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金钟:北戴河会上习近平与核心力主法办周永康

音频 15:44

今年暑假,中国一点都不平静,在内地有北戴河秘密协商如何处理周永康,在香港争取2017年普选的声浪高涨,接着还有抗命活动相继登场,这两个主题正是最新一期香港「开放杂志」九月号的报道焦点。因此,本次节目特地邀请该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同大家聊一聊相关话题。

广告

北戴河密会上 据信习、王、李力主法办周永康

首先我们注意到这一期开放杂志揭露了,北戴河密会上习近平、王岐山与李克强三人力主要法办周永康的消息,金钟对本台解释说,中共领导人例行会利用在北戴河渡假的时候,集体讨论党国大事,当然今年也不例外,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如何处理周永康的问题。据他们得到的讯息是,北戴河没有对外公开的会议中,谈到反贪时的焦点之一,就是对周永康的处理。当然,在中共高层内部,不单是现任的常委,可能还有其他的人或以前的领导人很多的意见,据说,相当一部分的领导人不赞成将周永康送交法办,但是习近平、王岐山与李克强三人就主张应该要依法处理周永康。因此,开放杂志的编委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向。

当然现在中共他们反贪大网铺得很广,有很多人都在传闻之中,但由于周永康已经公开立案调查,他下台已成肯定,因此焦点还是在他,就算这次北戴河的意见分歧,但到了十月份四中全会的时候,就一定会比不了了。届时四中全会就会给我们一个确切的消息,到时我们才会知道中共党内对周永康的处理,最后做出怎样的一个选择?

所以,现在还不能做出一个最后的判断。因为前面有个薄熙来是送交法办,且审判公开,无论是材料还是录像都是公开的。会不会一同样的方式处理周永康得要等到四中全会的决定才看得出来。

习近平主法办周永康的贪腐避开对其政治清算的口实?

本台藉着问道,最近传言非常多,有人说在四中全会上就可能对周永康做出“政治死刑”这样的一个判决,也有如您所说的依法处置,那么习近平是不是想藉着法律治贪而不落下进行政治清算的口实?金钟答道,对,就像去年薄案一样的,薄熙来是不是只有贪腐呢?当然不是,薄政治上的问题都给回避了。摆在台面上的就只有贪污腐败,而且具体地说,就是两栋豪宅的贪污把他定了罪。

但周永康的案子比他更是重大且要复杂得多,因为周曾是“政法王”,当然就涉及到政法、维稳这一块儿,还有争权、政变传闻等都有政治成分,但现在看来,关于周的政治问题似乎不打算做公开处理了,主要以贪腐问题为主。

政变矛头现似转向令计划

金钟据此指出,是的,前一两期的杂志对此做出报道过。而现在周的案子很有可能涉及到黑社会,黑手段这样一个贪腐集团的首犯。周案比薄案要复杂就在于它是一个集团性的,在毛泽东时代,那他早就是一个反党集团的头了。所以,薄熙来、徐才厚还有令计划他们都是一个集团性的、有组织的贪污腐败,争权夺利,这里头既有经济犯罪也有政治犯罪,但中共会有选择的加以处理和审判。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周永康的石油帮、政法帮以及他的那些亲属,贪腐金额都是数以千计的亿呀,那你说这个事儿该有多大,所以光是以如此巨大贪污,就足以来定他的罪,实际上死罪都行了。

金钟又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陈云搞反贪为例,当时一个广东县委书记只不过贪了几万块钱,就被判处死刑立即正法了。因此,金钟认为,现在中共如果只用经济犯罪来致周于死地,那是毫无问题的。但今天中共有变化,是不会完全按照以前的标准来处理周永康。

                                                                       *         *         *

本期9月号「开放杂志」另一个重要议题是香港民众对真普选的渴望,与香港民主运动也将越挫越勇,金钟总编辑更是引用了一则成语故事来说明北京只想搞“假普选”的真面目。

北京对香港普选犹如图穷匕首见

他在「主编的话」栏目上写道:图穷匕见的故事,知道「荆軻刺秦王」的人,都不会陌生。战国时候燕太子丹,派刺客荆軻带上秦国叛将樊於期的首级和燕国地图 去献给秦王。一把带毒的匕首藏在地图裡面。待图尽刀现,荆軻便取而杀之。虽然刺杀没有成功,但「图穷匕见」的成语却流传至今两千多年,形容事情的本意到 了不得不暴露的时候。

金钟续道,八月底中国人大常委会公佈对香港特首普选的落闸决定时,市民和泛民主派那种受骗的悲愤情绪,梁家杰议员指“背信弃义”,媒体高呼撕毁承诺,都是对中共图穷匕见的控诉。香港回归中国,最重要的条件就是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的承诺。二十年来,他们一再拖延,2017年的普选再也推不脱。於是撕破脸皮,利用宗主国的特权完全封杀市民公平竞争的机会,制定多重门槛来剥夺非共人士的候选资格,让2017年大选成為一场强姦民意的假普选。也就是,终於亮出刀来了。

至于是不是二十多年前就有了今天这样周密的腹稿呢?金钟表示,他们没有这种远见,就如毛周时代从未提出回归一样。不过,中国领导人反民主本质却是一代一代地传下来。这种专制本能压倒他们的无知与顢頇,就像当年宣传一国两制最出名的话是“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那样。

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民主制度

金钟再指出,现在中共越来越感受到最可怕的“两制”,就是民主制度。因为只有选票才能颠覆他们的一党专制,让他们失去特权。而近十多年权贵阶级的贪污腐败,更是令他们噩梦连连,就怕不得好死。所以对中共来讲必然的逻辑即是:如果在香港建立一个“民主政府”,那还得了!

因此,这样一种举国体制的惯性,使他们变得迷信暴力与金钱而更加自负、虚偽而脑残,对台湾现成的实例,视而不见。那就是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曾经普选而上台, 执政两届长达八年。按照中共的逻辑,大权在手,还不台独?其实,阿扁政府不仅没有在台独方面跨进一步,而且推进两岸交流,对大陆投资比李登辉时期高出几倍。三通,包机、旅游都谈妥,没有执行“戒急用忍”,但中方就是拖延不签署,要把机会留给马英九。

可以设想的是,假如泛民(温和派)人选在2017普选上台,会怎么样?而这个可能性是完全有的,中共是不会让其发生的。

最后金钟强调出,殊不知一个民主体制下的特首,要受到法治、新闻和多党制的多重制约,绝无可能如一党专政下為所欲為的领袖独裁。这些道理中共口头上懂,实际上不懂。因為他们一直生活在对民主丑化扭曲的环境中。既无知又充满偏见和恐惧。

(感谢金钟总编辑接受法广采访,并请点击收听!)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