样坚持纪念六四,有什么作用吗?

金钟:至于香港人对六四的态度,那当然可以说,在全世界来讲,都是独一无二的。已经有了一个“香港人的六四情节”,这个情节就是他们看清楚了中国共产党反民主的本质。因为香港1997就要回归,89年这个悲剧发生在97回归之前8年,所以香港人有一种深切的“命运共同体”的感觉。就是说,97回归之后,香港人是不是就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回归到共产党专制统治的这样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中间去。当然他们是害怕的。文革结束之后,大家看到中国有进步。但是(当局)还公然可以动用军队镇压手无寸铁的,为了国家民族进步的青年学生。当然香港人非常恐惧要回归到这样一个制度下面。因此,香港人的这个六四情节,对六四学生运动的支持和声援同情,这么多年一直要求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制,来源就在这个地方。

香港纪念六四的启蒙意义

金钟:六四烛光晚会每年开,都有几万人。当全世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有国家的那种纪念活动了,但是香港人25年都坚持了几万人。这个意义我想是一个启蒙的意义,是一个觉醒的意义,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香港人,我们没有忘记六四这个悲剧,没有忘记共产党对学生,对人民签下的这样一个血债。就是说,对于坚持,对于中国的进步,还是有人在这里没有忘记,继续坚持,香港人就表现出了这样一个精神。每年香港六四烛光晚会,那种大场面!现在有很多大陆游客来香港,他们都去看,去围观,有的还参加,都非常受感动。所以香港人对六四的这个做法虽然不见得可以直接推动中国的民主改革,尤其是推动中国共产党本身的觉醒,但是,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有这样一个影响力,有这样一个启蒙的作用,这个意义当然是非常了不起的。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