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上海视窗

黄河上游青海祁连山遭遇木里煤田滥采污染

音频 05:46

8月7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历时三年调查所得:青海省木里煤田矿区(下称“木里矿区”)内,多家企业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祁连山区黄河水源地内进行违法露天采煤和非法工程。

广告

青海省木里煤田矿区(以下简称“木里矿区”)位于青藏高原北部祁连山区、青海省东北部,海拔在 4100 到 4300米,狭长形的木里矿区江仓露天煤矿沿大通河河谷绵延。

这里是青藏高原上三条大河   疏勒河 、布哈河和黄河重要支流大通河的重要河流水源地,对三条大河流域经过的青海和甘肃以及黄河的水源补给至关重要。 目前的木里矿区的一部分(哆嗦贡马和弧山煤矿部分区域)位于青海祁连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内;整个矿区位于国家级重点生态功能区祁连山冰川与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内。

木里煤田的开发者以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为代表,包括西部矿业、艺海、青海焦煤、奥凯、中铁等多家煤炭企业在此进行大规模露天煤炭开采。截止2013 年,矿区开采面积总计已经达到 42.6平方公里。2013 年,在矿区面积扩大同时,青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也被调整缩小近 403 平方公里。

绿色和平的调查员2012年到2014年三年间曾七次前往现场调查,搜集了大量图片和现场样本证据。
现场调查显示:该区域大面积露天采煤严重破坏了当地高山草甸、冻土层和湿地;同时导致三河源头(即前文疏勒河、布哈河和大通河)生态环境发生剧变,原有水源补给能力遭到破坏。

木里矿区露天煤矿主要分布在祁连山脉雪山和河道之间的高山草甸,海拔高,生态脆弱,这原本是一片含水量非常丰富的区域,草甸上有丰富的水洼,有蜿蜒的溪流流过,并逐渐汇集成河流。这里是素有“亚洲水塔”之称的青藏高原上三条重要河流,即黄河支流大通河 、疏勒河和布哈河源头,也是重要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

多年来煤矿的露天开采切断了降水和冰川融水汇集到河流的通道。同时,露天开采将雪山和河道之间的草甸挖开,破坏草甸的蓄水能力。没有了高山草甸“海绵”一样的生态缓冲作用,在降雨偏少的年份就更容易导致河流源头断流。

绿色和平调查员在现场也见证了露天开采对大通河河道的破坏:木里矿区所在区域的大量露天开采都位于河道旁边,河谷中草皮及表土层的厚度薄,只有约 30 到 50 厘米左右,往下是沙砾层。矿区中河道经过的地方,也在进行公路和铁路的修建,河道中堆着沙石和垃圾。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硕说:“在生态脆弱的青藏高原祁连山区、又是黄河水源地这样重要的地方进行违法煤矿开发,践踏的是最不应该被触碰的国家法律和生态底线。”

2010 年参与《青海省木里煤田矿区总体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评审的专家均指出弧山区和哆嗦贡马区的开采与省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的冲突。
中国矿业大学的李中和教授更是直接点出,应该“明确提出对弧山区、啰嗦贡马区两个矿区限采或禁采的意见,因这两个矿区布局侵入三河源自然保护区,而且勘探程度低,完全可以暂不开采。”

2011 年,环保部根据 2010 年的专家审查意见,也明确提出,“暂不开采弧山区和哆嗦贡马区两个勘查区,严格控制矿区开采边界,避免对与之重叠的祁连山自然保护区产生不利影响。”
尽管有法律中明文规定的“禁止开发”、国家环保部“暂不开采”的政策和有关专家的警示,哆嗦贡马区和弧山区仍然启动了在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内的非法工程。

此外,庆华集团将违法露天开采的煤炭运至145公里外的庆华煤化工园区进行煤焦化。园区修建在海拔约3700米的察汗诺湿地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焦化项目。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硕说:“将祁连山区的自然保护区变成煤炭开采区,在高海拔的湿地上直接修建煤化工园区,这些都是整个煤炭产业链在青海和黄河流域无序开发,无视生态后果的缩影。”

绿色和平呼吁:木里矿区内各企业立即停止违法采矿和非法工程,停止对高山草甸和包括黄河支流在内的三河源头的破坏。

他们还呼吁中国中央政府及青海省的发改委、国土资源、环保、林业等各级职能部门尽快落实新环保法和其他法律法规的要求,加强对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功能区的开发活动和工业项目管理。

绿色和平报告发布之后,多家中外媒体跟进做了报道,青海省官方也表示将工作组进行现场检查和督导。

青海省官方承认,“受历史遗留等各种复杂因素影响”,“个别企业存在违规开采、擅自变更开采方式的问题”,政府要求的矿区采坑回填、渣山治理、植被恢复等工作尚未完全落实。

青海官方称,将立即叫停有关企业在哆嗦贡马和弧山两个勘查区内的违规工程建设活动,责令涉事企业做好植被恢复工作。是加大江仓和聚乎更两个开采区的生态环境整治力度,责令相关企业加快矿山生态环境恢复进程,杜绝出现新的渣山和环境污染。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