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香港占中岂能以赢输二字概括?

音频 06:20

香港警方通告周一在示威者占据的最后据点铜锣湾清场。苹果日报报道这条消息的标题是:“七十九日占领运动告终”。铜锣湾是继旺角、金钟“占领区”相继被警方收复后最后一个据点。当地媒体还说,已有大批香港市民赶来拍照、留言,送别最后的“占领区”。

广告

晚钟似已敲响,占领运动无可遏止地迎来自己最后的时辰。9月28日占中运动“破空诞生”,两个月以来,抗议者逐次减少,受不休止的塞车和交通紊乱影响,支持占中的民意也渐次退潮。现在是回顾占中胜败得失的时候吗?也许是,也许不是。看重结果的人,侧重于以失败来评论占中运动,因为占中者最大的诉求没有得到当局的回应;看重前程的人,则以为“虽败犹荣”,尤其重视占领运动产生的影响,港人政治基因的改变,对周边地区辐射出的感染力量。

在旺角、金钟被清场后,除『苹果日报』外,多数香港媒体都程度不同以“占中失败”来概括这场运动。从一些媒体的读者评论也可看出,两个多月的占领,对市民生活的干扰巨大。他们批评这些“年轻人忽略了别人”;也有人把港人争取民主比为西西弗推巨石上山,固然悲壮,但恐最后徒劳无功;有人质疑:争取民主,港人到底要付出多大代价?在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国大陆,部分地享受着自由和法制的社会里,港人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吗?有人曾提出“见好就收”,暗示明知最后不可获胜,暂且趁适当时机把运动撤入校园,积蓄力量,何必经营拖拉战术,最终招致强行驱散;也有人劝大家抛弃精神胜利法,理性承认香港占中失败,然后思考占中为什么失败,继续抗争。

占中学生领袖的失败感也似乎很重。黄之锋说争取成果不是争取退场,公民觉醒不是成果,国际关注不是成果。『时代』杂志把他列为年度风云三号人物岂能算赢?陈为廷说,在台湾太阳花运动已有些成果并被媒体欢呼“光荣退场”的时候,他感到的是无尽的沮丧。

除了如亲中的『文汇报』发出“‘占中’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与民为敌的违法行动……引致天怒人怨,这就注定了‘占中’必然失败”那种断然定性的评语外,从以上举例看出,香港多数人的反应,参与者或者旁观者都相当温和理性。失败了?为什么说失败了?没有失败,为什么说没有失败?多想想吧。还有另一种观点,叫做“学生也没输,北京也没赢”。

占中三子戴耀庭认为,“‘雨伞运动’是香港民主运动新里程碑”,“‘雨伞运动’所带来的转变,必会影响香港民主运动以至香港未来的政治及社会发展”。他警告说:“当权者不要以为清除了街道就是解决了问题”。

这句话似侧重于长时段看问题,以街道的暂时被清除与香港未来的前程做对比,以“雨伞运动”带来的不可估量的精神影响与暂时的失去做对比,赋予占中以“香港民主运动的新里程碑”的意义。

『苹果日报』有一篇陈惜姿的文摘,内中写道:“香港人若不放弃,今次运动就只是开始。没有一个地方,抗争两个半月变得到民主的,没可能。台湾、南韩、莫不是经常漫长战斗才看到今天”。

有人说占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有人说这只是在美化伤口。在金钟被清场后,有长期民主斗争经验的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脸书称:为期75日的香港民主运动虽暂告一段落,但民主的种子已深深埋下,“纵使寒夜漫长,但是春天终将会来临”。蔡英文寄语港人“生于乱世、有种责任”,应保持信念改变香港。

数月前占中三子提出“占中”设想时,恐怕多数人以为是威胁性质,能在香港把占中变为行动谈何容易?后来真的变成了行动,而且持续70多天。当然,这中间有许多催化剂:中国国务院关于一国两制的诠释让港人顿时感到其核心价值受到蔑视,北京官员在香港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放话,形成了占中的空气。

香港今次的占领运动划上了句号,谁也不敢保证香港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社运。至少有一点是改变了。一如网友所说:“我相信,这一代人,启蒙了,再也回不了那个叫‘正常’的从前了。”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