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思想长廊

介入的旁观者雷蒙·阿隆第七节 知识分子的鸦片1)——必修课:批判性思考

音频 11:52
法国思想家雷蒙.阿隆
法国思想家雷蒙.阿隆 网络图片

[提要] 雷蒙阿隆从法国知识界的分化与争执中看出,一个读书人,哪怕你才华过人,学富五车,也会在一些简单的问题面前是非不分。因为有一些观念像鸦片一样,让吸食的人陷入幻觉,以至连简单的事实也分辨不清。他决心去梳理这些观念。他把这些观念称为知识分子的鸦片。

广告

问:这很有意思。我们在现实中确实常看到,许多争论是违背常识的。

答:观念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你一旦信奉它,它就不知不觉地左右了你判断事物的角度、立场,尤其是当一种制度需要论证自己统治的合法性时,它会通过构造一种意识形态,借助权力,推行与灌输,让社会通过这套意识形态来认可和臣服于这种统治。这套意识形态就是一个观念系统。这套运作方式,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苏俄共产制度和纳粹制度。在西方的哲学传统中,有一个概念叫批判,它也是一种方法,就是要对一些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观念系统进行分析,它要告诉人们,你所信奉的一些观念很可能从根本上就是错的,或者被称之为真理的东西,丝毫不具真理性。雷蒙阿隆的名著《知识分子的鸦片》就是这样一种批判性的著作。他对法国知识界惯常使用的一些观念作了清理,指出人们囿于这种观念而生出的种种纷争,需要审视。他把这些观念称作“知识分子的鸦片”。鸦片这个东西,就是让人上瘾,一旦吸上它,就丧失意志力,判断力,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而最可怕的是,它很难戒除。我们可以想象让一个有毒瘾的人戒毒有多难,我经常在中国的一些网站上,看到对一些事件的评论。他们使用的那些观念,往往是无理性的、未经批判的、毫无逻辑根据的虚假观念。他们其实就是最典型的鸦片瘾患者。所以我们讲阿隆的著作,重要的是要学习他的方法。雷蒙阿隆特别关注知识分子的作用,因为在他看来,既然你们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在社会中说话有影响力,所以你们就更有责任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些,对自己也要有批判的意识。对自己使用的那些观念,就更要小心,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问:阿隆的这个态度是一个对社会、对公众、对思想负责的态度。

答:是的。所以虽然有一段时间,当法国知识界亲苏亲共的势力大时,阿隆是很孤立的。但是他很坚定,不摇摆。他说:“知识分子当然有道理干预政治斗争,但可以看出,干涉分两种方式。一种学教士,一味卫护神圣的价值,一种加入党派,宁可由此而受种种役使,在任何党派里面,作家教授仿佛都是宣传员,要他们干的,不是启发思想,而是煽动情感。他们煽动起激情,而后为他们辩护,但是罕有人致力于净化激情”。好,下面我们来看看,阿隆怎样去净化那些激情,批判性地考察一些最常见却歧意繁多的观念。

问: 阿隆如何在在《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中梳理某些最常见却歧意繁多的观念的?

答:他在《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中梳理的第一个观念是“左派”。他先指出左派一词的来源:“左派是法国议会中的反对党,该党的议员坐在议长的左侧”。但他立刻就说明,现在左派一词已不指反对党,因为各个政党轮流执政,左派政党在成为执政党时仍是左派,阿隆掉过头来分析历史上左右派对立的根源,而且他指出了:“法国被认为是左右对立的故乡”。而且,他还指出,法国历史上有一种左派情结,他说:“在法国,左派享有的威望如此之高,以至于温和的或保守的党派,也绞尽脑汁,从对手的词汇表中,借取某些修饰语。人们彼此试着看谁最有共和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的信念”。为什么会如此呢?在阿隆看来,这是因为“有两种情况,使得左右之间的对立,在法国显得格外严重。旧制度的统治者所遵奉的世界观,是通过天主教的教育获得的,而为革命的爆发作准备的新思想,则指责权威的原则,似乎它既是教会的原则,又是王国的原则”。朋友们如果还记得,我们前面介绍启蒙哲人时,所谈到的那些反宗教、反王权的内容,就可以深入体会到法国左右对立的深远的历史根基。阿隆马上就举出英国为例,以衬托出法国的特点,他指出:“尽管英国人没有以普罗米修斯式的剧烈行为挣脱锁链,但是法国大革命以疾风暴雨的方式,在整个欧洲大肆推广的一些观念,如主权在民,权力的行使要符合规则,议会得通过选举产生,并拥有最高的权力,取消个人身份的差别,等等。他们在英国却实现得比法国还早。在英国,民主化成了对立党派的共同事业”。阿隆的意思是说,英国的历史没有出现过大的断裂,社会也未出现过一分为二的状况。

问:确实,法国和英国在这一点上不一样,因为法国大革命造成了历史上的断裂。

答:对的。阿隆的分析就是这样,他认为法国大革命实际上造成了两个法国。他说:“法国似乎建立起两个彼此对立的法国。这两个法国,一个不甘消失,另一个则毫不留情地攻击过去,两者均认为自己体现了一种几乎永恒的、人类社会的类型。他们一个让人想起家庭、权威和宗教,另一个则让人想起平等、理性和自由。右派是尊重传统,维护特权的一派,而左派则是崇尚进步,尊重智力的一派”。但是,阿隆指出,这种区分从历史上看过于简单,因为左派仿佛是大革命的继承者,但这其实是一种光荣的幻想。阿隆说:“从1789年到1815年,从来没有过一个统一的左派”。我们从法国这几十年的历史中,确实能够看出阿隆所指明的这个事实,没有一个统一的左派。到19世纪中叶,马克思主义出现了,工人阶级又被看作将推翻一切旧制度、实现人类大同的力量,成为理所当然的左派。阿隆指出:“许多把选票投给共产党的选民坚持认为,共产党是启蒙运动的继承者。共产党更成功地从事着左派的其他团体也在从事的任务”。随后阿隆的分析,便转入了派别的划分与价值观念相背离的问题。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左派,以反资本主义自居,他们要求生产资料公有化,反对托拉斯垄断,反对市场经济,要求国有化和收入、分配平均化。但是这不过是一种新的左派神话。阿隆认为:“在欧洲大陆,二十世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经验,显然是右派内部和左派内部出现的,分别由法西斯主义或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所造成的双重分裂”。这种现实状况,造成了左右两派划分的混乱。也就是传统的划分方式与标准,同左右两派传统的价值观背离了,右派的纳粹,在自己的政纲中纳入了消灭失业,提高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的左派诉求,而号称左派的共产主义的苏联却剥夺了工人阶级的一切权利,让他们成为党的工具,让他们的辛勤劳动为党的官员提供特权生活,而工人本身依然是异化劳动的奴隶。这种变化使传统的左右派的区分再没有意义了。好,下一次我们再接着分析。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