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陈文敏接受纽时访问认为支持占中触怒北京

卸任港大法学院院长陈文敏
卸任港大法学院院长陈文敏

遭到香港大学校委会否决出任副校长的前港大法律学院院长陈文敏,日前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对于北京强烈反对他的任命,他也感到意外,因为他认为他只是一个温和的民主派人士,过去与大陆的关系也不坏,而且他也没有支持学生所提出的公民提名,他之所以成为攻击的目标,相信是他对占领行动的立场。

广告

陈文敏被问到为何他的任命会遭遇到如此强烈的反对,陈回答:“对此我也感到奇怪。说真的,这些年来我与大陆的学院关系良好,我有理由相信我在大陆有良好的声誉,所以我感到意外。有说法认为这跟占领中环有关,真的确实有人批评我放纵我的同事参与占领中环,甚至说我支持这个运动。事实上,占领行动去年发生当时,我在美国宾州大学教书,然后今年年初我又到了英国的剑桥大学。”

陈文敏说,他之成为被人反对的目标,或许可以引用其中一份占领中环的事后评估报告,看出端倪,报告指出:“大专学院已经失控,大专学院似乎是支持这个占领行动,我们失去对学生的控制,我们阻止不了学生。有些老师甚至到占领区开班上课,有人要对此负责,我们有责任维持学校与上头的政治想法同步。”

陈文敏说,这件事(他被否决出任副校长),或可向那些自由派、直接或间接支持占领行动的人,当作一个警告,“所以这才是值得忧虑的部分”。

陈文敏又被问到他如何归类他的政治哲学。陈回答:“我认为我只是个温和派。我相信民主、自由、法治。我是个人权律师、宪法律师。所以本质上我对维护人权和个人自由较为同情,某种程度下,我是个温和自由派,就算对政改问题也如是。我支持特首提名委员会有更大程度的民主,但我不支持公民提名。我认为我们仍然应该在框架(全国人大)下谋取最好的方案,让提委会更具代表性。这些年来,我都尝试做个温和的自由派。大致上,政治圈子以及政治社团,基本上都认为我是个温和自由派的学者。”

陈文敏同时认为,学校教职员,尤其是年轻一辈的,已因他的任命遭到否决而受到影响,“如果有人认为校方的高层将教师的政治思想也成为评估的一个考虑,那么他们就不会公开发表政治意见。”

诚如陈文敏所言,为了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北京这次连一个温和派的反对者也容不下。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