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信用分制泛滥 中国专家警告造假与弊端

图为中国网络关于社会信用黑名单报道图片
图为中国网络关于社会信用黑名单报道图片 网络照片

中国各地自上而下推动的信用分制度,正在成为维稳政策与手段,超出金融商务等经济或守法范畴,而向政治监控泛滥蔓延。但开始有专家警告负面效应与弊端。中国率先推出个人信用评分系统的江苏徐州市雎宁县,把围堵党政机关、企业、陈情闹事等纪录纳入个人信用扣分事项,作为管理手段。

广告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指,中国力推社会信用体系,陆媒直言弊病多。

据报道说,中国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已有约20个城市订立评分指标,和使用公共服务的优惠与惩罚挂钩。报道引述财新网指出,许多评分和个人信用没有关系,而且容易造假、寻租,产生许多弊病。

据报道说,苏州“桂花分”、杭州“钱江分”、厦门“白鹭分”、福州“茉莉分”等,这些都是地方政府对市民信用评价的体系,报导指出,全中国已有约20个城市推出这样的信用分数制度,和入学政策、图书馆服务、租房优惠、搭乘大众运输工具等挂钩。

该报道说,然而,有别于当前国际上将征信讯息主要应用在金融活动和商务往来,中国地方政府收集的个人讯息和应用领域远超过此范畴。今年3月,杭州地铁规定,逃票3次会纳入个人信用资讯档案;去年10月,北京规定在室内公共场所吸菸,除了有高额罚款,还会把处罚讯息纳入个人与工作单位的信用资讯档案。

报道引述专家意见认为,把交通违规纳入个人信用评分,是对当事人二次处罚,既没有法律依据,和信用也没有关系。反过来说,因不想在个人信用里留下纪录,当事人交通违规而行贿警方“销单”的可能性更大。想提高信用分数,可以多从事公益活动,像是捐血、当志工等。但一名中国人民银行征信局人士表示,这些都可以造假,和个人信用也没有关系。

报道说,最争议的是,率先推出个人信用评分系统的江苏徐州市雎宁县,把围堵党政机关、企业、陈情闹事等纪录纳入个人信用扣分事项,作为管理手段。法律界人士并质疑,即使一个人在某领域被罚,譬如多生一胎但没有缴足罚款,但因此限制此人在其他领域的基本权利,作法有失公平。此外,滥用社会信用体系,也可能使真正的监管问题被忽略。

报道引述前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副主任汪路曾撰文指出,大力倡导社会信用体系的负面作用之一,是给一些行业监管者不作为、推卸责任的借口,他直言,“指望社会信用体系或征信体系可以包治社会百病,这不仅天真,不切实际,而且有害”。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