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洛桑森格:我们希望特朗普总统会见达赖喇嘛

音频 11:11
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接受法国24小时电视France24专访 2018 1 28
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接受法国24小时电视France24专访 2018 1 28 电视截图

2018年是藏人流亡印度60周年。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在一月底访问欧洲期间,在法国电视France24接受专访,向记者Marc Perelman谈西藏问题及藏人的寻求自治之梦,本期特别专题我们就介绍此次专访的内容。 

广告

记者首先回顾自达赖喇嘛在1958年流亡印度以来,成为藏人几十年争取真正自治的精神领袖。2011年达赖喇嘛宣布退休,不再过问政治而专心于宗教,洛桑森格当选藏人流亡政府司政并连任至今。记者的第一问题是,在六十年后,面对中国在外交、经济、军事各方面的崛起,是否有如一些观察所认为的,藏人希望建立一个战争自治西藏的梦想日益遥远?

洛桑森格:我不同意这种观点,如果你对上世纪60、70年代感兴趣的话就可以知道,那时的西藏已经被中共统治,但那时几乎没有人谈西藏问题,但是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外界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在60年后的今天,我可以来到你的演播室,可以在全世界访问,讲述西藏问题,这代表着我们仍然活着、我们仍然站立着,我们在为获得公平和真相进行着奋争。是的,中国目前正在飞速发展,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

France24:你在访问时可以感受的到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吗?

洛桑森格:是的,我感受到一些国家对接待我们、或者在谈到西藏问题时的缄默,中国在外交中设置了条件,比如自由贸易,比如对挪威、丹麦或其他欧美国家,条件就是不能谈及三个“T”,即西藏(Tibet)、台湾(Taiwan)、和天安门(Tian an Men),这是我们确实可以感受到的。但同时我们也能看出现某些遗憾和一些抵制。比如在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议会有一项立法,就是要评估和抵制外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尤其针对来自中国的影响。这是国际社会一种正在增加的趋势,因为人们想知道中国到底要什么,民众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而我们应该重视这一发展。

France24:您是否意识到,即使是在一些接待西藏的国家,比如美国,情况也出现了转变,达赖喇嘛曾经在白宫受到接待,但一些人说他现在担心特朗普政府不能再经济支持藏人,这对藏人是否是巨大的损失,这是我们听到的,是否是真的?对您的流亡政府是否非常不利?

洛桑森格:藏人政府的问题,就是藏人的问题,能否切实保护藏人的民族身份,这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藏人在内部有很多的团结、互助,至于特朗普总统以及对藏人的资助,存在一些误解,因为美国对藏人的资金支持是通过美国国会的,美国国会有立法提案规定资金不能低于去年的水平,因此如果真的有变化的话,我们可以获得和去年等同规模的资金

France24:在议会外,你是否担心白宫的一些官员并不认同援助藏人为当前要务?

洛桑森格:我所感觉到的是,华盛顿面对中国的态度更具进攻性,特朗普总统要求对进口太阳能板和电冰箱强制征收30%关税,这显然是针对中国的,当然,在白宫内部总是会有各种意见,就像所有国家的政府一样,但人们意识到中国是一个竞争对手,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 美国驻华大使在与北京的接触中都谈到过西藏问题。

France24:你们是否希望美国的立场更加强硬一些?

洛桑森格:当然,我们希望特朗普总统能够沿袭美国总统的一贯做法,会见达赖喇嘛,奥巴马总统曾四次会见过达赖喇嘛,布什总统也会见过达赖喇嘛四次,所以我们希望这一传统能够继续下去,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将会成为现实,如果达赖喇嘛来访问美国的话。

France24:你们是在等待美国方面发出邀请吗?

洛桑森格:此类运作从来不会对公众公开

France24:自从习近平掌权以来,他显然已经成为很长时间以来中国最具权势的领导人,他对西藏是什么政策?您认为他做好准备与藏人谈判吗?我们知道,在2002 和2010年,北京与藏人曾有过的谈判,此后就再没有过官方的接触,您是否希望他改变之前做法,您认为他会拒绝谈藏人的自治?

洛桑森格:谈到习近平上一个5年任期,我们看到西藏的情况在恶化,比如对色达喇榮五明佛学院Larung Gar的整治、驱逐僧尼,使原来的12000人降到5000人,有3个人员自尽,还有另外一个佛寺也正在被毁。2011年以来已经有151个藏人自焚。还有西藏的流通问题, “自由之家”报告指西藏是世界最不自由地区,低于叙利亚,“记者无疆界”的报告显示,记者前往西藏采访的难度要大过前往朝鲜。所以,我们看的出在习近平治下 西藏情况的确是在恶化。

France24:因此他不希望对话

洛桑森格:但作为佛教徒我们保持要保持乐观,我们希望他今年三月开始的第二任期时,将会重新检视对西藏的政策,会意识到对藏人的强硬压制不会奏效,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示威、越来越多的不满。应该有一个政治上的更加灵活和弹性。而对西藏问题,习近平父亲的朋友胡耀邦先生的处理就显得更乐观。

France24:这是您对现实的愿望,还是来自于某些反馈,当然是指来自中国领导人方面的反恐?他们可能改变想法吗?

洛桑森格:作为佛教信徒,我们相信这种状况不会持久,

France24:那么作为政治人士呢?

洛桑森格:作为政治人士,我们同样也是乐观的,西藏当地的情况显示存在更大的压力,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西藏问题的解决就在习近平的手边,他应该能够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France24:对于达赖喇嘛的身体健康状况,目前当然存在一些担心,达赖喇嘛说不再做国际访问,这可能是出于对他来说过于劳顿。这就产生他的接班人的问题疑问,媒体谈论了很多中国指定接班人的问题,您认为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即不寻求独立,而是要求自治是否会有害,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做法,如果在接班人问题上发生争端,一些藏人可能选择独立和暴力手段。

洛桑森格:暴力是没有如何价值的,中间道路是一条好的路线,

世界上的一些组织是在利用暴力手段争取其诉求的。

洛桑森格:的确,但是我们觉得我们是站在对的一边的,没有任何组织、如何人会为暴力辩护,所有的暴力行为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们总是遵循非暴力,而“中间道路”要求的藏人的真正自治 是在中国宪法框架下 ,美国政府支持这一“中间道路”,我来到欧洲也是要呼吁所有欧洲国家领导人支持“中间道路”方案。

France24:这是否包括法国?

洛桑森格:这一“中间路线”的提出是与斯特拉斯堡倡议密切关联的,达赖喇嘛是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提出这一政策的。藏人对斯特拉斯堡提案非常清楚,我们希望法国及法国政府继续支持这一方案。

France24:最后一个问题:马克龙在2016年9月曾经会见过达赖喇嘛,当时他还不是法国总统,也不是总统选举的竞选人,这之后,他访问了中国,访问期间他不希望和中国讨论人权议题,因为没有效果,他也没有计划会见达赖喇嘛。前任法国总统一般也避免公开会见达赖喇嘛。您怎么看这一情况?,当没有执政时,人们希望会见达赖喇嘛,和他合影,但上台后就忘了他,忘了西藏?

洛桑森格:马克龙总统之前会见达赖喇嘛显示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明智的人,现在,他面临一个相当复杂的局面,我们理解他的处境。

France24:马克龙说今后每年都要访问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怎么会再谈西藏问题?

洛桑森格:我希望他能够利用总统角色,在西藏问题上影响中国,就像希拉克和密特朗总统一样,推动西藏问题对话的启动。你知道吗,在达赖喇嘛的代表之前到中国与北京谈判,希拉克总统和密特朗总统在其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我们希望马克龙总统每年访问中国,可以推动习近平改变,可以发挥他的作用。斯特拉斯堡倡议与法国之名相连,我们也希望法国支持西藏,就像一个母亲对待他的孩子一样。

以上内容根据专访视频翻译,有关视频可点击一下链接收看。

https://youtu.be/Dh5BocKca8I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