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社会/司法

刘少尧事件一周年:司法程序仍继续 争议尚存

事发后法国华人于巴黎巴士底广场悼念刘少尧要求真相资料图片
事发后法国华人于巴黎巴士底广场悼念刘少尧要求真相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引起法中两国社会高度关注的旅法华侨刘少尧,在其巴黎住所被法国警察开枪打死事件发生直至本周一,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尽管目前该案仍处于负责侦查此案的法国预审法官的手中,而涉事警察和死者在场家属根据该案性质的争议,及部分具体事发细节的叙述冲突仍待法国司法系统的进一步澄清和裁定。

广告

法国媒体《解放报》在当天引述司法渠道消息对该案的一些争议内容进行了披露。此外,我台也联系到了死者家属的代理律师团队成员林亚松律师,他则表示案件仍处调查之中不便透露相关细节,但呼吁社会各界和在法华人能继续对其后续加以关注,并向死者家属提供帮助和支持。

2017年3月26日晚,56岁的浙江省青田籍华侨刘少尧在其巴黎19区6楼的住所内,与接到邻居报警前来调查的3名便衣警察发生隔门对峙,在前者拒绝开门的情况下,破门而入的警察随后开枪将他打死。开枪警察曾在接受法国国家警察总督察局(IGPN)调查人员的问话时指出,警察在破门前曾接到报案邻居声称刘少尧在7楼的走廊内手持“刀具”,并接到他有所谓“前科和患有精神问题” 的信息。警方还强调尽管出警时警员身着便衣,但他们在刘家门前曾多次急切敲门并用法语喊出“警察,开门”,在得不到直接回应,并听到屋内传出哭叫声后决定破门而入。警察的事发版本关键提出,在进入灯光不足的屋内后,刘少尧被指“手持利器向入屋的首名警员冲去,并造成其一侧的腋下被刮伤”。受伤警员随后向屋内厨房退去,并同时呼叫同伴,刘少尧后被另一名随行警员开枪打死。但3名警察在枪响后发现所谓利器是一把剪刀,而不是刀具。

而当时在屋内死者的家属告诉调查人员,刘少尧确实在警察到来前,曾前往7楼向在那里制造噪音的邻居提出过抗议。但由于他当晚正在厨房用剪刀杀鱼准备做饭,在与邻居理论完后则继续下楼回厨房杀鱼。警方在案发后的取证中并未在剪刀物证上找到食物或鱼类的痕迹,但这并不排除证据在取证前遭到破坏的可能。此外,死者的女儿之一表示,她在听到有敲门声后曾通过猫眼观看门外情形。由于门前人手持枪支、身穿便服,也没有看到便衣们通常素有佩戴的写有“警察”字样的袖标,因此她当时“并没有明白这些就是警察”。刘少尧的另一个女儿并告诉总督察局的调查人员称:“我告诉我的父亲打开门,他则手持门把手希望抵制,随后门被破坏,枪声就立即响起了。”死者当时在屋内的4名孩子并一致否认了,有关警方版本中出现所谓“剪刀袭警”可能的发生。

刘少尧事件不幸发生后,法国的华人群体和同情死者的当地民众曾多次发起游行,呼吁法国司法体系能还于家属“真相、正义”。据悉由于该案件中出现人员死亡,并造成较大社会影响,该案目前正处于在法国刑事诉讼中主要负责每年约5%、“重罪案件”的预审法官侦查之中。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警方人员遭到正式拘留,而那名开枪的警察在去年12月初被以,在这一“故意施暴导致过失杀人”案的调查中作为协助证人的身份出现。而正在侦查此案的3名预审法官将决定,是否正式要求检方对涉案人员依罪起诉,送交相应的刑事法院审判,或同意后者律师提出其开枪是出于“正当防卫”的辩护,做出不予起诉的裁定。

另一边,林亚松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律师团队还将争取死者家属得到合理合法的赔偿。但由于法国司法体系不存在协商调解的步骤,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法国人和任何人都是很棘手的。针对家属的当下情况,他并呼吁社会各界和华人群体能向他们继续提供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他还对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去年参选期间,及今年农历新年总统府招待会上多次关注此案的举动给予了肯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免费下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