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我言说,故我在

中国
中国 路透社

四月五号清明节,是寄托哀思的日子,多年来,人们在这一天利用社交平台 祭奠追思那些在中共极权暴政下惨遭杀害的著名公知和反抗者,如林昭,遇罗克,冯春元,张志新等等,这份因言获罪并惨遭枪决的名单可以很长,用网友的话说,人们祭奠他们是因为他们维持着整个民族的精神高度和道德底线。

广告

今天,这份祭奠名单因中共对知识分子及言论自由的再度打压又多了一项内容,有网友发帖说:“清明节,给我曾经的五个微信帐号烧纸钱,它们被人随心所欲地杀死了,我没能力为它们报仇雪恨,只能祝愿它们在九泉之下安息。”

另有网友发帖,向3月27号以来疯狂建群疯狂传播真相及疯狂寻老友的死磕派们致敬。有网友将微信封面图做成花圈,以缅怀那些再不会更新朋友圈的烈士。

近日,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重庆师范大学唐云老师因被学生举报而遭校方整肃事件在知识界引发巨大反响,告密和整肃已触及到知识分子的底线,引发教师群体的反弹,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公开发声,声援遭校方政治迫害的教师们。

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教授杨济余发表题为《我言说,故我在》的教师独立宣言,公开支持他的同事唐云教授,他在文中写道: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 收抬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

禁言令从2500年前的古希腊和中国几乎同时肇始。苏格拉底的对手在辩论中打了他一耳光,苏格拉底笑道:‘他说不过我,另无他法,只好打我。”

41年前,说不过北大才女林昭的警察,也只好用枪弹让她永远不再说话,但述说林昭英雄事迹的历史话语此后络绎不绝,而刽子手被永久咒诅的审判词也掷地有声、字字泣血。”

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的校友,著名学者资中筠先生日前发表题为《哀清华》的网文,对清华大学令人发指的堕落深表痛惜,她在文章中写道:“大约两年前见到许教授,他已说起课堂上有一学生举止可疑,询问之下, 该生坦言是领受了任务,记录汇报老师的讲课内容。据说每月有一定报酬, 而且持续三年就可以保研,此职务还有一名称日“信息员”。而这名学生并不意识到这种行为之不光彩,只当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从那时起,这就不是个别现象,培养学生告密、揭发老师成为学校的“正常”“教育”内容。 至于新一轮焚书坑儒早已开始。在各个领域 劣币驱逐良币,岂止学校为然。”

一篇题为《许章润教授将民众的恐惧变成统治者的恐惧》的网文这样写道:“当一个不得人心的领导人和他的政权违反常识地开历史倒车的时候,他们常常并非不知道民众的不满;只是傲漫而又狭隘的不介意民众如何想,他们需要的只是民众的恐惧和服从。这是一个令人谏惧的政治局面,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将走向何方,统治者需要的只是不惜代价地维持统治,而民众却只有无可奈何地服从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胆地将绝大多数民众心中的不满和恐惧公开表达出来,它就会迅速变成统治者的恐惧。将民众的恐惧变成统治者恐惧的人 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社会前进的引领者。 许教授就是这样一个民族英雄,他说出了绝大数中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心里话。而清华大学对他的所谓处理,则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和统治集团的恐惧。”

一篇题为《兰生于庭下,不得不除!》的网文,直言新反右运动已拉开帷幕,文章写道:“反右运动打断了中国人的脊梁, 知识分子群体被剿灭,导致毛和中共发动荒唐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以致最终造成国民经济濒临全面崩溃,饿死四千多万人的惨祸。
但习近平是不会汲取历史教训的,因为人民的生死与他无关,他关心的是他所代表的权贵集团,能否将父辈的红色江山代代相传, 能否永享荣华富贵?中共的红朝与金家王朝是同一货色,极权主义的结果就是奴役人民。但习近平的新反右运动必将以失败而告终。理由为:一,40年改革开放已经让人民接受了普世价值。中国人尽管自私、功利,但并不愚蠢 。二,中国社会已经是多元社会,与世界融为一体,没有极权主义封闭的生态环境。中共与互联网的战争结果只能以惨败收场。中共的网上柏林墙崩溃只是时间问题。三,没有办法断绝知识分子的经济来源。四,习近平无法使极权主义自圆其说,也无法真正遏制腐败。 习近平如果不将宪政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当成政治追求, 习时代没有希望,也没有出路。”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