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法国藏学者:达赖喇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支点

音频 16:00
2015年7月6日,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少年为达赖喇嘛庆贺80岁生日。
2015年7月6日,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少年为达赖喇嘛庆贺80岁生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Stringer

在上次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向大家介绍过声援西藏运动团体委托法国民意调查机构IFOP所做的一项调查。这项调查显示,在以经济实力论地位的当今世界,流亡印度北部山区半个多世纪的藏传佛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最受爱戴的在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藏区和宗教领域,他不仅让全世界了解了藏人事业,而且,法国民意调查机构IFOP的最新民调也显示,至少在六个欧美国家中,他被看作是最能代表和平的人物。

广告

达赖喇嘛在今年7月庆祝了80岁生日,他的继承人问题随着中国政府的关切而更加吸引着国际社会的关注。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特别之处何在?他的存在是中国政府眼中的所谓西藏问题的症结所在,还是解决此问题的钥匙?

7月8日,法国参议院西藏信息小组、国民议会西藏问题研究小组与藏人行政中央驻巴黎办事处共同举办讨论会,庆祝达赖喇嘛80寿诞。我们在会议之余采访了几名与会者。

对于早年来法国的达波仁波切来说,达赖喇嘛与众不同之处何在呢?达波仁波切一岁时被第十三世达赖喇嘛指定为19世纪时一位高僧的转世灵童。他1959年逃亡印度,后来应邀来法国东方语言学院讲授西藏语文和文明,是法国领土上第一位藏传佛教喇嘛。他在巴黎附近的Veneux-les-Sablons开设了佛法中心甘丹林学院(Ganden Ling Institute)。他向我们表示:

达波仁波切:“第14世达赖喇嘛与众不同之处可能更在于他艰辛的生活经历。他在还很年幼的时候,就遇到很多困难,在后来很长的时间里,他又面对很多政治问题,遇到很多困难,后来,他又被迫离开西藏。这种生活经历是历任达赖喇嘛都不曾有过的。同时,他不仅有丰富的佛教知识,也有很多科学知识,在这一点上,他也是独一无二的,以前的达赖喇嘛都没有接触过科学。还有,第14世达赖喇嘛也很懂得适应当今世界的形势。”

瑞士藏学者、博物馆馆长马丁•布罗昂(Martin Brauen)常年致力在欧洲传播藏文化,著有《达赖喇嘛:观世音菩萨的十四位化身》一书(« Les Dalaï Lama: les 14 réincarnations du bodhisattva Avalokiteśvara», Edition Favre, 2005)。

法广:在您看来,第14世达赖喇嘛与他的前任相比,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有人说达赖喇嘛是独一无二的,他是否也这样认为呢?

M. Brauen:“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因为我们不认识他的前任。我们只能从生平记录去了解,而生平记录总有一种美化人物的倾向,就是说,比较偏重记录一些正面、积极的内容,我在研究第五世达赖喇嘛生平的时候,就试图区分生平记录与其本人真实面貌。与生活在17世纪的第五世达赖喇嘛相比,第14世达赖喇嘛确实有很多不同。第五世达赖喇嘛非常精于谋略,是军队统帅,常打胜仗,比较专制,但据说他很让敌人惧怕,在一段时间里,他俨然是一位政治家,特别不能忽略的一点是他是第一位统一了图伯特(西藏  图伯特为英文Tibet一词的音译,泛指藏文化区域。西藏一词出现较晚,主要指目前中国地理版图上的西藏自治区。)的人。同时,他也是多产文人,留下很多著作,是大师。”

“第14世达赖喇嘛则非常不同,他不是谋略家,也从未指挥过战争,性格相当安静,平和,但他也有很多著作,也像第五世达赖喇嘛一样,是大师。”

“至于为什么有人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是独一无二的,我觉得这太难说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更想说他民望很高,我们可以分析他为什么民望如此之高。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自然而纯朴,不玩弄手腕,很谦卑,思想开放,待人宽容,他对物理等科学学科很感兴趣,而不是只对宗教或道德问题感兴趣;他很诚实,很诚恳,而且,您一定也知道,他很有幽默感,在传经布道的时候总会开玩笑,他很懂得沟通。”

“他的言说内容也很重要,法国参议员米歇尔•莱松(Michel Raison) 在讨论会上提到达赖喇嘛的智慧、品德、尤其是他的和平主义,还有他关于如何处理社会生活、道德理念等问题的阐述、呼吁要有同情心,等等……就是说第14世达赖喇嘛的特点是多方面的。”

法广:在7月8日法国参议院的讨论会上,您在介绍达赖喇嘛体系的历史时,特别提到:在过去,达赖喇嘛和中原皇室,特别是第七世达赖喇嘛与清朝皇室其实曾经关系密切。那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种密切关系是否可以成为如今北京中央政府有权选择达赖喇嘛的理由?

M. Brauen :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我们应该上溯到更早的历史,我们注意到,在清朝以前,实际上达赖喇嘛体系并不是藏人自己设计的制度,而是由一个蒙古部落引入的,是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在1578年任命了第三世达赖喇嘛(1578年)。第四世达赖喇嘛本身就是俺答汗的家人,是蒙古人。即使是功绩显赫的第五世达赖喇嘛也得到了蒙古人的支持,是和硕特首领固始汗帮助第五世达赖喇嘛成为政治家。第六世和第七世达赖喇嘛时期,图伯特发生内战。当时,清朝皇室出面干预,在拉萨设立驻藏大臣,最后在1751年任命了第七世达赖喇嘛,就是说清朝在图伯特建立了一种驻藏大臣与达赖喇嘛共管制度,周围有当地受尊敬的人辅佐。18世纪,清皇室对藏区事务越来越关注,常常试图直接行使权力,设立了种种行政管理机构,以加强清皇室的影响力,最得力的方法就是刚才所说的驻藏大臣。有些人认为驻藏大臣其实权力十分有限,持这种观点的主要是藏人,但也有人认为驻藏大臣对当地生活的管控十分具体。乾隆皇帝在1793年颁布了《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条,重新定位清皇室与藏区的关系。清皇室在藏区事务中地位主要体现在皇室对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指定过程与方式的控制。转世灵童的名字需要刻写在金属签牌上,然后放入瓶内(金瓶),抽签决定。这种金瓶掣签制度从1805年一直延续到1875年,这期间4位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由此产生,但这四位达赖喇嘛都没有成为有影响的人物。这期间在藏区发挥统领作用的是其他势力,尤其是清皇室。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藏人从未接受这种由清皇室金瓶掣签选定达赖喇嘛的做法,在选择第九世达赖喇嘛继承人的时候,摄政者没有理会皇室的指令。确定第十世、十一世和十二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时也是如此。也就是说,大约在一百年间,清皇室曾试图通过《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条(干预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确定),但经常并不成功。 ”

“至于第14世达赖喇嘛的继承人问题,有很多没有根据的传言。达赖喇嘛本人曾经多次明确的表示,达赖喇嘛制度已经非常陈旧,并不是现代社会最好的政治形式,但他同时也表示,第14世达赖喇嘛是否应当有继承人应当由藏人自己来决定。”

“我个人坚信,藏人  无论是中国境内藏人还是流亡藏人  都会希望有第15世达赖喇嘛,但下任达赖喇嘛是否有同样的职能、是否有同样的政治权力,这又是另一个问题。我个人不认为下任达赖喇嘛会有同样的职能和政治权力。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流亡藏人中引入了一种民主机制,我觉得这一点不会再改变,但在我看来,达赖喇嘛作为道德与精神的象征人物必然会继续。”

“我也相信中国政府会试图影响未来达赖喇嘛的选择,尽管中国政府自称不是宗教机构,是无神论者。依我看,北京进退两难: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去世对于北京来说可以意味着西藏问题不复存在,但是,北京也担心藏人希望有第15世达赖喇嘛。怎么办?是坐等藏人选择一个受流亡藏人影响的第十五世达赖喇嘛?还是积极活动,就像此前确定第十七世噶玛巴和第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时那样。自行选择达赖喇嘛转世灵童?但是,我相信所谓的西藏问题并不只是达赖喇嘛个人问题。流亡藏人不仅有政府,也有媒体,有他们自己的教育体系,藏人事业将因此而继续。”

在法国藏学者弗朗索瓦兹-罗宾(Françoise Robin)看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非常重要,因为是他推动藏人接受了和平主义,他应该是北京解决西藏问题的支点。

Françoise Robin : “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简单地说,是因为藏人历史上有过不少战争和武装冲突,尽管当时的战争或武装冲突的手段非常有限,造成的伤亡也相对较低,从技术上讲,他们处于弱势。简单地说,就是藏人之间也有权力争夺,有当地武装参与。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国军队到来时,当地发生抵抗中国军队的游击战,达赖喇嘛有自己的军队,但还有很多藏人有自己的武器。”

“达赖喇嘛1959年出走印度后,接触了甘地的非暴力思想 (prendre la mesure),意识到非暴力思想的力量,意识到这种思想与佛教思想的相容共通之处。但这种转变并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作为佛教徒,他对甘地的非暴力思想很有共鸣,但在抵达印度前,他并没有在图伯特推动非暴力。在印度,他重新诠释了甘地的思想,并推动藏人接受了非暴力。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提到非暴力在藏人文化中并非与生俱来,非暴力思想本身不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而是一种文化的结果。这么说并不是要说明藏人以前非常暴力,而是说和其他民族一样,他们也有冲突,也有战争,达赖喇嘛抵达印度之后,看到甘地得以凭借非暴力原则抗衡殖民者,并据此而最终争得了独立,当然,甘地面对的形势是一个方圆广阔、人口众多的印度和远离国土的少数英国殖民者之间的对抗,而且英国当时已经是一个民主政体,而藏人人数不多,面对的是一个人口众多、又与之相邻的中国,中国也不是民主政体,所以,非暴力思想在中国领导人中很难引起共鸣,这些领导人既不了解甘地,也不理解这种策略,他们也不感兴趣,所以,藏人的这种策略目前在中国领导人看来就等同于沉默。我并不是要鼓励藏人选择暴力,也不是要鼓吹非暴力有多美好,我这里只是想分析达赖喇嘛推行甘地的非暴力思想的过程,是想说明这种策略之所以现在行不通,是因为中国政府不能理解这样的逻辑。”

“但在我看来,达赖喇嘛对于中国来说实在是一个绝好的支点。纵观世界各种冲突,有多少身在冲突中的领袖号召不要暴力,不要炸弹,坚持非暴力?老实说,我一个都没有找到,达赖喇嘛是唯一一个有这样主张的领导人,我觉得他的这种坚持应该得到回报。”

法广:但是,达赖喇嘛的这种非暴力理念是否始终得到遵守了呢?藏人面对这种策略的态度这些年是否也有变化呢?

Françoise Robin : “据我所知西藏并没有重大的针对汉人的民族暴力事件,大家都知道的2008年拉萨3•14事件中,确实有19名汉人很不幸地在一些商店被焚烧时死亡,商店起火时,他们正在店里,这很让人痛心,但并不能说明他们是被有意杀害的。遗憾的是中国政府控制下的官方媒体反复播放这些画面,让汉人感觉藏人非常暴力,不懂得知恩图报,完全无视中国推动的经济发展给藏人带来的效益,其实藏人并没有要求这些发展,这些发展是强加给他们的。”

“中国人在官方媒体的影响下形成了一种印象,也就是藏人很暴力,而事实上我们几乎没有听到过藏人只因为对方是汉人就杀害对方的案例,现在也仍然没有,但是,藏人如今有一种针对自身的暴力  自焚,目前中国境内藏人的所谓暴力仅限于此。但是,有一点很重要,这一点人们很少谈论:如果接触藏人,他们会告诉你,他们不能选择暴力,哪怕是他们很想这样做,因为这样做会影响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形象,会破坏达赖喇嘛的转世轮回,因为这会让达赖喇嘛难过,说不定还会让他气愤,而这些都有可能让达赖喇嘛折寿。要知道,绝大部分藏人都是佛教徒,所有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藏人尊重达赖喇嘛,达赖喇嘛要求他们坚持非暴力,达赖喇嘛也在国际社会承诺了非暴力,所以,他们必须服从。所以,中国政府还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明白达赖喇嘛是他们目前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的支点,因为,正因为有他,藏人才遵循非暴力,倘若达赖喇嘛离世,他们就不必再这样自我约束,不必再自我控制,因为,他们不必再担心影响达赖喇嘛的生命。所有这些想法都深藏与藏人心中,他们不常这样表述,但这些都始终存在于他们的脑海。不是害怕丢面子的问题,而确实是因为这是达赖喇嘛的国际承诺,关系着达赖喇嘛的转世轮回。”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