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中国教育部的高级黑

音频 06:27
清华法学教授许章润“因文治罪”被撤职停课
清华法学教授许章润“因文治罪”被撤职停课 推特

本周,中国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制造高级黑的能力,正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欧,努力打造文明开放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领军者形象之际,教育部却传出几位教授学者相继被整肃下课甚至遭软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一时间,许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疯转,如《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保卫“改革开放”》,《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这几篇原本只迎合小众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压言论自由所赐,赢得了众多读者的关注和广泛传播。

广告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日前发文,称许教授目前只是暂停教学和学术工作,接受校方调查,并提出在中国搞批评要守住三原则,第一,不能批评政治体制,第二,不鼓动对立;第三,既要做到微观真实,还要兼顾宏观真实。

有网友对这三原则做了个总结:第一,不批评党,第二,不批评政府,第三,遵守前面两原则。

有网友阿庆问胡主编:“辛亥革命是反体制不?推翻蒋家王朝怎么算?”

同为清华大学教授的社会学家郭于华女士日前发表题为《哪有学者不表达?》的文章对许教授的遭遇表达愤怒。

文章指出:“不知许教授的哪一项表达违背了哪一条法律法规?我认为,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职工作、何罪之有?何错之有?哪有学者不表达?因表达观点而获罪,却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确、不完备的观点,也有表达的权利,这已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在一个法治昌明的时代,任何个人、机构都不可置身于宪法法律之上。”

一篇题为《舍得一身剐,誓把习近平拉下马》的网文这样写道:“去年7月,许教授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宛如平地惊雷,许先生表达了当下中国人普遍存在的八种忧虑,提出八项期待,内容包括:杜绝援外大撒币,取消特供制度,实施官员阳光法案,个人崇拜亟需刹车,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许先生指出,当今中国领导人毫无历史感与现代政治意识,更无基于普世文明自觉的道义担当,不懂时势大道,却深深打上文革政治烙印;狂傲之下背离历史潮流,弄权有数,当官有方,而治国无道。

今年一月,许教授又发表《低头致意,天地无边》《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两篇文章,指出中国是一个超大规模的极权国家,却拒绝以优良政体升级换代,再度呼吁中共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文章作者张杰继续写道:“许教授的文章在万马齐喑的当今中国宛如一声春雷振聋发聩,体现一名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和傲然正气。一个体制内知名学者敢于如此针砭时弊,是冒着丢饭碗甚至被捕入狱的风险,令人钦佩。比较一下那些打着人民代表旗号的三千代表,有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充当投票机器?

许先生冒着杀头的危险说出人所共知的道理,也不会让习近平醒悟,只会加深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习近平和中共的命运会如何?许先生说: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

最后,用许章润教授的话结束今天的节目:“当今之世,人民的出场不外三种方式。一是革命,可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走此绝路。二是选举。人民具体化为公民,公民换身为选民。万千选民,养家糊口之余,手拿选票,在挑选自家代言人的博弈中,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诉求,实现自己的组织化生存。这是代价最小的政治存在方式。三是游行示威、集会结社。借由凡此方式,公民彰显自己的存在,表达自己的选择,于讨要公道中可能促进公道。至少,它给予弱者以号哭的自由,哭声震天之时,可能就是石砌的大墙轰然坍塌之际。

时至今日,凡此出场和讲理方式,蔚为普世通则,无可避免,胡可闪烁其辞、王顾左右而言他哉!党国一体的列宁主义式统治,既逆情理,复悖道理,为天理所不容,早已昭彰于天下矣!否则,真是不讲理。

为了讲理,法律人,站起来;为了过上讲理的顺畅安宁的日子,亿万同胞,站起来!”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