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特立独行―“六四黑手”陈子明告别人间

音频 06:01

曾被指为六四事件“黑手”,遭判刑13年的陈子明10月21日在北京一所医院逝世,时年62岁。这位中国著名的异议人士,不倦的思想者,多年来一直与病魔搏斗。2014年年初,胰腺癌进入晚期时获准来到美国治疗。星期二,陈子明病逝的消息传出后,中国内外的许多朋友感到悲痛。

广告

官方的媒体不会提到陈子明的逝世,八九六四后官方着力推行的遗忘教育也许使今天的许多年轻人不知陈子明是何人。然而在社交网络,海外媒体,挽悼陈志明的祭文、对联、回忆比比皆是。一个人能激起这么多人的怀念和悲痛,也许作家余世存的这幅挽联表述了某种心声:

“浩浩荡荡,从五四到四五,是真革命之先觉,虽然不如意事常八九; 寂寂默默,自先觉觉后觉,乃敢特立而独行,百川敦化于文明主流”。

曾在北大担任教授后遭官方压制被迫离开的夏业良献出的挽联是:“从四五到六四四朝元老赴黄泉;争民主争自由由来已久禁不住”。

陈子明在四五时期就已是一位出名的反叛者。四五运动被镇压当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员以恐怖的声调念出一句“那个留着小平头的家伙”,陈子明就是被通缉抓捕的“小平头”之一。好在这个时代很快结束,陈子明没有遭受太多的厄运。他在那个时候结识了17岁的王军涛。西单民主墙时期,陈子明编辑民刊『北京之春』,王军涛是『北京之春』的副总编,尽管这个杂志很短命,但和另一位民主人士魏京生主编的『探索』一样,在那个时代留下来明亮人心的光辉。

陈永苗认为,“陈子明为四五一代的最高峰,他在四五一代之中,也在四五一代之外,是四五一代最具有超越性,走的最远因此把四五一代的外延带到最远的,其提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就是明证。孤高峰独立,从文革中后期,其认识已经是放在当下都极为彻底的政治自由主义。其高产,其对当代中国问题的把握和推动,是为当代之‘梁启超’”。

陈子明和王军涛都有四五英雄的光环,邓小平搞改革的时代也许为他们在官场施展抱负提供了空间。但二位却走向民间,创办八十年代影响很大的『北京社会经济研究所』,推动公民社会的成长。蔡咏梅在『陈子明的传奇人生』写道:“这时的陈子明是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又是社会活动家,在当局眼中则是危险的‘职业革命家’”。六四镇压后,他被指为“黑手”,1989年10月10日在广东湛江被捕,1991年以“反革命煽动、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刑13年。1994年保外就医,查出癌症。次年6月因呼吁为六四平反再度收监。1996年10月再获保外就医,被软禁家中,2002年10月刑期届满,仍被警方监控。能够自由的出去自由地回来是陈子明坚守的立场,这就是为什么在那些年官方曾经开出保外就医的条件,在海外曾经邀请他出国的时候他一一拒绝的原因。

陈子明就这样把自己的一生贡献给了民主事业。他曾说,成功不必在我,功成我在其中。另一位六四后也遭通缉至今流亡的民运领袖万润南称赞陈子明:“资深民运四朝元老,传奇人生三界通才”。网络作家星河舰队写了这样一幅挽联表达敬意:“未见功成,何谓功成,即此魂去处,惟尽心二字; 我不惜死,谁欲惜死,于今身退时,方不愧一生”。

其实,陈子明在几十年不自由和疾病缠身的岁月中,从没有放弃过思想的探索。作家许知远写道:“在翻看他私自印刷的12卷文集时,我深深为他的学习能力、他的崇高感到震惊,倘若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他本应是布鲁金斯学会或兰德公司的这样的智库的创建者,游走在知识与权力之间,不断为一个社会提供建设性的意见。在缺乏中间地带的中国社会,他只能变成‘异端’与‘黑手’”。

这位不倦的思想者留下来许多著作:『西方文官系统』、『职位分类与人事管理』,『现代政治学导论』,『陈子明反思十年改革』,『阴阳界 陈子明王之虹书简』,『四五运动:中国二十世纪的转折点---三十年的回忆与思考』主编『外国著名思想家译丛』,『现代化与政治发展』丛书。『青年理论家文稿』辑刊。最近十几年,在不自由的状态下,他使用近二十个笔名,发表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论文和译文百余篇。

言有穷而情不可终,从网上许多真挚的文字,可读出陈子明的身影依然伴随在许多人的身边。他的人格成为他们的楷模,他的思想到处流传。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