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加拿大棘手的芬太尼危机

音频 04:58
美国阿拉巴马州南区检察官办公室提供一盒未注明日期的芬太尼药物Subsys照片
美国阿拉巴马州南区检察官办公室提供一盒未注明日期的芬太尼药物Subsys照片 路透社

在去年底阿根廷G20峰会期间,习近平同意将每年导致数万美国人死亡的芬太尼列为受控制物质,被特朗普点赞为“人道主义姿态”,但在阿片类药物危机仅次于美国的加拿大,因芬太尼问题和中国外逃经济犯罪意外纠结而相当棘手,在孟晚舟事件令两国关系急剧恶化后,这一问题更是无人问津。

广告

加拿大政府滥用阿片类药物特别咨询委员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滥用阿片类药物导致每天有11名加拿大人死亡。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间死亡人数超过8000,今年头三个月就有1036人,其中四分之三死于芬太尼类药物。毗邻太平洋的卑斯省等西部省份是重灾区,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东部平安无事。

加拿大法文《新闻报》曾报道加拿大皇家骑警在蒙特利尔地区的一宗案件调查,2017年4月26日,海关人员在蒙特利尔一家邮政分拣中心处理信件时感到呼吸困难,仔细检查后发现邮寄物品中含有药性比海洛因强40倍的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扩大搜检后发现另外14个装有芬太尼的邮件。加拿大皇家骑警立即启动代号为鳄鱼的专项行动,揭发出住在西班牙和加拿大的 Mitrache兄弟俩构建毒品交易网络,往世界各地邮寄芬太尼,皇家骑警在随后的一年内共缉获芬太尼和卡芬太尼超过18万剂量,Robert Mitrache在蒙特利尔被判监十二年。尽管新闻报在叙述这一故事时没有提及芬太尼的来源地,但其他媒体就指明中国是其源头。

追踪报道芬太尼问题的加拿大环球电视新闻报道说加拿大执法机构发现芬太尼主要在中国南方工厂生产,并通过集装箱和邮件送往北美。尽管在公开场合加拿大政府称正与中国就芬太尼问题展开合作,总理杜鲁多在20国峰会期间也强调在过去几个月里中国正与加拿大执法部门合作,但消息人士指,加拿大在私底下对中国无所作为越来越感觉沮丧,芬太尼甚至正演变为热门的外交问题,因为加拿大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中国往温哥华总领馆增派警察联络官的要求,北京原希望籍此抓捕更多藏匿在加拿大的腐败分子和金融逃犯。在美国,芬太尼被北京有效地利用来应付贸易战,它是否也会成为北京迫使加拿大帮助寻找目标嫌疑人的工具呢?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相信“中国警方实际上对贩卖芬太尼采取了不冷不热的态度,并不把它作为重要问题”,但他认为“合作是双向的”,这“意味着加拿大必须更积极地调查中国逃犯,逃犯确实是一张王牌”。另一位前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尽管态度强硬地指“芬太尼危机是对加拿大新的外交挑战。中国拒绝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实际上是在杀害加拿大人”,但他也认为加拿大“需要超越零和思维,不要简单拒绝中国人提出的任何要求”。曾竞选加拿大保守党党魁的联邦国会议员奥图尔(O'Toole)持反对意见,他认为“不应该以外交作为交换条件,因为芬太尼涉及到生命安危”。前渥太华警察局长、国会参议员弗恩怀特(Vern White)建议“如果中国不采取行动阻止芬太尼抵达北美,加拿大应采取惩罚性贸易行动”。加拿大公安部长拉尔夫·古德尔(Ralph Goodale)认为争取中国在芬太尼问题上的合作是“一个持续、不断的外交努力”,但他拒绝说明加拿大采取了哪些具体行动来打动北京。不过加拿大和中国就安全问题每年进行国家安全和法治对话,在即将到来的论坛上应该会讨论如何就加拿大的芬太尼危机采取紧急行动。

芬太尼危机在加拿大还与华人有组织犯罪洗钱活动勾连在一起,温哥华高贵林港市长韦斯特(Brad West)主张对此进行公开调查,他认为“来自中国的有组织犯罪正在从这种毒品交易中赚取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的利润...然后他们在加拿大赌场和房地产买卖中洗钱,给社区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