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革五十周年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音频 12:00
毛泽东与邓小平
毛泽东与邓小平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广告

问:文革开始时,刘邓一直并列,是第一号和第二号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什么刘被毛毫不留情地整死,而邓却被再次委以大权?

答:在中共老人中,平心而论,毛对邓的态度一直比较特殊。这有几个原因。邓当年在苏区被当时的中央撤销了江西省宣传部长之职,时间在1933年5月,地点在宁都。我们上次节目中讲到周恩来在宁都会议上取代了毛的军事指挥权。毛邓在同一地点,前后落难,这一段毛常提起,说邓是毛派。人们常说邓是周恩来的人,这是完全不正确的,邓骨子里是毛的人。毛对邓的赞扬很多,比如毛说过邓武可比林彪彭德怀,文可比刘少奇周恩来。这个评价简直就是说邓是党内文武全才。而且,1965年,那时毛已经准备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了,却委托周恩来和王稼祥谈话,告诉他,毛考虑人事变动,党中央主席的接班人或者是林彪或者是邓小平。文革已经起来之后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邓在政治局常委的排名反而还上升了。文革小组的人要把邓当作敌我矛盾来打击时,毛却提出要把刘邓分开。同时,毛一方面批准发表戚本禹的文章,指邓为“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另一方面向邓表示“第一,要忍,不要着急,第二,刘邓可以分开,第三,有事可以给他写信”。

问:这和外面群众组织的斗争显然不是一回事。毛对邓为什么会有这种两面态度呢?

答:毛原本是把邓当作毛派的,在历史上事实如此。但中共夺国之后,邓开始和党内负责具体工作的人关系密切起来,和刘、周的政务系统越走越近。因为邓这个人从来不是好高骛远、徒尚空言的人。他天性喜欢做实事,身上没有一点文人气,和毛那种云山雾罩的议事风格不一路。他当中央书记处的总书记,本是毛的提议,但在浮夸风、大跃进中,他是了解中国有多少人饿死的,所以也赞成反冒进。对毛的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做法至少不推波助澜。所以毛说他开会坐的远,不说话,我想这是邓明哲保身的作法。文革毛要天下大乱,邓却生性喜纪律,所以参加派工作组的行列,要秩序。这点毛更生气,觉得邓背叛他,所以要整邓。但说实话,毛从未想将邓彻底打倒,关键时刻会保一下邓。邓自己看得明白,他说:“毛泽东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也不是想把所有老干部都整倒。虽然谁不听他的话,他就想整一下,但是整到什么程度,他还是有考虑的”。这是他本人的经验之谈。而且,毛是权谋高手,整人时下一步就已经想好。66年毛写信给江青,泄露出他并没有死心塌地地用林彪,所以留有一手。67年他对王力说:“林彪要是身体不行了,我还是要邓出来”。可见邓是他手中的预备队。林与邓不是一个山头的人,毛的惯用手法就是拉一派打一派。

问:73年,邓小平复出,当时全国不少人觉得突然,不明白为什么。

答:为什么?林彪死后,毛要防的就是周。上次节目我们已经讲过,毛对周是相当残忍恶毒的。但林死了,周是众望所归的核心人物,毛必须找出一种力量来平衡,所以毛放邓出山。出山就让他参加批周会。邓是极聪明的人,第一他明白自己在毛手上是哪颗棋子。第二他明白毛为什么点名让他参加批周会,所以他说了一句双关语。他说:“你现在的位置离主席只有一步之遥,别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而你是可望而可即,希望你自己能够十分警惕这一点”。这话说的实在高。第一他这是告诉周,毛怕你夺了他的权,第二也告诉毛,我会好好替你看管权力。所以毛会后急不可耐地问参加会的王海蓉“邓小平发言没有?”得知邓讲了话,他高兴了,说“我知道他会发言的,不用交代也会发言”,甚至一时兴起,要找邓小平来谈话。所以可以说,毛当时确实有意让邓替代林,成为可供选择的接班人之一。

问:那么毛很快就对邓失望了吗?

答:是的,关键在对待文革的态度上。在邓写给毛的信中,他对文革是大唱赞歌的,但他也是个倔人,骨子里对文革是反对的。他说永不翻案时可能也真诚,但真掌了权,要干实事,才能体会文革的灾难有多大。他反悔了,他选择的突破口是毛当时对“四人帮”的批评。毛召集在京政治局会议,讲了几句对四人帮批经验主义的批评,当然是保护性的批评,甚至还对张春桥说对不起。但邓却假戏真做,而且是和周联手一起做。邓在政治局会议上领头狠批四人帮,说四人帮“干扰主席”。但邓聪明,他知道毛让批江,但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外人不能当真,适可而止最好。邓就在江青检讨了几句之后,就宣布批评会停止,给江青留了面子,因为给江青留面子就是给毛留面子。毛见邓果然知进退,便让邓全面主持中央工作,他这时仍看好邓的前景。

问:邓拿到实权后,一定会和文革造反派起冲突。

答:是的,这就是邓提出“整顿”的目的。当时,有些生产部门的权力在造反起家的干部手里,这些人本是毛精心培养的一个社会阶层。但要让国民经济有发展,首先就会和这些人冲突,比如铁路系统。邓让万里当铁道部长,亲自带领工作组下去抓,邓要对那些闹派系的坏头头坚决处理。当时真抓了、撤了一批文革中上来的头头。邓当时说:“这些人还不抓起来处理,要等到哪年呀”!他是看到国家已濒临崩溃,又有毛的指示“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邓才下狠手。但这回他出手整的不是毛的敌人,而是毛的追随者。毛不动声色,看着邓干什么。邓大刀阔斧,从工业到农业,从科研到教育,从军队到地方,处处开花。关于邓的整顿,我们会专门有一节详细讲,今天大家只要记住一点,邓要干实事,虽然拿毛的指示当招牌,却和毛的基本思路相违背。毛关心的是邓能不能在他身后保住他的文革,也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邓却以毛讲过的三句话为依据,来了个三项指示为纲。这让毛大失所望,所以他说:“还是他那一套,什么黑猫白猫”。这能看出毛本来寄希望于邓能像他在检讨中说的,拥护文革、保卫文革,谁知邓一下子就走到另一股道上了。这股道和毛发动文革的指导思想相违背。毛恼羞成怒,于是发动了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运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因为他不能容忍邓和周站在一个立场上。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