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迪里夏提侯芷明谈中国重判伊力哈木

音频 13:53

知名维吾尔族学者、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9月23日在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一审被以分裂国家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当天中国当局宣布判决后,美国国务卿克里立刻站出来呼吁中国释放伊里哈木。本次节目为大家采访“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以及法国汉学家团结协会他想本台表达了对中国重刑判处伊里哈木的看法。

广告

迪里夏提:如中国新疆法院判决伊力哈木无期徒刑的本身就是政治性审判,出于政治动机,而且完全是政府操纵司法、践踏法律的一个冤案。而且针对伊力哈木的重判,法庭的审讯开庭都只是一个形式一个程序。我相信,在开庭之前,当局已经对他做了政治性的判决,未审先判,先内定好了,然后才对外公开,想以此来表达显示中国是按照法制、司法公正的程序来审理案件。对伊力哈木的指控,实际上所走的司法程序,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伊力哈木所做的只是按照他的良知,他所提出的只是一个知识分子应做的工作。另一方面,他所创立的维吾尔在线的网站刊登了一些不同观点的评论,包括一些相关的信息,而这本身,它是一种平台,让外界能更准确、更能暸解到维吾尔人目前的处境与状况,包括中国在当地所推行的政策。所以一个温和的知识分子被当局所重判,甚至指控其所谓的分裂国家,中国对伊力哈木的判决不只是针对他个人,中国的目的是通过对伊力哈木的重判,对所有的维吾尔知识分子进行恐吓及胁迫,让他们接受充当中国在当地推行的这种奴化政策工具。所以说,针对伊力哈木的判决,中国是出于各方的政治考虑。

我对西方欧美国家特别表示感谢,他们在第一时间向中国施加了压力。但有一点,这种压力是不够的,因为对于中国,必须要采取,有效的、直接的,迫使中国政府接受的压力;只是通过类似这种对话或谴责的形式,我们已经注意到,以往在中国的异议人士都引发西方的高度关注,但是这种关注并未带有强制性或是直接胁迫性,是无效的。所以导致了像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等人,在当地被扣押,或至今仍被关在监狱。

另外,本台也请也是法国汉学家的中国团结协会发言人表达她对中国重刑伊力哈木的看法。

侯芷明女士:如我觉得这个判决是不可思议的。伊力哈木是一名教授,是一位非常安静,思想和平的学者。他的教育内容就是让学生暸解维族人的情况及中国的经济,根本没有任何分裂国家的行动,也没有教学生怎么去战争。所以,不只是我及我们在西方暸解伊力哈木的教育、作法、生活及性格的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这么做。我认为现在中国政府好像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任何耐心,它需要大家都讲一样,都与共产党讲一样的话,都服从共产党的命令。如果有任何人说一点与共产党不同,表达不同的思想,或说不同的理论,马上就会被判属于邪教或反革命,或分裂份子。所以伊力哈木很明显的就是属于这个情况。

最可怕的是,现在中国政府与新疆地区,面临一个很大的危机。现在愈来愈多的维族人对中国政府表示不满,经常发生不愉快的事件,如汉族与维族之间的斗争、维族人与警察之间的冲突等等,已经死了很多人。在平常生活中,在一般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斗争、这种矛盾,然后有很多人参加,然后造成一些伤亡,或被警察杀死。所以现在在这种不平安的情况下,判伊力哈木重刑,我觉得就如法语所说的在热火上浇油,火势会愈来愈大。因为伊力哈木是属于极少数的愿意与汉族对话沟通、一起工作、交换思想的维族知识份子。而且他有非常多的汉人朋友。他完全不是一个关闭在自己文化或在自己的圈子里的人。我本人也与他说过话,他又一次路过巴黎,我们交流过。他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人。他就是想保持及保护自己的文化、语言、风俗习惯、维族人真正的历史等等。根本没有捣乱、搞恐怖活动的意图,他不是这种人。美国国务卿克里要求释放他做得很对,而且要允许他继续在中国工作,因为中国正好需要这么一个人,这与达赖喇嘛的情况有许多共同点。如果达赖喇嘛能够回到中国,藏人一定很高兴,而至今我们却看到有137个藏人自焚的例子,这么多西藏人表达他们的痛苦和不满,要求达赖喇嘛回中国。同样的,现在如果伊力哈木这个人被关入监狱,我觉得会有更多的维族人对汉族不满,感到愤怒。所以我认为应该赶快释放伊力哈木、赶快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去,这才是正确的态度,这是任何国家都认为的。

“不服判决,抗议!”
另外,根据官方新华社的报道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其中央民族大学教师身份,以“维吾尔在线”网站为平台,“传播民族分裂思想”。

官方又指控,伊力哈木经常在自己设立的网站发表“煽动性”的言论,甚至“隐含”鼓动暴力解决问题,这些年多起涉疆事件发生时,伊力哈木都接受外媒采访,毫不掩饰地表达“异见”。

但官方并没有公布该案的起诉书和判决书,也没有报道伊力哈木•土赫提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

根据伊力哈木的辩护律师刘晓原介绍,宣判时,伊力哈木大声说了一句“不服判决,抗议!”即被法警押出法庭。

坐牢也要呆在中国监狱

一向被认为立场温和的伊力哈木,在被中国当局判重刑前,曾在公开场合说过:“我不想对国际社会呼吁什么,我们需要中国政府要用负责任的态度,反思自己的新疆政策。不要把一些个案政治化和民族化,要讲证据。” 为了维吾尔民族的未来奋斗的伊力哈木说过:“我哪里也不去,维吾尔人的问题在中国,解决的办法也是在中国。”

他还说,“如果一定要坐牢,那么我会呆在中国的监狱里,出狱以后我还是会在中国寻找维吾尔人的前途。如果我死了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我安葬在我的故乡,这一点幸福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