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音频 13:47
2019年3月10日,西藏活动人士在台北举行的纪念西藏反抗中共统治60周年游行活中的祈祷。
2019年3月10日,西藏活动人士在台北举行的纪念西藏反抗中共统治60周年游行活中的祈祷。 REUTERS/Tyrone Siu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广告

法广:请您谈一谈310对藏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

达瓦才仁:其实310它本来是一个事件,这个事件就是中国政府邀请达赖喇嘛到军区去观看表演,但西藏人认为中国政府这样的邀请,是要去拘留或者是要逮捕达赖喇嘛,所以就双方就引起冲突。那西藏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疑虑,就要从之前,就要从好几年前开始说起,就是因为中国政府从五六年开始在西藏的康区的,就现在的话  青海啊、四川、云南那些藏族地区,他(中国政府)对当地的宗教领袖、部落酋长都是用开会,或者是会谈,或者说去看表演节目等等,用这样的名义把这些人收起来,然后把他们一下子全部都逮捕。

所以,这个不是一个地方两个地方,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是这样,所以西藏人都知道中国的政府当他要去镇压西藏人的时候,他先会把西藏的那些宗教领袖、部落酋长等西藏人的领袖给用这样的方式,先把你抓起来,然后再去镇压自己的人民。

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所有的西藏人都形成一个共识,都知道中国会这么做,所以当听说中国政府要邀请达赖喇嘛去看戏。而且还不允许带警卫呀等等,还是很多反常的一些要求的时候,西藏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轮到达赖喇嘛了,所以他们要去保卫达赖喇嘛;双方因此引起冲突,中国政府就强硬地去镇压,所以达赖喇嘛就躲避中国的暴力,就逃亡到印度,所以说它(310)象征着其实是西藏人在跟中国八年前签订的十七条协议,刚开始,西藏人把十七条协议当成是保命符,希望十七条协议能对自己有一些保障,可那时(59年)西藏人已经完全地失望了,完全地失去信心,唯一剩下的就是达赖喇嘛,所以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去保护,然后中国镇压,然后双方等于是摊牌;或者是,其实中国政府就她觉得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他不需要17条协议、不需要其他的,他可以镇压。西藏人就只能顺着这个中国做这样一个……,就是走到头了。双方之间的合作。所以它(310)也象征着西藏人开始放弃一些幻想之后,嗯,去抵抗。

当然,它的意义很多,在后面,西藏人民因此就开始为了自己的民族、开始有了一些救亡的运动,西藏民族因此,从上千年之前曾经很统一地团结在一起以后,后来都是一盘散沙,在这时候,由在外夷的这样一个入侵、压迫下,又再一次的团结起来,西藏人就显示出了他们的生命力。

当然第二个就是,因为这样一个镇压,西藏人被迫的流亡世界,然后流亡的时候就必须要跟世界接轨,所以让世界认识到西藏,西藏也因此去接受世界,所以说它(310)但是西藏人一个崭新的一页的开始,即使它是悲惨的一页,也是重新走出,在整个我们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的这样一个文化,作出一个巨大的转折,然后跟这个世界接轨的这样的一个历史事件,所以对西藏民族来说,310事件,你再怎么评价,不管它是个悲剧的角度,或者说去上民族重新地、或者是再一次地向世界以及跟世界接轨,等等地、各个方面、新生的角度来讲,都是不为过的。

法广:310对藏人是一个转折的历史性事件,在大陆藏人谈这个问题是非常容易的吧?

达瓦才仁:应该是不允许谈,西藏人一般的来讲,如果你要谈就要按着中国政府的调子去谈、口径去谈,那是西藏人不愿意的。而西藏人用自己的口径去谈,你就会受到惩罚、甚至会逮捕;你就是分裂主义分子,所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装成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是这是公开的了。

但在私下,互相之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古代,现在信息互相之间流通还是很多,而且民智打开,不是你对随便可以欺骗的,所以大家其实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法广:你是九十年代出来的吧?

达瓦才仁:

法广:你是九十年代从西藏出来出来的,出来之前的有没有跟藏人朋友一起谈论过这件事?

达瓦才仁:从小就听这些故事长大的,从小就听了无数的故事。因为,像我的家乡是在青海玉树,我们家乡的百分之百,我可以说百分之百、所有的男人都去上了战场。

当然,他们没有什么武器?所以很多都当了俘虏,像我父亲,很多人最后就被俘虏了,所以说,每个男人都参加过那场战争,大家聚在一起,从小,很小的时候,只要男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的都是那张战争,他们各自在那场战争里面,他们怎么逃亡的、怎么去作战的,后来怎么被俘虏的,某某人怎么怎么勇敢,莫莫莫人怎么这么懦弱。

都是讲这些故事,我听过无数这样的故事。后来我也写了一本书,其实就是写这些人、这些内容;,这些故事大家都听过,不管男的女的。女的可能听的可能听的比较悲惨的多些,都是某某人怎么、怎么悲惨,因为女孩和女孩谈的时候,都谈的是比较悲惨的那一方面。男人都喜欢谈他自己,我在那战场怎么、怎么勇敢,类似这些嘛。

所以,内容有点不一样,但是大家都谈的都是这事儿,基本上、普遍的,所以大家都知道!

法广:九十年代从西藏出来之后,在达兰萨拉,跟别的藏人有没有就这个主题交流过呢?

达瓦才仁:当然是,这个就已经变成,我们工作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我是1992年到达达兰萨拉,93年,我看到流亡政府要了招考公务员,我就去参加了,结果考上了,所以就变成流亡政府公务员。

那么我后来就一直是从事这些研究啊,最重要的是这个问题一直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因为中国政府一直把中国对西藏的入侵、对西藏人的镇压说成是解放,说成是革命、说成是为了西藏人民,说西藏人民是怎么样地支持他,我们就是西藏人民,可我们知道我们不仅不支持,而且我们在这中间,还遭受到非常大的痛苦和苦难,以及被屠杀,我知道所有的西藏人,包括我们父母,我认识的西藏人,我们就是西藏人民,但是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在说谎,中国政府在欺骗世人,也可能会欺骗我们的子孙后代。因为我们西藏人不太会去关心那些政治和历史,西藏有很多的历史书,但是描述的都是那些达官贵人、修行的僧人啊,喇嘛啊,他们的宗教修行的历史。对政治和那些历史都是比较不关心的,不关心的结果就是最后……真的可能就是……有一个叫血写的历史被墨写的历史所掩盖,因为鲜血写成的历史被中国政府用墨水一写,就是掩盖掉了。所以说,你一定要给世人、给后代,留下历史的真相。这个是我们还活着的西藏人义不容辞的一个责任。所以说我们经常会讨论、经常会谈。

法广:聚会的时候都会谈到310事件吗?

达瓦才仁:有关的,不一定是310。其实310 只是一个日期的、一个代表。它其实代表的是1950年到1960年双方之间的冲突、战争,以及之后双方斗智也好,斗勇也好,通过签订十七条协议,西藏人怎样想办法跟中共配合,来能够保全自己,在最后没有保全的时候,西藏人又是怎样地束手无策,到最后又怎么样揭竿而起,然后有怎么样失败,但虽然失败了,但是西藏人怎么怎么作战了……等等。这些历史。它是一整个、这样的一个过程。

法广:这是藏人的历史!

达瓦才仁:对。一直在谈论。而且大家都写了一些相关的回忆录,用藏文写,很多当时的幸存者,他们有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当时的历史过程,写下来。其实这样的书不少,只是因为,以前,每次印刷就印个六七百本,那些印刷的本子,我相信有一些可能资料会有保存,但是对市场上,就你现在去找,很难找到,但是当时不断的有藏人在写,不断的有藏人在写。

法广:那写出的书,一般都是藏文的呢,还是后来翻译成别的文字了呢?

达瓦才仁:基本上是藏文,流亡政府没有能力翻译成其他文字。

法广:现在流亡政府这边有没有做一些翻译的工作,要把这些资料保留下来呢?

达瓦才仁:像我个人就写了一本《血祭雪域》纪念那场战争的,战争的各个地方。这是我们在台湾出版的,翻译成中文的有一两本,但是绝大部分都没有翻译过来,那翻译成英文的其实也很有限。

在美国那边有个华人的、叫“老改基金会”,他们那边出版了一两本,那是中文。英文的好像叫也是这家出版社,他们好像也出了一两本,但是出版的好像都不多,翻译。因为你用藏文翻译成英文,也要翻译费、要付很高,然后流亡藏人没办法承担。

法广:有关这一段的历史,虽然有一些这个藏文资料保留下来了,可是相对来说还是流传的不是很广。

达瓦才仁:因为是这样,英文里面还是应该会有,因为我不懂英文感觉到,好像因为中国老是在分析说,因为在英文里面有这样一些资料,丑化说把他们解放西藏的努力,说成是镇压西藏,类似这样一直在谴责,好像英文里面有一些资料,现在在中文里面,开始越来越多。

我到台湾以后,我们基金会下面有一个“雪域出版社”我们也会致力于出版相关的书,希望能把历史留下来。所以说有一些了,有一些,但是还不够,相对以前没有来说,应该好一点。

法广:今年是达赖喇嘛流亡六十周年的纪念日子,藏人政府或者是基金会有没有做一些纪念活动呢?

达瓦才仁:当然,我们在世界各地都会去做,在达兰萨拉都会有很多活动,但是主要就是集会了,世界各地来的议会的议员,或者是支持西藏的一些团体和代表啊,或者是一些华人,支持西藏的人,他们会有集会,具有会有什么样的活动我不是很清楚,他们反正一直在做,还有几天,他们(藏人政府)并没有公布很详细的议程,这个好像西藏人都是这样,没有很固定的议程。

在台湾的话,我们会有游行、我们会有展览,展览的话介绍60年的西藏,还有一些我们在台湾的20年的历程。这些做一个展览,展览的日期大概是两周左右,然后我们也会去写一些文章,来纪念或者说一个是签订十七条协议,一个是3月10日60周年,对这些我们都会去做,写一些文章,然后做展览等等。

 

 

感谢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学生接受本台的采访。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