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巴黎举行纪念“六四”中法双语诗朗诵会

音频 07:50

6月4日,巴黎旅法华人和法国友人组织了若干场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当天下午分别在人权广场和甘比大(Gambetta)公园六四纪念碑举行纪念仪式。当天晚间,一场以纪念六四为主题的双语诗朗诵会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举行。

广告

两位朗诵者分别是旅居法国的画家、诗人马德生和法国学者Guilhem Fabre,诗作则来自于正在中国大陆锦州监狱服刑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作家刘晓波。

作为当年官方钦点的幕后“黑手”之一,刘晓波在1989年之后始终被这场震惊世界的悲剧所困扰,他几乎每年都写一首诗,祭奠当年无辜亡魂。Guilhem Fabre把这些诗作翻译成法文出版。2013年六四纪念日,他就曾在纪念仪式上朗诵过其中一首。但2008年之后由于被羁押,近六年来是否有诗作尚不被外界所知。

以下选录的是刘晓波写下的两首纪念“六四”的诗作:“六.四”,一座坟墓
  献给“六.四”亡灵和守灵者,是2002年5月20日刘晓波作于北京家中;另一首“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则是作于2005年。

 

“六.四”,一座坟墓
  献给“六.四”亡灵和守灵者  

        

                    守卫着权杖的兵马俑 

                    让世界为之惊叹

        比宫殿还堂皇的十三陵

        又一次让西洋人错愕

        毛泽东的纪念堂

修筑在奴隶的心脏正中

        我们漫长的历史

        全靠帝王的坟墓显示辉煌

        

        而“六.四”

        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墓

        一座把耻辱刻进整个民族和全部历史的坟墓

        

        十三年前

        那个血腥的夜晚

        恐惧放过了挑起正义的刺刀

        逃亡纵容着碾压青春的坦克

        十三年后

        每个黎明从谎言开始

        每个夜晚以贪婪结束

        而金钱,原谅了一切罪恶

        一切又被再次包装

        只有残忍是透明的

        纯粹的透明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被遗忘所荒凉的坟墓

        

        这个广场,看上去很完美

        被茅台XO鲍鱼宴

        被仪式报告三代表

        被二奶精液红指甲

        被假烟假酒假文凭

        被警车钢盔电鸡巴

        翻修一新

        

        当年绝食到奄奄一息的学生

        如今,可能带着儿子

        在这里悠闲地放风筝

        人民大会堂正灯火通明

        庆祝共青团的八十诞辰

        年轻的代表们根本不知道

        在门外的台阶上

        曾有过三个同样年轻的学生

        长跪不起

        不知道当年的大会堂里

        插着输氧管的绝食学生代表

        和屠夫之间的唇枪舌剑

        ……

        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历史算什么,当下才是关键

        衰老的报告和年轻的笑容

        环形吊灯旋转着核心

        新一代北大人清华人

        向谎言和强权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他们会有铺满金币的小康前途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被恐怖监控的坟墓

        

        十三年并不漫长

        却在我的脚下

        断裂成无底深渊

        刺进脚心的一根针

        雪亮和锋利已不复存在

        斑驳的锈迹布满血液

        心的行走需要拐杖

        如同荒凉的墓地需要绿色

        而扫墓的人

        却找不到通向亡灵的路

        

        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闭

        所有的眼泪都被监控

        所有的鲜花都被跟踪

        所有的记忆都被清洗

        所有的墓碑仍是空白

        刽子手的恐惧

        必须由恐怖来安抚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永不瞑目的坟墓

        

        在遗忘和恐怖之下

        这个日子被埋葬

        在记忆和勇气之中

        这个日子永远活着

        被刺刀砍下的手指

        被子弹穿透的头颅

        被坦克碾碎的身躯

        被围追堵截的悼念

        是不死的石头

        而石头,可以呐喊

        是让墓地长青的野草

        而野草,可以飞翔

        刺进心脏正中的针尖

        用泣血换取记忆的雪亮

                

                   “六.四”,一座坟墓

        

               一座让尸体保存生命的坟墓

        

        而活着的人

        饕餮着淫乱着

        欺骗着独裁着

        暴富着小康着

        屈膝着乞讨着的人

        一个个正在腐烂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十六年后的夜晚
祭奠的百合变成恶梦
伤口像被撕裂的思想
结结巴巴地讲述坟墓中的故事

十六年前的那一刻
世界是羔羊,无力自卫
任由疯狂的宰杀
上天惊愕得无言以对
只能默默流泪或叹息

我再不能听到
响彻天空的口号和誓言
声音像个先天的聋哑人
听不到子弹的呼啸
道不出面对坦克的恐惧

我不再认识
广场上飘飞的旗帜
旗帜像刚刚出生的孩子
扑在母亲尸体上
却吸不出乳汁

逃出死亡之地
我已经无法分辨昼夜
时间被利刃刺穿
变成植物人
失去记忆
失去一切
被坦克碾过的夜晚
被刺刀挑起的黎明
在几千年的历史中
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墓地

权力、市场和灵魂的交易
血迹被金钱打扫干净
精神的毁灭
点缀着刽子手的庆典
从血腥的屠杀开始
直到人肉筵席的杯盘狼藉
诚实和尊严
母爱和怜悯
是被剥光了皮的尸体

明亮的街市和悠闲的人群
越来越精致的无耻
吐出巧舌如簧的飞沫
SARS病毒
弥漫在空气中
窒息了记忆的咽喉
一个哮喘的民族
无法在春天里呼吸

跨世纪的罪恶和耻辱
正繁花似锦
高呼“民族复兴”的口号
高举“抵制日货”的标语
哼唱着F4的酷毕青春
混合着投向倭寇的石块、瓶子
突然用发嗲的童生
在秦始皇的指挥下
齐唱“连爷爷,你回来了!”

十六年前的残忍春天
披上爱国主义的时装
继续残忍

黑暗是水
没有丝毫缝隙
亡灵是光
穿透谎言之海
即便偶尔闪亮
也能洞彻最荒芜的角落

当恐怖和遗忘同时肆虐
一群失去孩子的母亲
在颠倒的时代
执行颠倒的遗嘱
白发人带着黑发人临终的眼神
去寻找所有的坟墓
每当她们要倒下时
年轻的黑色亡灵
就会搀扶着白发人
走在泪水也被跟踪的道路上

没有记忆的民族
也没有未来

记住黑发的亡灵
搀扶白发的母亲

锁住我的脚,我就用十指爬向你
捆住我的手,我就用膝盖和下巴爬向你
砸断我的腿,我就用断骨支撑你
勒紧我的喉,我就用窒息呼唤你
封住我的唇,我就用鼻尖亲吻你
敲掉我的牙,我就用牙床咬住你
拔光我的发,我就用秃头刺激你
挖去我的眼,我就用眼窝凝视你
腐蚀我的身,我就用气味拥抱你
碾碎我的心,我就用纤维记住你

以上当今世界,为您介绍6月4日晚间,在巴黎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举行的一场以纪念“六四”为主题的双语诗朗诵会。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