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微言微语

在文革2.0版进行时的当下......

音频 08:12
中国大陆民谣歌手李志资料图片
中国大陆民谣歌手李志资料图片 DR网络图片

在文革2.0版进行时的当下,被禁声被整肃被被清洗的名单在快速拉长,各种花式罪名开始以当年的文革风范粉墨登场,我们不妨先复习一下文革时期中共为清洗异己分子而曾经使用过的罪名,如:反动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阴谋反党集团、反动学术权威、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走资派、死硬派、顽固派、保皇派、两面派、托派、黑帮、黑线、黑五类、黑爪牙、投降主义、分裂主义、官僚主义、教条主义、无政府主义、卖国主义、爬行主义、享乐主义、唯心主义,野心家、阴谋家、叛徒、特务、内奸、工贼、党阀、学阀、 臭老九、崇洋媚外、里通外国、唯生产力论、人性论、民主派,作风不正、低级趣味、黄色下流、奇装异服、偷听敌台、破坏上山下乡、…等等,总之,要想整肃你,总有一款罪名适合你。

广告

再回到本周,中国民谣歌手李志原定在四川的巡演被当局紧急叫停,罪名是行为不端,这位原本只是在民谣界拥有众多铁杆粉丝但并非家喻户晓的歌手,突然因无法言说的罪名引发全民关注,他那两首所谓的禁歌《1990》和《人民不需要自由》在社交平台疯传。正如网友江南秀才发帖所说:“十年刻苦无人问,一朝被封天下闻!李志应该感谢朝廷,帮他做了一个特大的广告,让他火了!《人民不需要自由》虽然口口声声唱的是“人民不需要自由”,可是我听到的分明是一声声人民的怒吼:还我自由!我要自由!”
网友萧瀚也发帖说:“ 我是真心地觉得艺术取缔部门要认真地多下禁令,比如这个李志,现在想起来以前是听过他歌的,但因为一直也没禁止,也就有点被淡忘,这回禁了,才重新去听,惭愧得很。在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禁令就是金牌认证,不然我时间有限,常常不知道该看什么听什么,有了禁令就有了方 向,不容易浪费时间,心里充满了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和信任。”
有李志粉丝发帖说:

“行为不端是什么罪?
寻衅滋事的表弟吗?

所有人都跪着,
就你站着那就是行为不端!

所有人都屈服,
就你反抗那就是行为不端!

所有人都睡着,
就你醒着那就是行为不端!

所有人都歌颂,
就你批判那就是行为不端!……

同样是本周,新浪微博以“发布时政有害讯息”的罪名,关闭了50名拥有巨量粉丝的微博账号,其中包括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粉丝720 万)、 原新华社重庆分社记者六神磊磊(王晓磊,粉丝47万) 等。
随后,一张于建嵘摆地摊的照片在网上传播,有网友发帖说:“久经考验的社会学家、非著名作家、跨界画家、冒牌行为艺术家于建嵘先生,由于网络粉丝量过大,被有关部门点名公示,使其臭名昭著。目前,为了维持生计,于建嵘已经放下身段,放下画笔,重操旧业,专心摆地摊,以实际行动在惊涛骇浪中保持情绪稳定。”

还是本周,一位大学生因上网看所谓淫秽视频被学校开除,两名律师因翻墙在推特上点赞所谓反党言论而遭处罚;一位少女因发布自己戴红领巾穿超短裙下河捕鱼的视频而遭刑拘,一位少年因在手臂上有纹身而遭拘捕,有网民发帖愤怒地说:“那年,它们“主攻”善于经营的地主,我附和了,因为我不是地主。后来,它们“主攻”有学问的知识分子,我附和了,因为我不是知识分子。再后来,它们“主攻”有主见的政客,我附和了,因为我不是政客。再后来,它们“主攻”超生的妇女、摩托车车主、街边摆摊的小贩……我都附和了,因为这些我都不干,我只是在美容院给自己纹了个喜欢的图案。”

还是本周,共青团中央下发文件披露国家计划3年内动员1000多万青年下乡! 引导10万青年返乡创业。
这条信息立即引爆网评,有网友跟帖说:“搞来搞去还是脱不了村支书的格局”
另有网友跟帖说:“就怕动员变成强迫,一切皆有可能!”
有网民发帖说:“危机来了,这一千万人留在城市就是一千万把菜刀。”
网友“宅男大博”发帖说:“ 一切都是文革时期解决问题的套路啊!”
有网友发帖说:“你们使劲折腾,把个好好的国家 折腾的体无完肤,伤痕累累,然后轻描淡写的说“国家走了一段弯路”。 这个弯路上有多少平民子弟折了腿,断了气,死在了荒山野岭,成了孤魂野鬼。 有谁记得他们! 谁提出‘新上山下乡”,先让你们的子孙下去! 无能的治国者,玩不出新的玩意儿,又拿平民来折腾了!”

另有网友发帖说:“很早就给红卫兵下定论了,一旦他们掌权,他们会把曾经未完成的浩劫继续完成,毁灭族群的文明才是红卫兵们的初心.一个能把泯灭人性的时代美化成激情燃烧岁月的群体,邪恶已沁入骨髓融为基因…”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在题为《文革只是名义上被否定了,实际上依然活着》的网文中指出:“现在有一个说法,文革就是造反派斗走资派,其实,这样的事情,仅仅延续了一年多,文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整老百姓。文革,也可以说是一些激进分子发动的人类清洁运动。 纳粹消灭犹太人,是为了清洁人类社会,波尔布特在柬埔寨发动杀掉人口四分之一的屠杀,也是为了清洁社会。在文革中,很多大城市将地富反坏右赶出城市,也是为了清洁社会。
在中国,文革只是在名义上被否定了,实际上依然活着。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