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麦燕庭:占中运动会给香港未来社会政治带来深刻影响

音频 10:16

9月28号开始的香港占中运动在进行了60天后,周二(11月25号)和周三香港警方开始强力清场,在旺角占领区驱逐学生,并逮捕了100多名占中人士,包括学生领袖岑敖晖及黄之锋等人。为了更好地了解当地的具体情况,占中运动的发展前景,以及长达两个月,以要求真普片为诉求的抗命运动对香港未来社会和政治的影响,我们连线本台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

广告

她首先介绍了警察清场的过程:

麦燕庭:警方周二和周三只是在旺角进行清场,铜锣湾和金钟地带还没有采取行动,可以说现在只有旺角恢复了秩序。

警方的清场行动从昨天开始,之前警方已经说要分两次来做,看起来也不是要采取强硬的行动,一段大约只有100米的路,大约用了几个小时还没有清除障碍。来看的人比较多,堵在一起,警方就将人推向不同的地方,最后拘捕了可能是违抗的人,其中当然也可能有一些占领者。双方的冲突从周二晚上一直维护到周三清晨。

同一时间也开始了在弥敦道的清场行动。很清楚的是,警方这一次是采用了司法程序,就是协助法庭的执达主任去清理弥敦道上的障碍物,但是实际上是要达到清场的目的。因为在清除弥敦道上障碍物的时候,原来申请禁制令的团体自己已经组成了一个两百人的所谓“授权人士”来清除,但是从周三早上十点开始不久,他们就跟在场的占领人士发生了口角,大概十五分钟后,警方就接手了,并且很迅速地推进,用的警力比昨天多得多,一排排警察从北往南,就是尖沙咀的方向推进。而且今天的行动很迅速,大概只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基本上清除了弥敦道上所有的障碍物,五个小时以内,弥敦道重开。

大家可能对今天的行动比昨天迅速感到疑惑不解。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解释。
首先,警方的确是采取了比较强力的行动,包括很快就使用警棍去殴打那些不听他们命令的人。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清场开始后不久,警方就已经把学运领袖黄之峰和一名学联常委岑敖晖拘捕了,所以就可以发现警方是先把头目人物拉走,然后用强大的武力推进,其实已经达到一个清场的目的,就是说除了清除障碍物以外,就连走上人行道都会被拉走,甚至是拘捕。所以,今天可以说是一个清场的行动。

法广:你如何看香港占中运动的发展?是会卷土重来,还是就此结束?

麦燕庭:现在还很难讲,我们也跟一些占领者进行过交流。有些人说,周三晚上会再回来,但是回去以后能不能再占领,还要取决于回去的人数。而且警方在一些路段取消使用红路灯控制交通流量和人潮,而是用警方人员的手动指挥,路口有十几警察。即使有人趁汽车停下来,等红灯的时候有再次占领街道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但是人多的时候,能不能再次霸占成功现在还很难讲。

但是占中运动今天已经是第60天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实际上很多人都感到很疲惫,而且,市民的民意已经开始逆转,甚至一直被一些声音要求下台的特首梁振英的支持率也恢复到了八月底的水平,就是说9月28号的催泪瓦斯引发的负面影响已经消失了。所以,对学生来说,一方面政府动用禁制令会让他们必须考虑清场的可能性,最近学生内部也有一些酝酿,讨论守住期限的问题,当然民意是一个压力。另一方面,占中三子已经表示,他们会在12月 初去自首,他们自首以后,提供的秘书处会被撤销,整个秘书处的规模就会相应缩小,这样也就对那些还在占领区里的人会有一些实际的影响。

所以,这些方面的不同压力都会让学生们认真考虑退和如何退的问题。过去他们拒绝考虑这个问题,就是一直在等警方来清场,但是现在他们需要有另一个想法。

法广:这次占中运动以要求特首真普选为诉求,2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政府没有做出让步,但这次运动可能会给香港未来社会和政治带来不小的影响,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

麦燕庭:这个占中运动肯定会对香港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都认为,从占领运动一开始,香港人的基因已经发生了变化,港人从过去对政治比较冷感,到充满热情地投入一个运动去争取,可以说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港人的基本态度。

经过这样一次占领运动去争取真普选,虽然说现在看起来中国政府有一点松口,说可以考虑提名委员会的一些组成,但是基本的理念是不变的,就是要控制选举的结果,那就不是一个真普选。

所以,经过这样的努力还是不能达到目的,对曾经争取的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轻一代,我相信是会有很大的影响。我听到一些很不同的意见,包括一些人已经想到要移民,有些人觉得这个政府根本就不会听取民意,所以要加强抗命的行动,也有一些人比较心灰意冷,表示对政府会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但无论如何,对香港政府的管制,将来是会有很大的影响。

另外一点,社会的分裂也要比占领运动之前要强烈,因为市民是自己参与,也有一些亲建制的人,经过建制派的动员,也参加了一些支持政府的运动,包括签名运动。
这些人和那些争取真普选的人会有一定的对立,可以想象,占领运动以后,香港社会会更加分裂,对立会更加尖锐。

同时也可以看见,香港人对香港的前途,以及“一国两制”的信心也大有影响。从民意调查的数据可以看出,对香港有信心的人只有48%,没有信心的比例从过去的46%大幅增加到56%。所以,中国如何重新赢取香港人的信心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就像学联的人说的那样,政府能把路上的障碍物清除,但是不能清除港人心中的怒火,如果没有赢得民心,如何好好管制香港?如何向世人展示,香港这个比较先进的地方,在97年回归中国以后,还是能继续发展下去?或者是要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就是不能把一个文明的香港继续下去,这些都是中国政府要考虑的事。

感谢麦燕庭的报道和分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