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法国人怎样看达赖喇嘛:民间认知与政治决策间的巨大落差

音频 12:00
2015年7月6日美国在加州大学演讲.当日是他80岁生日.
2015年7月6日美国在加州大学演讲.当日是他80岁生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Jonathan Alcorn

如果说藏传佛教借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个人威望与魅力而在世界各地吸引众多信徒的话,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所代表的藏人事业却常常是可以影响西方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关系的敏感话题,面对经济实力成长的中国,是否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会晤也越来越让西方领导人头痛。然而,西方政治领导人在西藏问题上的表态是否与本国主流民意相符呢?西方民间社会对这个流亡于印度北部山区的八旬老人有怎样的认知?印象如何?法国民调机构Ifop近日在法、德、英、意、荷、美六国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凸现出西方民意与政府决策之间的巨大差距。

广告

Ifop受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团体(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之托,于2015年6月25日至7月2日间,在欧美六个国家分别抽样调查近千人。结果显示,达赖喇嘛被看作是最能代表和平和非暴力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远远超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或南非大主教图图。对他有好印象的民众在这六个国家中都达到80%,在法、德、意三国,这一比例甚至达到或超过90%。调查还显示,60%以上的受访者认为西藏的人权状况不能令人满意。

关于西方民间社会对达赖喇嘛以及西藏人权状况的印象的调查已经连续进行三年。最早倡议展开此项调查的是法国绿党参议员André Gattolin. 7月8日,法国参议院西藏信息小组、国民议会西藏问题研究小组与藏人行政中央驻巴黎办事处共同举办讨论会,庆祝达赖喇嘛80寿诞。André Gattolin 在会上介绍了最新出台的调查结果。他接受了法广的现场采访。

法广:是否可以首先向我们介绍您展开这类民意调查的理由?当初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决定在法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展开调查,了解公众对达赖喇嘛的看法?

A. Gattolin : “在当选议员之前,我在很长时间里的工作就是民意调查,这项工作让我明白要想影响政治人物的决定,就要给他们展示民意调查的结果,他们对此很在意。但很多调查没有媒体出钱去做。三年前,我先是在法国做了第一项关于达赖喇嘛以及西藏和中国人权状况的调查。去年,我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合作,再次展开调查,但这一次是在法国和德国调查。今年是尊者达赖喇嘛80寿诞,我们决定扩大调查范围,在法国之外,还有德国、英国、荷兰、意大利和美国。今天公布的就是这次调查的结果。这些国家的民众都非常赞成藏人的事业,达赖喇嘛本人在这些国家的民望很高,但很遗憾,各国政治领导人的决策与民意现实相反,所以我们认为应该通过这些调查,通过媒体报道这些调查结果,让领导人意识到在法国有超过80%的民众支持藏人事业。”

法广:这项调查已经进行了三年。在第一年调查结束的时候,面对结果,您是怎样的感想?感觉调查结果与此前预料的结果相符,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A. Gattolin : “我此前料想会有半数以上的受访者持赞成态度,因为达赖喇嘛在法国很有威望,很得民心。但第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出的民众支持度之高还是让我感到震撼, 因为,倘若你听媒体的报道,或者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论,比如Jean-Luc Mélenchon, 就对达赖喇嘛有各种各样的指责,说他守旧落后等等。但民意异口同声,想法完全不同。同时,我也注意到在全法国有百余个与藏传佛教和支持藏人事业有关的协会组织,在法国各地,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在各个不同的社会阶层,正如参议院西藏问题研究小组主席Michel Raison在圆桌会议开始前指出的那样,在弗朗什-康地省的偏远乡村都会有居民惊讶地问:啊,你认识达赖喇嘛?!你见过达赖喇嘛?!他每次都对这些居民的惊讶感到意外。我觉得,在我们生活的现代社会里,达赖喇嘛是一只灯塔,一个参照坐标。”

法广:您开展这项调查已经三年。这三年间,欧洲民众对达赖喇嘛的看法是否有什么变化?

A.Gattolin : “仅以去年为例,达赖喇嘛的民意支持已经高达90%,一年多以后,民众对他的支持率又提升了三个百分点。但另一方面,中国方面做了很多宣传,还有习近平在欧洲的访问,展示出中国现代化的一面,而且中国经济充满活力,这些都在改变中国的形象,所以,与此同时,以法德两国的调查结果为例,达赖喇嘛在这两个国家的支持度都有所上升,但认为西藏人权状况很糟的人稍有减少,但比例仍然很高,大约有80%左右的受访者对人权状况表示担忧。就是说,中国在法国经济中出现越来越频繁,中国也不断展现其在技术和科技领域革新、进步的形象,我们可以感觉到这些都对舆论有所影响,但这些影响尚不足以改变尊者达赖喇嘛在民众中的形象。”

民间舆论对达赖喇嘛的支持以及对藏人事业的同情在民意代表中得到一定的响应,但这种响应相对有限。在7月8日西藏问题圆桌会议上,参议院西藏问题研究组主席米歇尔-莱松指出,在西藏问题上,不同党派的议员似乎可以达成一定的共识,但他向记者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会有很多议员愿意身体力行地关注西藏事业。他说:

M. Raison : “行动起来的议员并不多,在参议院和国民议会组建西藏问题关注组的努力并不顺利。我不得不去动员一些人。就这次活动而言,很多议员缺席。一些参议员说他们会来参加活动,但我没有看到他们。其中原因是法国政治人物一致认为不应当去让中国领导人不高兴。如果你告诉他们你是西藏问题关注组的成员,对方可能就差拔腿溜走了。但在民间,我们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情况,无论是在城市化很高的居民,还是在乡土气息浓厚的村庄,无论是偏远地区,还是交通不便的角落,大家都知道有西藏,尽管他们并不了解更详细的情况,但他们知道藏人面对的真正问题,支持藏人,得知我们为藏人事业努力,他们都鼓掌支持,我告诉他们我见过达赖喇嘛,他们觉得我真是太幸运了,在他们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事。他们都知道达赖喇嘛,都对他感兴趣,都很敬仰他,尊重他。大家都知道他主张非暴力,倡导和平,大家也都知道中国政府对藏人,对藏文化建筑,采取了很多负面的政策。但是,同时,我也可以举例:尼古拉•于洛(法国著名媒体人和环保人士)不久前来参议员一个委员会参加环保问题的讨论,他列举世界各地一个又一个环境问题例证,却单单不提西藏,我非常明确地向他提出问题,非常具体地提出水资源问题。但他回答说,我们不能让中国人不高兴。而他总是在说他超越一切党派,只关注环境问题,但谈到西藏,他竟然说不想让中国不高兴。您看这问题有多糟糕。”

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地位的提升无疑影响着各国政府的政治决策。中国政府也一向将一切与政府路线不合调的民间力量归类为反华势力。参议员André Gattolin不仅是参议院西藏研究小组的成员,他也十分关注维族人面对的人权形势。他连续两年在参议院组织维族人权益讨论会。,但他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热爱中国,相反,他很热爱中国文化;

A. Gattolin :“我在表达意见时通常所指的是中国政府。这个政权是否还是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很难说。我不赞同的是这个政府的政策,而不是反对中国文化,更不是反对汉人,汉文明极为丰富。但回顾历史,即使在过去,在帝国时代,一些喇嘛,甚至一些达赖喇嘛与皇室的关系都很近,在北京的紫禁城里,我们也还能看到很多藏文化遗迹,藏传佛教的精神也对统治者有一定的影响。我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够重新修正与这部分文化的关系,让藏文化可以既能遵照其传统,又结合现代元素而存在,而不是居高临下地把他作为附庸。”

民间人心所向与政界出于实用的现实政治面对西藏问题的认知落差造成民间与政界互动困难。法国民间活动人士Céline Menguy连续数月希望推动法国议会通过一项支持西藏的决议提案。这项决议提案有三点内容:允许外国媒体进入西藏,呼吁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及其相关代表重开对话,停止在西藏的镇压政策。鉴于包括德国、英国、欧盟在内的很多国家和组织都通过了类似的决议,Céline Menguy相信在法国应当也不会遇到太多困难。她的努力也确实得到了响应, Noel Mamère et Patrick Gilles 这两位国民议会西藏问题关注组的联合主席也表示愿意在国民议会提出这项决议,但这两位议员三次邀约议长Claude Bart哦lone 面谈,三次约会每次都最终被取消。

Céline Menguy倍感失望。她承认,她和伙伴们的求见要求每次都得到了满足,她们甚至得以去总统府陈述立场,但是,她们每次听到的总是同一个论调,与中国政府打交道,要慢慢来。Céline Menguy不满地表示:作为法国公民,她对如今这些政治领导人的表现很失望,因为,藏人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在藏区和藏区之外,自焚抗议的藏人接近150例。但她表示不会放弃推动法国议会通过这项提案,她们的提案请愿书已经争取到五万四千人签名。

点击了解IFOP2015年美欧六国调查结果

法国民间推动议会提案支持西藏事业请愿书及签名网站:www.change.org/appelpourletibe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