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革五十周年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音频 12:00
『新阶级』是当年地下流行的几部重要的黄皮书之一
『新阶级』是当年地下流行的几部重要的黄皮书之一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广告

问:上一次的节目中,你谈到了文革地下读书运动是真正的启蒙运动。今天想请你给听友们更具体地讲讲这一点,最好能从当年地下读书运动中最重要的著作入手。

答:这当然好,但也可能有点抽象,听起来乏味。不过既然这是很重要的内容,我就试着谈一谈。就我个人所熟悉的地下读书运动,其中最让人震动的书是吉拉斯的《新阶级》。我记得当时的作者被译作德热拉斯。我的几位大朋友曾有很长一段时间阅读和讨论这部书。我受他们的影响,也认真读了这部书。可以说,我心目中的所谓共产主义运动、共产主义理想,让这部书打得粉碎。首先,这部书简明扼要地从哲学上论证了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只是哲学发展中的一派观点。到了列宁手中,它完全变成了蒙昧主义的工具。真正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已不复存在。如果说在马克思那里,辩证唯物主义还有一点探索真理的意义,在列宁那里已经完全变成了自大狂的宗教信条。从前听到那些共产党的宣传口号,什么“只有共产党发现了社会运动的真理”、“代表了历史前进的方向”,总觉得不可信。看了吉拉斯的这部书才明白,所谓共产主义是人类解放的“唯一真理”、“唯一道路”,不仅不真,而且是个大灾难。循着这条路走,只能建成一个前所未有的暴力专制国家。

问:那这样看,对文化革命中宣传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是不是也会产生怀疑?

答:当然。在这部书中,吉拉斯有句名言:“共产主义革命根本不可能完成他们狂热地信以为可能的事情。因此没有其他革命,比它许诺的如此之多,而完成得如此之少”。看看自己周围的现实,会发现共产主义的宣传和允诺同现实生活差距如此之大,再仔细想,甚至能发现它的许诺与它的行为往往正相反。记得当时我们争的最多的问题是,毛发动文革,提出整党内走资派,是不是毛意识到了新阶级的问题,要通过文革来消灭这个党内新阶级。当时争论得极为激烈,因为对毛个人的迷信还牢牢盘踞在我们这些青少年的心中。有怀疑但没有勇气否定毛。结果就出现了悖论,从理论上所谓共产主义理想这套东西已丧失了现实的说服力。可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毛还心存敬畏。

问:这个冲突很尖锐啊,你们是怎么走出来的呢?

答:当时引我们走出悖论的是《新阶级》这部书的第二个要点:新阶级的形成和运作方式。吉拉斯分析道,新阶级其实就是由夺取了政权的、共产党中的职业革命家组成。它的主要特点有六,其一,这个阶级实际上是共产制度官僚中的一个特殊阶层,即党的政治官僚。其二,这个阶级的经济基础便是所谓全民所有制。凡是冠以全民之名的财富,实际上就是这个新阶级自身的财富。所以在类似前苏联、中国、北韩这样的国家,国库党库是不分的。这个新阶级可以任意侵吞国库,用全体国民的血汗来养党的各类机构。例如所谓工、青、妇,甚至人大也实际上是党的一个机构。同时还养它自己的报纸宣传机关,甚至国家的军队都变成了这个阶级的家丁。其三,由于所谓国家财产就是这个新阶级的私产,所以他们可以任意挥霍,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全世界送钱,搞各种面子工程,劳民伤财而完全不顾及国民的意愿。其四,这个阶级的最上层可以按照等级享受各类特权,修行宫建别墅,圈起国家最好的地方为自己私用。其五,对国家外交政策的选择,必然会首先考虑一党利益,在党的利益和民族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一定是按照党的利益来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动用国家暴力来捍卫一党之私。其六,这个阶级的权力更迭转移,一定是通过黑箱作业,私相授受,若不能通过党内交易完成,就一定会是血雨腥风的宫廷斗争。

问:看起来吉拉斯的分析还是很符合实际,很客观的。

答:当然啦,因为吉拉斯本人从前是圈内人,他甚至也是新阶级的一分子。他是南共联盟的中央执委,中央书记,国民议会的议长,副总统,可谓位高权重。但是他却认为,追求真理讲出真话,是人生的基本价值。一旦他发现了所谓共产主义理想、共产主义革命不过是造就了一个新阶级,这个新阶级对人民的掠夺和镇压比此前的统治阶级更残忍、更无耻,他就不顾高官厚禄,不怕坐牢判刑,开除出党而说出真相。当时我们读他的书,虽然有争论,但对他这个人都是真心佩服。但是问题仍在,毛发动文革真的是要推翻这个新阶级吗?经过反复讨论,大家逐渐取得了一定的共识,那就是毛的文革并不是要解决共产党这个新阶级本身,而是要使这个新阶级按照毛本人的意志来行动。因为他要达到的目的,不是让中国成为一个自由的民主宪政的国家,而是要让中国人永远生活在他从俄国搬来的共产体制之下。而新阶级产生的土壤,恰恰是这个共产体制。所以不管毛提出了多少鼓励老百姓造反的口号,无论他怎样号召打倒党内资产阶级,都和推翻新阶级无关。相反,文化革命的指导理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正是为了巩固他从苏俄搬来的这个制度。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就是让新阶级永远成为中国社会的统治阶级。当时在讨论中,有人坚持认为毛是有善良愿望的,只是对新阶级没有真正的认识。也有朋友指出,不是毛对新阶级认识不足,相反他的逻辑是极为清楚的,是打了天下就要坐天下的逻辑。他认为,只要能保证共产党在他的绝对控制之下,就能保证共产党的江山不丢,这实际上恰是把国家当成一党私产的意识,这也恰是新阶级的根本意识。正像吉拉斯在书中所指出的:“共产主义革命是以取消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了一个握有空前绝后权威的新阶级,这个阶级是由那些垄断行政大权而享有种种特权和经济优先权的人们构成的,党是这个阶级的核心和基础,党的核心人物就是掌握全权的剥削者和主人”。

问:当时你们是不是也讨论过中国未来的出路?

答:当时有各种设想,最集中的一个想法就是毛身后党内权力斗争会引起党的分裂。那时可能会出现新的力量来主导中国的方向。但是什么方向却不能肯定,只是有一点,中国必须要改变,这已经是党内外明智之士的共识。所以后来邓主导的改革开放得到了一致的拥护。但是由于产生新阶级的制度土壤没有改变,新阶级依然牢固地把握着中国。唯一的变化是,在吉拉斯看来,新阶级的财富占有是通过党对权力的占有,因而是不能继承的。可中国目前的状态,是官二代、富二代浑然一体,他们不但掌握着目前的权力和财富,而且也掠夺了全体国民的未来,这才是最可怕的。国内有许多人看到了这一点,所谓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固化,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新阶级对全体国民的掠夺,只能靠国家体制向民主宪政转型来改变。这将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selfpromo.newsletter.titleselfpromo.newsletter.text

selfpromo.app.text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